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與老人茶(四)

「唐恬,今天有客人來,餐點要多煮一人份,甜點也要多做一份。」

一大早起床,唐恬便因蕭瀟的交代而張大了眼睛。

客人?這個終年冷寂的家,竟也會有訪客?難道是……「林小姐嗎?」

「是我的高中同學。」他笑了笑,邊敲著鍵盤邊說:「別緊張,他只是來拜訪我的。怎麼?有客人這麼稀罕嗎?」

「當然,連出版社的編輯都沒來過呢。」她小小聲的說。

「因為我都以E-mail交稿。」他輕描淡寫地帶過。

【Google★廣告贊助】

唐恬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大瞭解他為何刻意遠離人群。

她之所以會躲在這裡,是怕父親把她抓回去。

如果說,在蕭家工作沒有未來,那麼,她被抓回去,將會像販賣人口一樣的被嫁出去……她連明天都沒有了。

說什麼她都不要。她喜歡這裡,喜歡這個春暖花開的花園,雖然冬天是這樣的清寂、毫無生氣,但是,這種空曠也是另一種美感。

當春天來臨,各種知名相不知名的花卉紛紛開放,像是在寒冬中儲存了所有的精力,要在春天裡盡情綻露歡顏。

而她要求的,也不過是在這個台北的空中花園裡,照顧著他,做做心愛的小點心。中午時,客人來了,是個留著乾淨小鬍子的男人,眼光銳利的打量著唐恬。

「唐恬,這是我高中同學,劉永嘉。她是唐恬。」蕭瀟望著她的目光,流露出罕見的柔情。「這段時間都是她在照顧我的。」

她甜甜一笑,轉身進廚房繼續忙碌。

永嘉低聲的問:「就是她?」

「嗯,這一餐就當作是面試吧。」蕭瀟勾唇一笑,「不要太嚴苛,她沒受過任何訓練。」

說實在的,永嘉根本不抱任何希望,可既然老同學都開口了,他能拒絕嗎?

不過,他也真的很好奇,這個眼中除了寧馨、就再也看不見其它女人的老同學,再次看上的會是怎樣的女孩?

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會是年紀這樣輕的一個少女。

「她滿十六歲了嗎?老同學,誘拐未成年少女是犯法的。」永嘉交叉雙臂,頗富興味的看著蕭瀟。

「我看過她的身份證,她已經十八歲了,在法律上算是成年人。」他不太自然的別開目光,「你在想什麼?我只是可惜她有這樣的才華,卻沒有接受適當的訓練。」

「廚師不是這麼簡單的行業。」永嘉的表情嚴肅起來,「這一行,女性幾乎沒有站上頂端的機會。」

「話別說得這麼早,先看看她的表現再說吧,我不會要你放水的。」蕭瀟充滿自信的一笑,「因為不需要。」

他的信心讓永嘉好奇起來。

而在唐恬準備好餐點,他嘗了一口後,終於知道這種自信是從哪裡來的了。

只是非常簡單的家常菜,但是這樣複雜又簡單的美味,卻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出來的。甚至,就連他的二廚,也未必做得出這樣讓人感覺幸福的家常菜。

她的確有天分。

等上了甜點,他吃了唐恬做的焦糖布丁後……

「打個分數吧。」蕭瀟微笑的凝望他。

「……六十五分。」他放下吃完的焦糖布丁空盤。天知道,他從來沒吃完手下廚師做的甜點。

唐恬臉上閃過一抹失望。分數這麼低?可見她還要繼續加強……

但是蕭瀟卻笑了,他這個嚴格到被廚師們敬畏為「閻羅主廚」的老同學,居然讓唐恬及格了。

「唐小姐……」永嘉思量著該怎麼說。

「叫我唐恬。」她有些侷促不安,「我不是什麼小姐。」

「唐恬,你是看食譜做的嗎?」永嘉對她越來越有興趣了。這種甜蜜的滋味……雖然不是極品,但是在有限的食材中能做出這樣的美味,已經是發揮出水準以上的實力了。

她的潛力絕對不止於此。

「我看了食譜,不過只是瞭解基本做法。」唐恬有點摸不著頭緒,卻還是照實回答,「最重要的是要吃吃看,吃過了就大概知道要怎麼做……不過,我吃過的店家不多,所以……」

「吃過就知道要怎麼做?包括所有的菜嗎?」永嘉大吃一驚。

「除非是連食譜上都沒看過的菜。」她坦承,「但是,光看食譜就要瞭解怎麼做,我覺得好困難。通常我要先吃吃看,才能知道這道菜或甜點的真正滋味,不過,因為我吃外食的機會不多,所以會做的菜色也很少……」

天才!她是個天才!

「我明白了。明天可以邀請你吃午餐嗎?蕭瀟,你也來當陪客好了。」永嘉興奮得眼睛發亮,「唐小姐,請你務必賞光。」

熱情的握住她的手一陣狂搖,他才鬆開。「我該回去了,明天一定要來喔。老同學,你的舌頭果然足值得信任的。」大力的拍拍蕭瀟的肩膀,「謝謝你啊!哈哈哈……」

被他拍得肩膀發痛,蕭瀟苦笑著,「我送你到樓下吧。」

直到走出主屋,按了電梯,他才關心地問:「如何?」

「老同學,你說得對,她只當你的管家太可惜了。」永嘉遲疑了一下,「你捨得嗎?如果她學成後離開你……」

這個外表斯文、內在冷漠的老同學,從不輕易動心,他不希望他再次面對情傷。

他早就替蕭瀟抱不平了。那個漂亮卻浪蕩的寧馨根本配不上他,可這個愛裝酷的老朋友卻堅持這麼多年。

什麼都可以假裝,一個人做的菜卻是騙不了人的。他也吃過寧馨做的菜,華而不實,矯揉造作到令人生厭。

可那女孩做的菜是誠懇的,感覺得出她真心希望吃到的人能感到幸福。

「我沒多少時間了。」這話說出來,兩個人心裡都有些淒涼。「我得替她考慮未來。如果她能有一技之長,就算她父親想抓她回去,她也能抬頭挺胸對抗。」

「抓她回去?」這話引起永嘉的關心,「她……」

「她是唐興國的女兒。」

永嘉嚇了一大跳,「你是說……她是那個食品王國帝王……唐家的女兒?」他叫了起來,「你騙人!堂堂十大企業之一欸!唐家的女兒居然很少有吃外食的經驗……」聲音漸漸低了下來。

他當五星級的飯店主廚多年,除了唐興國本人,其它的唐家人一個也沒見過。

唐家非常低調,低調到近乎封閉,完全拒絕媒體採訪。除了唐興國以外,外界對唐家幾乎一無所知。

他怎麼也沒料到,這個粉嫩的少女居然是千金小姐!

「她是誰的女兒並不重要,她就是她。」蕭瀟笑了笑,「我找人調查了她的背景。唐興國不顧她的意願,要把她嫁到印尼去,就只為了拓展東南亞的市場,所以她逃家了。」

永嘉瞅了他一會兒,「你要和唐興國為敵?」

「我蕭家會怕他唐家嗎?」他挺了挺胸膛,「只要我還活著,唐興國就別想將唐恬抓回去。」眼神繼而轉為蕭索。

「你……最近感覺怎麼樣?」永嘉欲言又止。

「我沒事,不要擔心。」發現自己居然露出頹喪的神情,他趕緊收斂。「只是……凡事都要多做些準備。」

望著老同學憂鬱的眼神:水嘉擔心的在他肩窩輕輕捶了一拳,「保重。」第二天,唐恬跟著蕭瀟走入豪華的五星級飯店。

她瞪大了眼睛,由於沒料到會來這種場合,她只穿了樸素的毛衣和牛仔褲,與週遭衣著華麗的客人相比,她覺得自己根本不該來的。

「怎麼在發呆?」換上西裝的蕭瀟,看起來非常英挺瀟灑。他踏進餐廳,「來,永嘉等我們很久了。」

她提心吊膽的四下張望,害怕會被熟人撞見。雖然說,她父親對待子女非常嚴厲,從不輕易讓他們在眾人面前露臉,但是,難保那些親戚不會在這裡出沒……

「別擔心,妳害怕的人不會出現的。」蕭瀟輕輕挽起她的手,「我們在VIP桌位用餐。」

唐恬猛然抬頭,「……你知道我在怕什麼?」

「很抱歉,我私下調查過妳的背景。」他滿臉歉意。

「為什麼?」她不懂,「你怕我是來路不明的人嗎?」雖然對他不瞭解,可光看那坐落在東區的美麗空中花園,以及豪華寬廣卻放著養蚊子的主屋,她也知道蕭家絕不是普通人家。

「就算是好了。」他垂下眼瞼,濃密的睫毛在優雅的臉孔落下陰影。「冒犯了妳的隱私,希望妳不要生氣。」

真的只是這樣嗎?她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他,突然臉紅起來,羞怯地低下頭。

他是不是……同樣也關心著她,超越了僱主對管家的情感?

坐在以沉重簾幕與藝術品相隔的VIP桌位,整個大台北的街景在眼下呈現。

「晚上會更美。」蕭瀟笑了笑,「但是,晚上永嘉非常忙,沒時間好好的幫我們做菜。」

沒多久,精緻的湯便送了上來。

唐恬喝了一口,抬起頭歎道:「春天。」

蕭瀟投去一個疑問的眼神。




「……是春天的味道。」她又說了一次。淡雅的氣味在口腔裡蔓延,明明是濃湯,怎能做到這樣剛剛好的溫柔氣味?

唔……每一口都在嘴裡分解,各式各樣的食材細細的分化、解構,在她腦海裡形成了完美的數據庫,一一歸檔。

接下來送上的是菲力牛排。

沒有胡椒醬或蘑菇醬擾亂上等牛肉的滋味,純粹的原味,卻在恰到好處的火候處理下,鮮嫩爽口得像是艷陽高照的夏天。

本以為這樣就是極致了,沒想到焗烤馬鈴薯緊接著上場,誘人的金黃色,像是宣告著豐收,吃一口就讓人感受到豐盈的秋天氣息。

呼……她再也吃不下了。份量飽足的全餐,讓她幾乎無法承受,可當甜點上場時……

天,她不禁恨自己的胃容量太小!

「Creme Brulee。」她近乎痛苦的望著這道令人垂涎的甜點。「跟焦糖布丁不一樣,但也算是布丁的一種。」

她喝了口水,除去口中其它食物的味道,然後深深吸一口氣,開始享用這道甜點。

「唔……」她滿足得連秀眉都糾在一塊兒了,「好好吃,好美麗的味道……哦,要怎樣才能做出這麼好吃的味道啊?」

蕭瀟並沒有吃多少,只是充滿興味的看著她吃東西的神情。

她才是真正懂得吃的美食家。

吃東西對她來說,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啊。這種幸福也深深的感染了他,讓他快樂起來。

「味道會美麗嗎?」他對她的形容詞感到好笑。

「會的會的!」她拚命點頭,「非常美麗的滋味!你沒感覺到嗎?像是抱著暖爐看櫻花飛舞呢。」

「你喜歡這道甜點,我真是太開心了。」永嘉笑咪咪的出現,引起餐廳內一陣小小的騷動。這位名廚從不在外場出現的。「這道甜點是我親手做的,如何?還過得去吧?」

「還不就是砂糖的味道。」蕭瀟聳聳肩。

唐恬大聲抗議,「才不是呢!這是……這是……這是言語沒辦法形容的好吃味道!我這輩子從沒吃過比這更好吃的Creme Brulee!我真希望自己也能做得出來……」

「你做過Creme Brulee嗎?」永嘉交叉雙臂問。

「我看過食譜。」她靦腆的笑了下,「但是,我沒吃過好吃的Creme Brulee,而且也沒有噴槍……」

「你說過,只要吃過的菜就做得出來。」永嘉摸摸下巴,「要試試看嗎?」

「……我可以試嗎?」她的嘴圈成了可愛的O型,繼而浮現狂喜之色,「真的可以嗎?我可以嗎?」轉頭祈求的看向蕭瀟。

他對她溫柔的點點頭,「去吧,跟永嘉去看看,我等著你做給我吃。」

「做Cr?me Brulee需要一點時間,而且時間不短。」永嘉對老同學眨眨眼,「你要等嗎?」

「我正好可以趁機消化一下。」他端起永嘉特別為自己準備的金萱,「說真的,做菜或許你很在行,可這個泡茶……好好的茶都讓你糟蹋了。」

「哇,誰跟你一樣是茶瘋子!」永嘉撇撇嘴,「來吧,唐恬,讓我看看你能做些什麼。」

跟著他來到設備齊全又廣大的點心廚房,唐恬覺得自己幸福得快要昏過去了。她夢寐以求的全套裝備,各式各樣的上好食材,還有大烤箱、可以調整各種溫度的冰箱……

「天啊,我的天啊……」她小小聲的叫著,得緊握雙手才能夠克制心裡的激動。

「在妳洗好手並戴上廚師帽之前,先告訴我,妳希望做怎樣的甜點?」永嘉在廚房裡顯得更加嚴肅,他當初放棄上大學,直接進入廚房學習,就已立志要為美食奉獻終生。

「我希望做出連蕭瀟都喜歡吃、讓他感覺到幸福的甜點。」仔細洗好手,她圍起圍裙,並且戴上廚師帽,一臉堅毅的回答。

「這是很遠大的志向,加油。」他拍了拍唐恬的肩膀。

接下來的時間,永嘉一直站在一旁觀察唐恬的動作,他不相信……或者該說不敢相信,她從沒做過這道甜點。

只看了食譜和吃過一次,她居然可以把份量拿捏得分毫不差,動作這樣的流利堅定,像是做過千百回。

她將是廚師界一顆亮眼的新星!

只講解過一次噴槍如何使用,她就能夠純熟的將布丁上的糖恰到好處的烤融,誘人的香氣讓人食指大動。

許久之後……

當她發顫的將Creme Brulee端到蕭瀟和永嘉面前時,她緊張極了。

「請用。」

這是她第一次做Creme Brulee,雖然在腦海裡已經幻想自己做了上千次。

永嘉吃了一口……

「七十五分。」他歎了口氣,「這是我給過最高的分數。」

蕭瀟依舊是默默地把甜點吃完。「……還是砂糖的味道。」

兩個熱愛甜點的人,一起狠狠的給他一個白眼。

「所以……」永嘉決定不理這個甜點弱智,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唐恬,要不要來我的甜點部實習?妳連名字部是甜的,不做甜點太浪費了,尤其是浪費在那個笨蛋身上,實在不值得!」特意瞄了蕭瀟一眼。「將有很多人會因為妳的甜點而感覺幸福的。你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我?」她愣了一下。那個豪華整齊的大廚房……她真的可以嗎?但在狂喜之後,她又退縮了。「可是……我要照顧蕭瀟。」

「去吧。」蕭瀟微笑,看她猛然抬頭,緊緊的揪著餐巾,像是要被遺棄的小貓,他心裡又是心疼、又有點溫柔的蜜意。「妳還是可以繼續照顧我的。就算是來實習好了,永嘉可以教你很多。」

「這樣真的可以嗎?」她懷疑的來回看著眼前這兩個男人,「我聽說大飯店的廚房管理很嚴格,外人不可以隨便進入的。就算是實習,也有很多規矩……」

「是沒錯。」永嘉點頭,「但是,我是廚房的主管,我說可以就可以。」他眨眨眼睛,「連經理也管不了我。不過你要知道,實習是沒有薪水可領的。」

「我不需要薪水。」她遲疑地望向蕭瀟,「只是,我還有我的工作……」

「沒有人二十四小時工作的,你好好跟著永嘉學,說不定我會開始覺得你做的甜點好吃。」他又喝了一口茶,「算了,永嘉,直接把茶葉給我吧。好好的茶能泡成這樣也不簡單了,真難喝。」

「呿。」永嘉不耐煩的吩咐助手拿來茶葉。「拿去拿去,飯店的茶你也要拗!改天我送你兩斤,上回不知道是誰送了兩斤給我,下回拿去給你。」他又轉頭盯著唐恬,「如何?唐恬,廚房很辛苦的,妳要從基層學起……難道你怕辛苦?」

「我一點都不怕!我什麼苦都可以吃!只要……只要可以……」只要可以盡情的做甜點,就算睡在廚房裡也沒關係。

「那你就每天來兩個小時吧。」蕭瀟站起來,「就這麼說定了,永嘉,唐恬就拜託你了。」

就這樣,糊里糊塗的,唐恬成了永嘉的學徒。不安的跟著蕭瀟走在回家的路上,唐恬下意識的拉住他的袖子。

「怎麼了?」觸及她擔憂的眼眸,他安慰道:「永嘉人很好的,雖然他在廚房裡很暴躁,但是妳天分高,他不會為難妳的。」

「我……我不是擔心這個。」吞吞吐吐了半天,她才硬擠出這句話。

「不然呢?」他並沒有扯回衣袖,只是覺得奇怪,以前別人只要稍微靠近他一些,他都會躲避,可讓她這樣拉著,卻感覺很自然,好像自己被需要著。

「我……我還是你的……你的家事工程師吧?」她急著解釋,「我並不是要跳槽去別的地方……」

他愣了一下,驀地明白她在擔心什麼。「當然,我少不了妳。」

兩人之間有著片刻的尷尬。唐恬驚覺自己還拉著他的袖子不放,害羞的放開手,低頭直往前走。

蕭瀟卻主動拉住她,「要右轉。唉,妳還是挽著我的手吧,妳的方向感實在很差勁。」

「才沒有,我只是有點路癡……」

「妳確定只是有點?那剛剛要離開飯店的時候,妳怎麼一直往洗手間走?難不成妳想上洗手間?」

「因為那邊也有門啊!我以為那兒是出口……」

無奈的望著她好一會兒,蕭瀟放棄了。「我看,以後還是由我帶妳出門好了,我實在很擔心妳一個人外出。」

「至少我從沒打電話回去求救過!」唐恬叫了起來。

「但是,管理室常接到妳求救的電話。」前幾天管理員跟他說起這件事時,他實在是啼笑皆非。

「什麼?管理員伯伯答應我要保守秘密的!他怎麼可以告訴你……」她沮喪得快哭出來了。

他無語的看著天空,為免她尷尬,決定還是忍住笑聲。

「明天開始,妳就去實習吧。我開車送妳去,再接妳回來,好嗎?」他溫柔的對她一笑。

「我自己可以……」她微弱的抗議。

「回來時,我再順便帶妳去吃晚飯。想當個好廚師,就得好好的嘗嘗各式各樣的美食。」他打量了一下她瘦弱的身子,「妳應該是不容易發胖的體質吧?我看妳每天吃那麼多甜食,反而越吃越瘦。」

「……腸胃不好又不是我的錯。」她嘟起小嘴。

「那正好,多準備些胃藥,我們明天開始要吃遍整個台北市。」

她驚愕的睜圓了眼睛。

「別高興得太早,我要考試的。你不是說,只要吃過的菜都能做得出來嗎?我等著吃你做的好菜。」

這樣……應該可以吧?

只要他能做得到的,他會盡力。這麼小的手,隔著袖子,還是可以感受到一陣陣的暖意。

一切都是為了……這雙小小的手,為了這個孩子般的少女。

只要是他能夠做到的,他都願意盡力。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