我是女生 四、情敵篇

上班時接阿法電話,不是我的風格。所以他會把握午休時間打電話。

「你忘記說了什麼?」我硬黏著他,在他準備要說再見的時候。

「……啊!我忘記說了,愛妳愛妳…」他恍然大悟,「來,親一個。」

【Google★廣告贊助】

我大聲的親了話筒好幾下,掛電話時,旁邊吃便當的人臉色怪異的看著我。

「你們…」燕姊有氣無力的說,「你們一定要午休時講電話嗎?上班時間我真的不介意你們情話綿綿的。」

「那怎麼可以?」我覺得奇怪,「上班是上班欸,上班怎麼可以講私人電話?」

「沒關係,」放下筷子的組長瞪著自己的牛肉麵,「我准妳上班講電話。總比午休的時候噁心得吃不下來得好。唉…我的胃藥呢…」

喵喵哇得一聲把我嚇了一大跳,「阿法太可惡了,真的把阿雅搶走了…」她還真的哭了!「阿雅是我的~我不要阿雅用那種噁心的聲音說話…」

忍耐…忍耐…他們不是哥哥,不能動手海扁他們。難怪搞程式的人都被當成怪人!都是這些傢伙敗壞名譽。

「真熱鬧呀。」部長笑咪咪的走進來,「還在吃飯?打擾一下,」他朝組長點點頭,「公司最近要裝潢一下,改變一下工作氣氛。來,遠平,這裡是我們公司最重要的程式設計組,來幫我們設計一個能提升效率的環境。」綁了個小馬尾的設計師朝我們點點頭,對我笑了一下。

看起來真的滿眼熟的…

「這位是李遠平先生,」部長介紹著,「U銀行總行大廳就是他設計的…」

「周小姐,不記得我了?我們一起喝過瑪格麗特。」他把手伸過來。

我卻把手上的三明治掉在地上。是他?!那個…那個Gay吧的…

「周小姐是誰?」組長那笨蛋還問。我馬上投過去殺人的眼光。

「哎唷,阿雅啦,」燕姊趕緊拯救他的性命,「阿雅叫周雅人,你忘記了?」

「我知道阿雅是周雅人,但是周小姐…」看到我的目光,他吞下一口口水。

太過分了!這樣對待純真無邪的少女!

李遠平把地上的三明治撿起來,「看起來我嚇到妳了。妳的午餐…」他笑了,非常的有魅力,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柚子會氣急敗壞,「請妳吃午餐好嗎?算是賠禮。」

「你認識阿雅?那太好了,阿雅,妳陪遠平去吃飯,就算公司帳,我還有點事情。吃過飯再聊吧,遠平。」

不要拋棄我,部長~

「周小姐,我們去吃飯吧?」李遠平很紳士的幫我開門。

阿哈哈,現在怎麼辦?只能拖著沈重的步伐,跟著出去了。

看了半天菜單,我還是憋不住,「你…你怎麼…怎麼…」

「對。世界上沒有那麼巧的事情。我是故意來找妳的。本來這件工程用不著我自己來,但是知道妳在這裡,說什麼我都得自己來。」

「兩位要點什麼?」侍者非常殷勤,我哪有心思點菜,隨便點了一下菜單,「這個。」

「呃…」侍者的額頭大約開始冒汗了,「先生,這是早餐。」

先生?!正要發作,「這位是『小姐』。奶油鮭魚好嗎?那就兩份奶油鮭魚。這家的奶油鮭魚不錯。」他還是一派溫和。

「但是,」我哪有心情吃什麼鮭魚,「但是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認識秋景…你兄弟的舊情人。」他很優雅的喝湯。

「但是那個什麼秋景的不認識我…」我恍然,「所以那傢伙跑去問柚子…柚子不太可能出賣我…我知道了,他一定威脅柚子,不告訴他的話,他要告訴小南柚子不規矩!」該死!我居然被自己表姊夫出賣了!

他笑得很開心,像是憂鬱的秋天破開金陽,充滿了男性的魅力,「妳真聰明。我就知道,天使總是非常聰明的。雖然他們看起來這麼純真。」

他信基督教還是天主教的?口口聲聲的天使天使?

「幹嘛那麼費勁?」我咕噥著,大口大口的吃鮭魚。下午還有工作,肚子一定要填飽。

每個人都有酒後失言的時候,我又不會逼他兌現。

「因為我想追求妳。雅人。」他目光炯炯的看著我,別的女生大約會紅暈滿面,我只覺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

「我有男朋友了。」越緊張,我吃得越多,他連自己的甜點都推給我。

「不要緊,」他一派悠閒,「那種女孩子似的男孩子,不是我的對手。」他笑笑,「想追求妳,事先當然要做功課。」

真可憐。憐憫的搖搖頭。我只是個子長好看的,他沒看到上次阿法修理不良少年的狠勁。輕視他的外表,會很慘的。

不管怎麼說,我對他還是有好感在的。畢竟這樣一個乾乾淨淨的好人(還會替我開門拉椅子,幫我糾正侍者哩),不忍心讓阿法把他打成豬頭。

「我說真的,我很喜歡我的男朋友。」粗魯的擦擦嘴,「你是個好人,真的。你想要怎樣的女孩子沒有?你幾乎不認識我。我不會做任何家事,唯一的專長只有寫寫程式。除了寫小說上上網,我連現在流行什麼音樂都不知道,放在我光碟機裡的只有一張五佰,最糟的是,我聽了一兩百遍,還不會唱『愛情的盡頭』,」好啦,我知道我是音痴,「更不要提什麼古典樂,我會在音樂會上打鼾。」

攤攤手。沒辦法,我是這樣沒有情趣的人。若不是阿法拖我去看電影,跑小劇場聽band,我是沒有任何情趣的。

「那不重要。」他輕輕握住我的手,輕輕的吻我的手指,嚇得我幾乎抽筋,「重要的是,我找到妳。無性別的天使。」

然後他幾乎天天來公司送花送香水送畫。

「阿雅,接受他吧!」燕姊很激動,「妳知道他是全台北市最大的設計公司的老闆嗎?天呀~妳千萬不要錯過這個金龜婿!」

我抓抓頭,把花摔到她桌子上,「送妳。」

「九十九朵玫瑰!天呀~浪漫死了!阿雅妳不嫁這種人,到底要嫁誰?趕緊把阿法甩了吧!」喵喵也叫了起來,撲過去和燕姊搶花。

「嫁吧嫁吧,」組長居然跟著起鬨,「起碼他比阿法看起來像男人,」捧著那幅複製版畫陶醉,「又不怕和妳在一起像是同性戀…哇~阿雅!妳居然把膠台丟過來!啊~我~我三隻小鳥的液晶螢幕啊~趕緊醒過來吧~」

閉嘴!這些傢伙事不關己,樂得到處作亂!

雖然擔心李遠平性命堪憂,還是跟阿法商量一下吧。結果我話還沒講完,就有個人暴跳如雷,「說!那傢伙在哪兒?他什麼時候還會去公司?我宰了他!碰我女朋友?我要把他切成一塊一塊的丟到淡水河餵王八!」

「淡水河污染太甚,已經沒有王八了。」我嘆口氣,「阿法,你冷靜一點,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才找你商量呀。」

阿法又罵了半天,才坐下來生悶氣。也在公園裡的情侶都笑著看這邊。有個女生還好心的拍拍阿法的肩膀,「妹妹呀,不要太兇,會把這麼帥的男朋友嚇跑的。」

「妳看上人家男朋友了?多事。」她男朋友捏捏她的鼻子。

「哎唷,你吃醋了?人家最喜歡最喜歡你嘛…嗯…親一個…」越走越遠。

原來…自己還不覺得,情話綿綿是這麼噁心的場景。

「誰是妹妹?」阿法嘆了口氣,我也嘆了口氣。

「其實…我今天也有件事情想找妳商量…」他搔搔頭,「有個女生…女人吧。天天到我學校找我…」

「難道…難道是那個偷吻你的狐狸精?…」啊啊,孰可忍,孰不可忍啊~「我殺了那個狐狸精~她什麼時候會到學校?我殺了她~~~大卸八塊扔到淡水餵海龜~」

「淡水不出海龜。」他嘆口氣,「冷靜點,所以才來找妳商量呀。」

「你動心了?」一把抓住他的胸口,「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愛我~」

「先生,對女孩子溫柔點。」旁邊看不過去的路人來勸。

「我才是女生!」我對著他吼,嚇得他要死。

「不要哭啦…」阿法無可奈何的拍拍我的肩膀,「如果不愛妳,幹嘛跟你商量嘛…秀秀,抱抱…」

我哭著抱住他,他攬著我的腰,我抱住他的肩膀。

是很溫馨…但是姿勢好像有點顛倒…嗚嗚…

第二天,我帶了個腫眼泡到公司。

為了不打擾我的工作,李遠平很早就來獻花。一大早我的精神很差,總覺得蒼白著臉收到花,感覺好像還少三枝香。

「下班有沒有時間?」我第一次開口約他呢。

他的臉上煥發出光采,「只要妳約我。」

心懷鬼胎的到了毒茶,阿法和那個狐狸精…咳,女人,已經在毒茶等我們了。

「李遠平先生,這是我男朋友。」我坐到阿法旁邊。

他看看我,又看看阿法,突然和狐狸精一起發出嘆息。

結果大家言不及義的聊了兩個小時。阿法目露兇光的時候,我踢踢他的腳;我想把刀叉丟到狐狸精身上的時候,阿法又拉拉我的手。

後來是怎麼解決的,我也不知道。總之,以後就沒有花了。

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當然還是有一點點可惜啦。

「沒人送過我花,」女生送的當然不算,「他是第一個呢!」

阿法聽到僵硬了一下,「等我一下。」

他衝進農學系的花圃,在驚叫和破口大罵中又衝回來,「花。」

如雪的一握桂花落在我手上,芳香馥郁。真是…我大笑,卻又哭了出來。

後來那握桂花,被我珍惜的裝在小錢包裡,哪裡都帶著呢。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