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與老人茶(一)

第一次見面,兩個人就相對沉默了許久。

「抱歉,妳說什麼?」男主人有些驚駭的問,「家事工程師?」

唐恬默默地把報紙遞給他。

他瞄了一下,半天說不出話來。

「死老姊……」忍不住低咒。

他向來獨立,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好好的,而老姊居然把一個看起來這麼小的女孩,丟在他這個單身漢的家裡?

【Google★廣告贊助】

之前也有幾個人來面試,正常的好女孩聽到要跟單身漢住在一起,第一個反應是掉頭就走;而其中有一個居然是他的讀者,甘願不要薪水,喋喋不休地拉著他說了兩個鐘頭,直到他送上十幾本簽名書,好說歹說才讓那狂熱讀者打消這蠢念頭。

更可怕的是有個淘金女郎,一見面就追問他有多少財產,真是令人不悅。

這下好了,老姊乾脆來個先斬後奏,而且她一看就是個涉世末深的少女,現在怎麼辦呢?

「小妹妹……」他決定好好的、理性的跟她談一談。

「我十八歲了,我叫唐恬。」她深深吸一口氣。

沒有退路了不是嗎?正因為沒有退路了,所以她要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應付這一仗。

十八歲?他皺了皺眉,望著眼前身高只到他肩膀的女孩。

「唐小姐,事實上,我並不需要家事……家事工程師。是我姊愛操心,其實我自己也可以打理……」

「我已經收下你姊姊給的薪水了。」見他這樣正派,唐恬反而放下心來。「而且,我的行李也已經搬進來了。」

「薪水沒有關係。」他揮揮手,「那是我姊高興給妳的,妳就收下吧。只是我真的不需要……」

「我該怎麼稱呼你?」唐恬決定充耳不聞,「喊你夜語先生?」她聽立人提起,才知道他正是頗有名氣的作家……夜語。

他臉上佈滿黑線。取名字實在不是他的專長,當初投稿時,隨便填了個筆名就寄出去,結果,這個筆名跟他了十幾年。

取名字真的是太重要了。

「我姓蕭,單名瀟。」他沉默了一會兒。「不要喊我什麼先生,叫我蕭瀟就行了。」

「我該從哪裡開始?」她偏著頭,「你吃過飯了嗎?要不要喝咖啡?」

「我不喝咖啡的。唐小姐,妳一個女孩子住在我這兒,恐怕有些不妥……」

「那你喝茶嗎?可我不大會泡茶。還有,你也別叫我唐小姐,叫我唐恬就行了。或者你有衣服要洗的?請你告訴我放在哪兒,我拿去洗衣店送洗……」

「唐恬!」他聲音提高了一些,「這樣是不行的!要是你家人知道你住在我這兒,恐怕他們也不會同意的。」

「我已經是大人了。」她低下頭,「我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當然也得為自己的生計負責。」心裡一片淒涼,但是她堅毅的擰起秀眉,「蕭瀟,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只是借宿在這裡的員工而已。」

「頭銜是家事工程師嗎?」他有點嘲諷的彎彎嘴角。這種惡意的嘲諷,和他溫文有禮的態度非常衝突,但卻一閃即逝。「我不需要別人照顧我。」

「既然我已經受聘,請你先看看我的工作表現,再來決定其它。」她直視著蕭瀟的眼睛。

她到底是什麼人?狂熱的讀者?拜金女郎?還是單純且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鬼?

這雙明亮澄淨而認真的眼睛,引起了他一絲絲的興趣。

他一直離群索居,不想和其它人有太多瓜葛,而姊姊對他來說……是無法割捨、蠻橫的血緣關係。

雖然他沒說出口,但是姊姊遠嫁,的確讓他鬆了口氣。再也不會有任何人強行入侵他靜謐的生活了。

他知道姊姊在憂慮什麼。若是辭退了唐恬,在美國的姊姊,大概又會千里迢迢地跑回來,再幫他物色一個管家。

何必打擾她難得的幸福生活呢?眼前這個女孩,似乎也不是那麼讓人難以忍受。

至少,她沒問他財產有多少。

「我明白了,我會視你的工作表現,來決定你的去留。」

唐恬懸得高高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我對妳的要求很簡單。」他揮了揮手,「妳也看到了,客廳就是我的工作室,而我工作的時候,希望保持安靜,請妳不要打擾我,要茶要水,我會自己來。」

「你一天工作幾個小時?」他的意思是……工作時,她不可以待在客廳嗎?難不成要她一直躲在房間裡?

「我醒著的時候都在工作。」

唐恬安靜了一會兒。這分明是刁難嘛。

這樣她要在什麼時間做事?他睡覺的時候嗎?望著他溫文的外表,她突然覺得他很表裡不一。

「……好。」

「吃飯妳也不用操心,我跟飯店簽下合約,每天他們都會送餐點過來。」

「嗯,我會解決自己的飲食問題。」唐恬無奈的說。

「那沒事了。」蕭瀟站了起來,「我今天晚上不工作了,妳可以使用客廳。」

他留下她,自顧自的走入房間。

唉,至少今晚不用露宿街頭。唐恬虛脫的坐下來,端起咖啡,發現已經冷了,入喉非常苦澀。

從落地窗望出去,夜晚的台北閃爍著霓虹,像是灑了滿地的七彩珠寶。

這樣的美麗,美麗到有些淒涼。

她將冷掉的咖啡一飲而盡。喝了這麼多咖啡,今天晚上恐怕睡不著了。

但是,不知道是因為疲憊,還是因為安心,很反常的,她回到房裡,頭一沾枕便沉沉睡去。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擔心吧。台北冷冽的晴空下,頂樓的花園居然種了櫻花樹。光禿禿的枝伢伸向天空,要很仔細看,才看得到米粒大的花苞正在沉眠。

唐恬呵了呵手。剛來這裡時,以為只有屋前有造景小花園,沒想到繞到屋後,又是另一片讓人發呆的景象。

這個寬廣、幾乎佔了整個大樓樓頂的住處,主要建築只有兩房兩廳,其它的空間都種滿了花和樹。

真是非常美麗的景象啊。

只是,在冬天冷風的吹襲下,萬物沉眠,那些知名和不知名的樹木,不是樹葉落盡,就是在風中哆嗦。

春天還沒有來,所以沒有開花,只有冷寂的草木安靜地等待著。

唐恬拿著竹帚掃落葉,一片葉子飄落在她肩上。

捻起金黃色的落葉,她想起不知打哪兒看到的一句話,竟發起呆來。

「我只是要妳別打擾我,可沒叫妳出來吹風。」默默觀察她好一會兒的蕭瀟突然出聲,害她嚇得跳起來。

「呃……我穿得很暖,還圍了圍巾、戴上手套。」她吶吶的回答。來到蕭家三天,除了初見面那晚,這是蕭瀟第一次主動和她說話。「這花園……好美。」

他望了望一片死寂的花園,「這是家母的興趣。我現在住的地方,本來是溫室。」

難怪。她醒悟過來。所以,才搭建得像座玻璃屋。

為什麼……他提到母親時,語氣是這樣的生疏,眼神又如此蕭索?

察覺到她敏銳的目光,他不太自在的移開視線。

「你在這兒發呆想什麼?」

「呃……」她把落葉掃成一堆,「我不知道在哪兒看過一句:「葉子的飄落,是風的勾引,還是樹的不挽留?」剛好這兒滿地落葉,就開始胡思亂想……」

「你覺得呢?是風的勾引,還是樹的不挽留?」蕭瀟看著臉孔凍得紅通通的她。

「兩者都有吧。」她費力的把落葉裝進垃圾袋裡。「風不勾引,樹也挽留,難道這樣就可以不掉葉子了嗎?這是自然生態啊。我只能說,寫文章的人都想太多了……樹葉屬於可燃性垃圾吧?還是廚餘啊?」

她的回答讓蕭瀟發笑,「你在外頭凍個半死,卻是想這種事?」

唐恬呆了一呆,「啊不然要想什麼?」

他的笑意更深了,第一次遇到這樣缺乏浪漫細胞的少女。「我今天不工作了,進來吧。」

唐恬鬆了口氣,一走進客廳就拿起角落的掃把。

「很乾淨了,不用忙著掃。」蕭瀟有些啼笑皆非,「以後我工作的時候,你可以待在客廳裡,只要不要吵我就行了。別再出去吹冷風,免得別人說我虐待員工。」

「我總要找點事情做呀。」她有些愁眉苦臉,「你連衣服都自己拿去洗,我總不能白領薪水吧?」

「妳想太多了。」這個小女孩不但把樓下都打掃過一遍,甚至無聊到開始整理起庭院了。他不得不說,或許做得不夠好,但是她很努力。

他一向敬重努力的人。




「要喝茶嗎?」工作告一段落,他的心情很輕鬆,態度也比較友善。

「可是我不大會泡茶……」煮煮咖啡還可以,泡茶就真的難倒她了。

他轉開小瓦斯爐,燒起山泉水。等水沸騰了,他仔細的溫壺、溫杯,倒了些茶葉,開始泡茶。

瞬間,茶香四溢。

如此安靜的午後,只有爐水燒開的啵啵輕響,茶香瀰漫,有種安逸的氣氛。

他的態度很嚴謹,像是在進行某種儀式似的。

一杯茶,一種虔誠。

「喝喝看。」他將黃澄澄的茶湯放在唐恬面前。

「……很香。」她淺啜一口,不得不承認自己沒有什麼品味,實在喝不出茶的好壞。常聽別人說茶有多好喝多好喝,但是她卻覺得……就是茶嘛。

「沒有回甘的感覺?」

「呃……可能是太小杯了。」

蕭瀟彎了彎嘴角,「不然呢?要五百CC大口暢飲?」

「能夠這樣是最好啦。」她將剩下的茶一口氣喝掉,完全不知道這是價值昂貴的白毫烏龍。

這樣的坦白直率,反而讓蕭瀟覺得有趣。

他結識的異性都是個性穩重的才女,總覺得她們常為了某種堅持的姿態,而顯得矯揉造作。

他知道她們什麼時候會說什麼話、做怎樣的動作,一切部清清楚楚的。連喝茶時的評語、姿態,如何放下杯子,都像是同一個模子翻造出來的。

但是,這個小女孩不一樣。

「呃,蕭瀟,謝謝你的茶。」她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我沒什麼品味,喝不出茶的好壞。」

「沒關係,」他好脾氣的笑笑,「覺得暖些了嗎?」

這麼小一杯,能暖到哪兒去?她等等還是去煮咖啡,用馬克杯大口大口的灌吧。如果能再來一個焦糖布丁,那就更好了……她心裡是這麼想,嘴上卻說……

「我覺得暖和多了。」至少室內比外頭溫暖。「蕭瀟,我可以用廚房嗎?」

她覬覦那個小巧卻樣樣齊全的廚房很久了,但是,除了煮咖啡之外,她不敢碰其它東西。

這個男主人外表斯文和善,可總覺得他內在似乎不是這麼回事。

「妳用吧。」蕭瀟點點頭,「我的領域只有客廳,其它地方都歸妳。」

幹嘛說得好像分封國土似的……不過,唐恬還足由衷地向他道謝。

他真是個無趣的人。她在心裡下了結論。很早以前就看過他的作品,他算是小有名氣的心靈勵志作家,但是,她沒想到作家的生活會這麼呆板無聊,整天坐在電腦前面,不是寫作,就是查資料,要不然,就抱著胳臂在窗前發呆。

唔,他的側臉是滿好看的……不過,若是察覺到她的目光,他總會將頭一偏,顯得很不自在,所以,她也不敢多看。

不知道作家是不是都有同樣的怪僻?

而更怪的是,他吃素。

或許不是真的吃素吧。只是看到他的飲食,真是教人無言以對,肉類少得可憐,清淡到令人難以相信。

還有,他根本不吃零食。

對她來說,吃可是人生中最快樂的一件事呢。

所以說,蕭瀟真的是個徹頭徹尾的怪人。唐恬這麼告訴自己。感謝立人的慷慨,優渥的薪水讓唐恬能隨心所欲的買來一堆菜,開心地在廚房裡洗洗切切。

「蕭瀟……」她從廚房探頭出來,「需不需要煮你的份?」

「不用,飯店會送過來。」他連頭都沒抬。

唐恬安心的縮回廚房,快樂的開始研究食譜。

蕭瀟依舊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直到廚房傳來一陣陣香氣。

這個外表仍像個孩子般的少女,居然會做飯,真令人訝異。

又過了好一會兒,飯店送了餐點過來,他瞥見唐恬站在廚房裡吃東西,不禁有些好笑。

「端過來一起吃吧。」

塞了滿嘴的義大利麵,唐恬望望他,好不容易才把面嚥下去。「但是……」客廳不是他的「領域」嗎?

「美食就該放在餐桌上,心情愉悅的享用才對,不是嗎?」蕭瀟笑了笑。

「你的飲食算不上美食。」她遲疑了一會兒,才問:「你要不要嘗嘗我煮的白酒蛤蜊義大利麵?」

不等他回答,唐恬盛了一小碟給他。

其實,他是個挑嘴的人。唐恬觀察了幾天,發現這個半素食主義者,若是菜不好吃,就會很不給面子的只吃白飯,把菜都剩下來。

看他吃光自己煮的義大利麵,飯店送來的餐點反而碰都沒碰,她不禁感到驕傲。

「還要嗎?我多煮了一些。」

這義大利麵真是令人驚艷,讓他敏銳的味覺也無從挑剔。若不是親眼看見她下廚,他絕對不相信會是眼前這個少女做的。

她對廚藝有著驚人的天分。

「妳願意做飯嗎?」他想了想,又說:「買菜的錢由我負責,至於煮三餐的加給……」

「不用不用!」唐恬慌忙搖手,她拿的薪水已經夠多了。「反正我也要吃的,多做一人份也沒什麼。不過,我會做的菜色不多,而且什麼食材都用……包括肉類喔。」

「這會是問題嗎?」他奇怪的抬頭。

「某種程度來說是的。你不是吃素嗎?」

她的觀察力很敏銳。蕭瀟笑了。

「不是。不夠美味的食物,對我來說,就只是為了維生才勉強吃;既然只是為了維生,吃原味蔬菜,當然比那些亂加醬料的肉類好。」看她聽得一臉茫然,他又補充:「這麼說好了,我什麼都吃,只要好吃的話。」

「那你放心。」唐恬自信滿滿,「我會做的菜色雖然不多,但保證非常好吃!你試試看就知道了。」

接下來的幾天,蕭瀟雖然沒有出言讚美,但是他吃飯時的愉悅神情,卻大大的滿足了唐恬身為廚師的虛榮。

不過,甜點卻讓她踢了鐵板。

「今天我做了焦糖布丁喔!」她開心的大叫。

終於實驗成功了。啊啊,入口即化的超級美味……

蕭瀟皺緊眉,看著似乎很可口的焦糖布丁。「……我不喜歡甜食。」

這讓她覺得有點受傷,「吃吃看嘛。我剛在廚房偷吃了一個,真的好好吃好好吃!你試試看嘛。」

被她高超廚藝收服的蕭瀟,無可奈何的拿起小湯匙,吃了一口。

「怎麼樣?」

她一臉期待,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

「……很甜。」

「然後呢?」這是她最愛吃的甜點,怎麼會有人不愛焦糖布丁的?

「什麼然後?就是砂糖的味道啊。」對於食物,他實在無法說謊。

唐恬忿忿的把焦糖布丁搶過去,吃了幾口,「你的味蕾是怎麼搞的?這麼好吃的焦糖布丁,你居然說只是砂糖的味道?!」

「我不愛吃甜食。」他語氣幾乎是歉意的。

「我知道了。」她吃光了焦糖布丁,秀眉堅毅的一擰,「一定是我做得不夠好吃。你放心,我一定會研究出你也愛吃的焦糖布丁,等著吧!」

看著她急匆匆跑出去買食材的背影,蕭瀟伸在半空中的手無力的垂下。

他實在是……不愛吃甜食啊。就算是五星級飯店的點心師傅所做的甜點,他也一樣不吃的。

只是,執拗的唐恬怎麼都不願放棄,居然連做了五天的焦糖布丁,照三餐供給。

連吃了五天,蕭瀟開始想,說不定妥協還比較好一點。

「……我可不可以不吃?」他無奈的望著第六天的餐後甜點……還是焦糖布丁。

「一口就好,求求你。」唐恬懇求的看著他。

美麗的少女這樣祈求的望著自己,他實在無法拒絕。妥協吧,只要說好吃就好了。這樣,她或許就不會再做焦糖布丁了……

「……是砂糖的味道。」對於食物,他實在是無法妥協啊。

「這一定是我的問題!」她握緊雙拳,「人人都愛焦糖布丁啊!你會吃不出它的美味,一定是我還不夠努力!」

不……不是這樣的。蕭瀟無奈地歎息。

接下來的每一天,唐恬更加努力,她在蕭家待多久,就做了多久的焦糖布丁。

而蕭瀟還是吃不出這道甜點到底有多好吃,不過,他總是忍耐的吃光。

因為吃完之後,唐恬甜孜孜的笑容,讓他覺得比任何食物都美味。

或許,這就是焦糖布丁真正的味道吧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