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 四、情敵篇

每次和阿雅通電話,實驗室跑得連半個人都沒有。

這些人真是的,他們自己談戀愛時的肉麻勁不講,我談個戀愛電話唯恐走避不及,這不是很侮辱我?

研究生的生活很無聊。如果不是有阿雅,天天跟酵素寶寶為伍的日子怎麼過?

【Google★廣告贊助】

有時候會夢見酵素寶寶集體帶著綠色小包包逃亡,怎麼追都追不上。醒來一身汗,幸好是夢。

實驗太忙,生活起居都跟實驗室息息相關。學弟的女朋友已經要他和酵素寶寶當中選擇了。

「如果愛我,就來陪我!」那個小女生兇巴巴的叫著,用不著擴音,整個實驗室都聽得見,「限你三分鐘內過來,要不然,你就去跟你的酵素結婚好了!」

學弟如喪考妣的跑出去,我只好幫他繼續電泳的程序。要不然勒?我總不能害他實驗完蛋,連要結婚的酵素寶寶都沒有。

很慶幸阿雅不但有工作,而且體諒我。

在春天相遇,現在秋意都漸漸濃了。農學院的桂花盛開。每年都有雅賊去偷摘,今年如臨大敵的在樹下輪班守候。

「不要靠近我們的桂花!」經過的人都會被他們的兇光嚇到,也難怪,他們的碩士論文跟這株桂花可是息息相關的。

金風送爽,花還是開在枝頭芳香,比摘下來枯萎來得好。我打了個呵欠,在夕陽餘暉裡欣賞隔著樹籬的如雪馥郁。

當她拂著一頭細碎的桂花而來,我以為桂花的精靈出現了。

「嗨。」她將一手帕的桂花落在我的膝上,「我第一次送男孩子花。」

好生面善…我仔細回想…呀,那突兀又柔軟的一吻!

「妳…」奇怪的張望,農學院那邊居然沒有傳出怒吼,「他們讓妳摘花?!」

「怎麼?學姊想要幾朵桂花,居然敢不給?」她的笑容仍然有些滄桑,卻溫柔得有如夕陽餘暉。

「妳是農學院的?」我卻從沒見過。

「前兩屆的學姊。」她溫柔的笑笑,「我姓葉,葉馨君。」

這是偶遇嗎?也未免太巧合了!

「世界上哪來那麼多偶然?」她笑,「我撿到你同學的學生證,那個喝醉酒的。還她學生證,很容易就找到你。」輕輕的握住我的手,「我找你好久了,史可法。」

覺得有點感動。花這麼大的工夫,就是為了要找一個素昧平生的人。

「我有女朋友了。」

「你說過了。」她點燃了煙,「但是,追求你是我的事情。你要不要接受,有沒有女朋友,不在我的範圍內。」

我搖搖頭,「我該回實驗室。」

「陪我坐一下,」她拉住我的衣角,哀求的眼睛讓人無法拒絕,「夕陽下山就好。」

我又坐下來,「好吧。但是千萬別吻我。」

眼睛掠過一絲慧黠,「這讓你心旌動搖?」

「不,這讓我困擾。」我很坦白,「未經同意就被吻,我不喜歡這種『驚喜』。」

她沈默下來,我也趁機好好的欣賞夕陽的金光緩緩西落。

之後,傍晚的時候她都會來,總是送我一捧芳香的桂花,靜靜的陪我看夕陽。

兩個禮拜以後,失蹤了三天。

第四天,她出現了,帶著微微悲感的笑,「想不想念我?」

「並不。」我也笑笑。

她的笑容崩潰了。

我是不知道她這招哪兒學的。只是覺得有點好笑。周遭男人慣用這一招,先造成個慣性,等女孩子被制約了,再失蹤個兩三天。我只是沒想到這招會應在我身上。

「要怎樣才能感動你?」良久,她終於說話。

「妳什麼都好。」後來知道她是個不小的連鎖花店負責人,算是農學院赫赫有名的才女,實在欽佩的很,「但是有個重大缺陷沒辦法克服,我就不能感動。」

「什麼缺陷?」她的眼中湧出希望。

「妳到底不是阿雅。除非妳變成她,要不然,我不會感動。」拍拍身上的塵土,「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

「我不會放棄你的。好不容易找到你。」她大大的眼睛堅毅的望著我,「明天我會再來。」

老天…

如果她又哭又鬧又要上吊,我還比較容易讓她死心。這樣砌而不捨,反倒讓我沒了主張。其他都好,萬一被阿雅知道了,沒事也弄出事情來。

「阿雅…」正想跟她講,她卻萬分苦惱的說,「阿法,我有事要跟你商量。我家附近的小公園知道麼?等等我們那邊碰頭。」

不會是有人多嘴跟她講了吧?我忐忑不安的出了門。

一面散步,阿雅搔著頭,一面跟我講上回 Gay 吧摸她手的豬頭天天來送花的事情。

什麼?!我氣得頭髮都要豎起來了!居然那豬頭找上門來!

我暴跳著,「說!那傢伙在哪兒?他什麼時候還會去公司?我宰了他!碰我女朋友?我要把他切成一塊一塊的丟到淡水河餵王八!」

「淡水河污染太甚,已經沒有王八了。」阿雅嘆口氣,「阿法,你冷靜一點,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才找你商量呀。」

我破口大罵,罵到沒有詞了,這才氣得坐下來,路過的女孩子拍拍我的肩膀,「妹妹呀,不要太兇,會把這麼帥的男朋友嚇跑的。」

「誰是妹妹?」我嘆了口氣,阿雅也嘆了口氣。唉,阿雅的可愛,我就知道會有人看見。

「其實…我今天也有件事情想找妳商量…」能不能別煩我們,讓我們好好談戀愛?「有個女生…女人吧。天天到我學校找我…」

「難道…難道是那個偷吻你的狐狸精?…」換阿雅暴跳如雷,「我殺了那個狐狸精~她什麼時候會到學校?我殺了她~~~大卸八塊扔到淡水餵海龜~」

「淡水不出海龜。」我嘆口氣,「冷靜點,所以才來找妳商量呀。」

「你動心了?」她一把揪住我的領子,「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愛我~」

「先生,對女孩子溫柔點。」旁邊看不過去的路人來勸。

「我才是女生!」阿雅吼得嚇死人,自己還涕淚泗橫的。

「不要哭啦…」我拍拍她的肩膀,「如果不愛妳,幹嘛跟妳商量嘛…秀秀,抱抱…」

抱她的時候只能抱到她的腰,她也只能環著我的肩膀。難怪別人都想拆散我們,看起來性別是有點錯亂。

但是,為什麼追我的人是個拉子(好吧,算她是雙性戀好了),追阿雅的是個Gay(好吧,勉強算那王八蛋也是雙性戀好了)?

兩個人抱了很久,「我看,把他們約出來講清楚好了。」

「啊?」阿雅的嘴巴變成一個O型,「你該不會想修理他吧?他是個好人…雖然手無縛雞之力…」

「馨君也是好人哪…」

「狐狸精會有什麼好人?!」阿雅又哭了起來,誰說她不像女生的?

終於把人約齊到了毒茶,馨君一直面泛紅暈,「沒想到你會約我出來。」

「校園人來人往的,有些事情還是外面談得好。」我謹慎的斟字酌句。

等阿雅來了,我很小心的介紹,「這是周雅人,我的女朋友。」

她看看我,看看阿雅,和對面那個王八蛋一起發出嘆息。

後來?後來馨君就不來了。我鬆了口氣。

不要說我見異思遷。我的心又不是石頭做的,有人對我無條件的犧牲奉獻,將來會不會感動,我哪有把握?不喜歡人家,就早點給人家一個了斷。

不過,一年後,我倒是接到一張喜帖。看到名字,眼睛差點掉下來。

馨君和那個…那個…那個王八蛋結婚了?!

裡面一張小小的信箋飄到我的桌子上。

「可法:

我還是非常喜歡你的。不過,我也沒料到,我會愛上遠平。

那天看到你和阿雅,覺得像是兩個天使降臨到人世,我這才明白, 完全適合的兩個人還是存在的。

我們兩個可憐人哪…一起到酒吧喝酒喝到天亮,決定不再打擾你們 難得的戀情。

後來喝酒的朋友變成了上床的朋友,上床的朋友又變成事業的朋友 …後來發現我們再也分不開了,這才發現我們戀愛了。 ^^;;

我們兩個一輩子都在尋找照亮我們生命的那個人,後來才發現,生 命的光芒,應該自己創造吧。

祝福我們,我們正在創造自己生命的光亮。也祝福你們,你們這對 天使,能夠指引更多迷惘的人找到光亮。」

上床的朋友…我猜我臉紅了。大人的世界果然不一樣。太厲害了…我也要加油…不是不是,我是說,我跟阿雅也要繼續努力。

「 P.S. 如果沒空參加婚禮也不要緊,不過兩個月後的滿月酒,無論 如何一定要來喝。」

滿月酒!?推算一下日子…天啊~他們…他們…一年多了,我只吻到阿雅的嘴唇…

我居然什麼都沒做!

我真的是男生嗎?我還算是男生嗎?老天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