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與老人茶(九)

她和父親大概沒有和解的希望了。

唐興國鐵青著臉來接出院的唐夫人,連看都不看唐恬一眼。

「這點小病也搞得這麼勞師動眾,你搞什麼?!」他把氣都出在唐夫人身上,「你真是沒用的東西……」

「爸爸,」唐恬泰然自若,「如果你希望蕭氏和你的合作案終止,或者是跟蕭氏有生意來往的企業和你停止合作,儘管欺負媽媽沒關係。」

唐興國狠狠的轉過頭,「你以為你是誰?」

【Google★廣告贊助】

「我是唐恬。」她目光如炬的逼視回去,「我只是飯店甜點部的主廚,不過,從總裁到平民都愛吃我做的甜點,包括蕭夫人和其它人。」

她昂然的氣勢,像是宣告自己是甜點界的女王一樣。

唐興國原本不可一世的氣焰瞬間枯萎了,他不再說什麼,狼狽的接走了唐夫人。

蕭瀟,你看到了嗎?你希望我展翅飛翔……我真的可以飛翔了。但是,我最想飛去的地方……是你的臂彎。

她抬著頭,神情是驕傲的,因為白天不是她哭泣的時候。過了幾天,蕭夫人過來吃早餐,淡淡的問:「唐先生跟你的問題解決了嗎?」

「解決了。」唐恬端上咖啡,「蕭夫人,謝謝你的幫忙。」

「我沒幫上任何忙。」蕭夫人的笑容淡得幾乎看不見,「我只是告訴他,我很喜歡妳的手藝,而且終生會是妳的擁護者。」

「謝謝妳喜歡我做的菜。」

「也謝謝妳用心為我做的早餐。」

「他……還好嗎?」唐恬垂下濃密的睫毛,在臉頰上落下憂愁的陰影。

「我很難說好。」蕭夫人的臉色蒼白了些,「他的血型比較特別,所以……骨髓比對很難符合。」

「但是他還活著。」她深深吸了一口氣。

「是,他還活著,用盡所有力氣活著。」蕭夫人的臉更加慘白,「雖然非常痛苦……但是,他不想讓別人為他傷心。」

唐恬吞嚥著食物,也努力將眼淚吞回去。

沉默在玻璃屋內流動著,像是憂傷的小奏鳴曲。櫻雪紛飛,淒涼而美麗的在窗外旋轉,告訴所有的人,春天就要走了。

從那個寒冷的清晨開始,當蕭瀟離開的那一刻,她的春天,就永遠不會來了。

「你為什麼不逼問我,他在哪裡?」蕭夫人輕輕問出口。

這一刻,唐恬的淚怎麼也無法壓抑,在臉上婉蜒出淒美的痕跡。

「……我不願意讓你違背他的心願。l

「但是我想違背。」她的哀傷是這樣濃重,像是再也負荷不了。「我是個失職的母親,這一生都違背他的期望,並不差這一次。」

唐恬一聽,心都冷了。情況……真的這麼槽嗎?

「能夠答應我的請求嗎?」向來堅強的蕭夫人,終於也哭了。「我能請求妳在他最後的時光陪伴著他嗎?我知道這對妳來說很不公平,但是……我……我……請原諒我的自私……」

「我很樂意,我非常非常的樂意……」她擁住蕭夫人,「請你告訴我,求求妳!」

兩個女人的淚融在一起,都為了相同的那個男人。

當唐恬向永嘉辭職時,他吐出一口大氣。

「終於,蕭夫人還是說了啊……」他放鬆下來,「她如果再不說,我怕我就快忍不住了。」

「很抱歉這樣倉促的離職。」唐恬臉色蒼白,卻浮現出一絲希望,「真的對不起。」

「沒的事。」永嘉疼愛的拍拍這位令他驕傲的愛徒,「留職停薪,知道嗎?等妳回來的時候,一定要回到我這兒工作。」

「我會把蕭瀟帶回來。」她笑了,表情堅毅。「我一定會把他帶回來的。」

跟永嘉道別後,她提起簡單的行李,搭車到機場。

當飛機起飛時,她的心也隨之飛騰。就要見到他了……

半年了啊,這麼久的時間,一百多個日子,每一天都是椎心的煎熬。

漫長的飛行旅程,她卻無法闔眼。她沒辦法放過任何一刻,雖然是這樣的焦急,但是每一秒,都讓她更接近蕭瀟一點點。

我來了……我最最親愛的人,我來了。

台灣的櫻花謝盡,遙遠的彼端,這間私人療養院的櫻花卻正怒放著。

眼前眩目的櫻花海,令唐恬看了不禁咋舌。

開車到機場接她的立人,仔細端詳著她,「很美吧?蕭瀟說什麼都要來這兒。其實,這裡實在有點冷。」

「我知道為什麼。」唐恬望著車窗外,「我知道的。」

這裡可以讓蕭瀟追憶台北的點點滴滴,和他們之間的一切。

不過,從現在開始,不再只是追憶了。

「看到他,妳可不要嚇到。」立人停好車,「說真的,我看到你也嚇了一跳,妳跟以前……很不一樣。」已下再是當初那個驚惶單純又羞怯的小女孩了。

唐恬摸了摸自己的臉,滿臉問號。

「你變漂亮了。」立人拍拍她,「現在蕭瀟不在病房裡,應該讓護士推出去散步了,妳去找他吧……」指指遠處的美麗湖泊,「他喜歡在那邊的櫻花樹下發呆,去吧。」

跨越了重重海洋,她終於……可以見到他了。

她從沒這麼緊張過,不知道自己的臉會不會過分蒼白?她不想讓蕭瀟擔心。

一步一步的,她走向湖畔。

撥枝拂葉,她在這個美麗的湖泊附近找尋著,終於在那花葉低垂的櫻花樹下,找到了戴著毛線帽、手裡捧著書本的蕭瀟。

他……真瘦,瘦得臉上的線條更加分明。但是,那溫和的眼光和從容的態度,再怎麼難熬的病痛都無法折磨掉。

他的目光不在書本上,任風嬉戲的翻著書頁,定定的望著虛空,朝著太陽升起的方向。

唐恬沒辦法說話,她發現自己怎麼都說不出一個字來。她想確認,這不是一場夢。

她最愛的人還活著,還能夠出現在她面前,這不能是夢,這不可以是夢。

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微微顫抖著。

隨著唐恬逐漸靠近,蕭瀟終於回神看見了她。他同樣問著自己,這是夢嗎?當初放棄所有徒勞無功的醫療,他心平氣和的來到這家療養院的安寧病房,打算就這樣度過生命的最後一段旅程。

他很清楚自己時間不多了,睡與醒的界線……越來越不明顯,有時他會弄混夢與真實。

這是夢吧?他在湖畔睡著了,所以夢見她……那個他原本希望可以相依終生的人。

是了,這是夢。她長大了,原本青澀的蓓蕾,終於綻放出美麗的花顏,他多麼幸運,可以在夢裡看見這美麗的瞬間。

她是這樣美麗,這樣堅毅,這樣適合飛翔呵。這個世界為她展開了新的面貌,成為她的舞台。

這樣美麗的夢……他該感謝誰?感謝諸神的慈悲吧。

「唐恬。」他呼喚這個在心裡喊過億萬次的名字,是這樣的甜蜜。「我夢見妳了呢,我居然……可以夢見你,妳……好嗎?」

「我很好。」她終於找到自己的聲音,「我……很好。」只要能再見到你,我什麼都好。

她哭著握緊他枯瘦的手,溫熱的眼淚像春雨一般,點點滴滴落在他的手心。

蕭瀟愕然的合握大掌,抬頭看著她,瞬間領悟這不是夢。

「我應該把你趕回去。」他的聲音沙啞了,「這只能是個夢……」

唐恬無法言語,只是不斷的搖頭,跪在他的膝前,哭到不能自已。

「但我是自私的……非常自私……」他俯身抱住她,讓她倚在自己懷裡盡情痛哭。

在櫻花開始飄零的異國午後,在他生命的最後一段旅程中,有了最狂喜的重逢和最悲慟的傷口。

他為唐恬將會面臨的死別而痛苦,比為自己即將死亡的事實還痛苦許多。唐恬在療養院住了下來,她的英文不好,但是微笑跟熱心是全球共通的語言。

她很熱心的學習所有照料蕭瀟的事項,看不懂的英文就問立人或蕭瀟,很努力的做著筆記。

療養院貼心的為安寧病房的家屬另外安排了住宿的地方,可更多時候,她都待在蕭瀟的病房裡。

她原本憂悒的臉孔,煥發出另一種光彩,像是抓住最後一刻綻放的櫻花,盡情絢爛著。

蕭瀟望著她,無須言語,也知道這個女孩燃燒著生命在愛他。萬一他死了呢?她怎麼辦?

原本平靜地準備放棄的心情,又起了波瀾。他怎麼放得下……怎麼放得下唐恬?

「我聽永嘉說,很多人追求那位甜蜜的點心師傅。」就著她遞來的水杯喝了幾口水,他微笑地說。

「那位甜蜜的點心師傅,心裡只有一個人。」唐恬握著他的手,眼睛明亮。

「……戀情不會只有一次。」他說出這句話,心裡卻是一陣揪痛。

「對別人而言,或許是。」她淺笑,「我的戀情卻只有一次。」

傻女孩,一個讓他放不下、忘不了,時時刻刻牽掛著的傻女孩呵。

「我已經走到盡頭了。」他陳述著事實。




「天涯海角,我都陪著你。」她握緊他的手,「大難來時,我絕不獨自飛。我最想飛去的地方……是有你在的地方。」

不管歡笑悲傷、順境逆境,她都只想和他在一起。

因此,當蕭瀟的病情惡化時,她衣不解帶的守在他的床前。她什麼也看不到、聽下見,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他身上。

她不累,也不想睡,這份堅定到幾乎燃燒的信念,連死神都要畏懼。

幾次蕭瀟從死裡逃生,都覺得一定是她這位守護女神在身邊的關係,所以他才能逃過一劫又一劫。

他成了安寧病房裡存活最久的病人,遠遠活過了醫生所預期的時限。

幫他檢查時,醫生幾乎不敢相信,在這樣衰弱的情況之下,他居然還能坐起來,能夠點頭微笑。

這是一種奇跡。但是,這種表面上的奇跡,卻讓檢驗報告顯得分外沉重。他異常煥發的精神,和身體的狀況形成強烈的反比。

人的意志……真是一種神奇的力量,能夠徹底違反身體定律,頑強的執行生存下去的指令。

「蕭先生,你要不要回去繼續進行化療?」醫生翻閱他的病歷,提出建議,「你要知道,信心才是化療能否成功的重要關鍵。」

「化療可以延長我的生命?」的確,化療的過程非常痛苦,但是他不能死,還不能死。

為了唐恬,他不可以死。

「可以。」醫生勸著,「你不要放棄骨髓移植的希望。最近骨髓捐贈的風氣越來越盛行,我已經讓其它國家的骨髓捐贈資料中心幫你進行比對,或許會在下一秒鐘找到希望。」

就算只有億萬分之一希望,只要唐恬沒有放棄,他就不能放棄。

「那就繼續治療吧。」他閉上眼睛,不去想化療的劇烈痛苦。「我要堅持到最後一刻。」

隔天,醫生幫他轉院,唐恬也跟著離開。

她拒絕蕭瀟要她回國的要求。「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我若死了呢?」他歎了一口氣。

「我就守著你的墳直到老死。」她很堅決,「我知道你不希望我跟著你去,所以,你的份我會幫你活下去,直到我們在另一個世界重逢的那天。」

「……我在作化療的時候,很憔悴。」他不忍心見唐恬傷心。

「你就是你。」她握著他越發枯瘦的手,「無論變成什麼樣子,都是我最親愛的人。」

這雙小小的手……帶給他許多勇氣。

於是,漫長的化療又開始了,許多副作用也逐一顯現,他對食物失去胃口,越來越憔悴。

直到某一天,他連唐恬做的焦糖布丁都嘗不出味道。

連砂糖的味道都嘗不出來了。他苦笑,為了延長生命,他已經不像是個人了,只剩下一口氣,痛苦的等待。

教人失望的是,化療並沒有起太大的作用,連醫生冒險替他做的異體周邊血液干細胞移植都失敗了。

看著他一天天步入死亡,唐恬的笑容越來越少,臉色越來越蒼白。

連醫生都開始擔心,等不到蕭瀟走至最後一刻,恐怕她已經先倒下了。

安排她作心理輔導,她透過翻譯小姐拒絕了。「我不需要心理輔導,我只需要蕭瀟好起來。」

她什麼也聽不進去,也不要別人用同情的眼光看她。事實上,除了蕭瀟,她什麼也看不到。

這個深情的東方女子,在醫院變成一個傳奇。這個外表像孩子一樣的少女,卻是這樣深情執著,喚醒每個人曾有過的純粹愛戀的渴望。

一個……永遠在身邊的深情戀人,怎樣的疾病和困頓都不能讓她離去。

許多陌生人聽說了她的故事,默默的為她祈禱。只是,這些真心的祈禱,似乎都沒能上達天聽。

終於,蕭瀟到了最危急的時候。他陷入昏迷,就算偶爾醒來,也都只是很短暫的時間。

「妳要活下來,為了我。」他瘦得雙頰凹陷,但眼神仍是溫和知命的。「幫我看看這個世界,我還沒看夠;幫我看看妳鏡裡的容顏……因為我也還沒看夠。」

唐恬木然的點點頭,她沒有放棄……從來沒有,但是這個時候,她只想大聲抗議。

到底有沒有神的存在?她和蕭瀟這樣虔誠的奮戰到最後,終究還是要被命運打敗?

「我不再相信任何神祇了。」她低聲的說。

「不可以這樣。」他的意識漸漸昏迷,「不可以……生老病死是常態……我們該平靜的接受這一切……」

她做不到,做不到啊!

將臉埋在掌心,她悲痛莫名。自己最愛的人漸漸步向死亡,她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不知何時來到她身後的醫生,拍了拍她的肩膀,「唐小姐,請不要悲傷,主會照顧他的。」

她茫然的抬起頭,直到一旁的翻譯小姐重複一遍醫生所說的話,她才問:「……這幾天了嗎?」

「就這一、兩天了。」醫生很沉重的回答。

她好疲憊……疲憊得連手臂都抬不起來,虛弱的看著翻譯小姐,「麻煩妳……請妳聯絡蕭夫人和蕭小姐。」

翻譯小姐同情的看著她,「唐小姐……」

「讓我跟蕭瀟獨處一下。」她將臉貼向蕭瀟的大掌,感受最後的一點溫度。

一切都將結束。

她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辦法站起來……她不曉得,也不願去想。

當翻譯小姐再次踏進病房時,有些遲疑。她剛接到一個消息,但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唐恬。

「唐小姐……」

那雙大眼睛空洞的看著她,像是已分辨不清眼前的人是誰。

「台北的醫院想聯絡你。」她為難的遞出抄下來的電話,「我知道現在不是時候,但是他們很急……」

唐恬好一會兒才消化完她的話,愣愣的接過電話。

留話的是骨髓移植中心。她和翻譯小姐步出病房,頹唐的撥了電話過去……

「唐小姐,我們找到骨髓跟你比對相符的人了,如果你方便的話……」

「我不方便,我人在美國。」她現在沒有心情處理這些事。

「……唐小姐,這是億萬分之一的機會,病人已經苦候這個機會很久了……」骨髓移植中心的人員盡力的勸說,「你是病人唯一的生機呀。」

「我在美國。」她幾乎落下淚來,「我……」我最親愛的人等不到這個機會,就要死了啊。

「就算在美國,我們也會派專員跟你聯繫的。」對方仍苦苦相勸,「你是病人唯一的機會,病人和所有的家屬都會感激你的。」

她無聲的落淚,心裡非常痛苦。誰能夠給蕭瀟同樣的機會呢?這世界上明明有幾十億人口啊。

要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她突然想起蕭瀟說過的話。

因為自己的付出,可以拯救一個垂危的人。另一個女子,將不用嘗到同自己這般揪心的痛苦。

「我在……」她告訴對方她所在的醫院,「請你們的人來找我吧。我在E290病房。」

對方頓了一下,又跟她確認一次住址。她實在沒有心緒處理,索性將電話交給翻譯小姐。「請他們來找我。」

唐恬回到蕭瀟的身邊沒幾分鐘,骨髓移植中心派來的專員就出現了。

她眷戀的回頭看了蕭瀟一眼。他……會在自己離開時,就悄然離去嗎?

老天啊,求求您不要這麼殘忍,求求您……看在我小小善心的份上,不要對我太殘忍……

抽取骨髓的時間,對她來說像是一輩子那麼長,她的心一遍又一遍的煎熬著。

終於,一切結束了,醫生囑咐她休息一下,她卻馬上跳下病床,幾乎是用飛奔的跑回蕭瀟的病房。

床上是空的!

她的心發出劇烈的尖叫,然後粉碎。上天從來都對她太殘忍!

再也沒有任何必要支撐自己,她倒了下來,失去了知覺。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