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與老人茶(五)

自從唐恬去永嘉那兒實習後,原本死寂的安靜生活開始起了很大的變化。

雖然每天只有兩個小時,唐恬一樣要從清洗鍋爐、處理基本食材開始做起,不過,由於她認真的態度和天生的廚師敏銳度,這段學徒生涯很快就結束了。

她沒有經歷實習生的甜點裝飾階段,甚至超越二廚,開始負責下午茶時間的布丁類甜點。

躍升太快,按理說應該會引起其它廚師們的反彈,但是,因為她每天只來兩個小時,對於他人的陞遷較沒有威脅性,加上她是這樣一個懂事又甜蜜的小姑娘,只要誰忙不過來,都會盡力幫忙,很快地,謙和好脾氣的她,便跟廚房裡的所有人打成一片。

每天,蕭瀟來接她時,她就像只快樂的小鳥兒,在車上吱吱喳喳的說著今天的所見所聞,而他也總是含笑聆聽。

她並不知道,自己謎樣的少女點心師傅身份,已經在那家五星級飯店引起話題。

【Google★廣告贊助】

人人都好奇這樣臻至完美的甜點,究竟是出自哪雙巧手?

在得知居然是出自一位孩子般的少女手中時,眾人不禁訝然。

專心製作甜點時的唐恬,戴著廚師帽的小小臉孔,是那樣虔誠、溫柔,看起來分外動人,因此,會有花送到廚房來,也就不是那麼稀奇的事了。

「這是廚師的榮耀嗎?」這天,她捧著一束花上車,一臉新奇。「我不知道有人會送花給廚師。」

「那是妳才有的榮耀。」蕭瀟穩穩的將車開往一家頗負盛名的日本料理店。

她的年紀和天分,讓她有機會在廚師界立足。他對唐恬有信心,將來她會是餐飲界的甜點女王。

就算他不在了……她也會有燦爛的未來。

蕭瀟的心沉了沉,無聲的呼出胸中鬱結的氣息。

「來吧,今天是吃日本料理。」他紳士的下車為她打開車門,「明天中午我要考試,所以,你要用心品嚐其中的滋味。」

「我考試沒及格過嗎?」她俏皮的問。

「次次滿分。」他笑了,「當心,可別突然考了個零分。」

他遵守承諾,每天晚上都帶唐恬吃不同的餐廳,而她第二天中午會做出相同的菜色。

她的確是個天才。只要是吃過的菜,不但能做得分毫不差,甚至可以將其它廚師的缺失彌補過來,更發揮食材該有的絕妙風味。

這頓日本料理吃得很愉快,喝了一點日本清酒的唐恬,兩頰霞紅,原本清純的臉孔,綻露出一絲絲清艷。

呵,他是多麼愛她。

這句話就這麼自然地蹦現腦中,狠狠地刺向蕭瀟的心。他苦笑,自己還能愛誰呢?原本想要離群索居,斷絕所有的人際關係,可她卻意外的闖進自己的生活,也闖進了自己上鎖的心房。

她……是多麼美麗的一個意外。

和唐恬共同生活已經半年了,如果日子能這樣一天接著一天,一步接著一步,一路走向永恆……那該有多好。

但是,對他這樣一個沒有永恆的人來說,永恆要怎麼度量?

「蕭瀟?」唐恬的眼裡盛著輕憂。每當蕭瀟如此滿懷心事的恍然出神,她都會感到緊張,非要拉住他的袖子,才能確定他的存在。

「呵,我在捕捉靈感。」他淡淡的笑著,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背。「我去結帳。」

走出餐廳,來到車旁,唐恬突然大叫一聲,「哎呀,我的錢包!」迷糊的她又把錢包忘在店裡了。

「妳先進車裡,我去拿。」

她想抗議,蕭瀟卻對她搖著手指,「我可不想兩個小時後,還得去日本料理店廣播尋找唐恬小朋友。真奇怪,妳就從沒在永嘉那兒迷路,難道廚房能夠讓你的『導航系統』自動修復?」

她嘟著嘴,「你就愛欺負我!」

愛憐的揉揉她的頭髮,「乖乖在車裡等,我馬上回來。」

他回到日本料理店拿回她的錢包,前後不過才一分鐘,回到車旁,卻發現車門大開,唐恬不見了。

唐恬不可能自己下車的,就算下車,她也不可能讓車門這樣開著……

迅速的四下張望,他發現不遠處,兩個男人摀住拚命掙扎的唐恬的嘴,想將她拖上旅行車。

他的血液幾乎凍結,衝上前去。只見唐恬狠狠地咬了其中一個男人的手,那男人惱怒的揚起手……

「你打她的話,唐先生恐怕不會太高興!」蕭瀟厲聲阻止。

兩個男人停下動作,同時將視線投向他。

沒有路燈的停車場,只有四個人粗重的呼吸聲。

「放開她吧。」他緩下聲音勸著,「你們一直在等她落單,對不對?我相信唐先生沒有意思與我為難,所以才要你們悄悄的請回唐小姐。若是唐先生知道你們在我面前帶走了唐小姐,恐怕也免不了被責難吧?更不用說我若上門要人,結果如何,你們應該心裡有數。」

兩個男人面面相覷,眼前這個過分沉著的俊逸男子,竟讓他們感到一股深切的壓迫感。

不知為何,他的冷靜,教人打從心底生出濃濃的畏懼。

蕭瀟緩緩的逼近幾步,「唐小姐只是嚇著了,才會咬你,真不好意思。要緊嗎?」

「不……不礙事。」男人有些狼狽,不自覺的鬆開箝制唐恬的手。

她滿臉淚痕的跑向蕭瀟,躲到他背後直發抖。




為什麼他看起來這麼有把握?這個停車場裡沒有其它人,而他們可是兩個孔武有力的大漢呢!但是,這個斯文男子卻如此鎮定自若,像是後面率領著千軍萬馬一般。

「辛苦你們了,你們也不願意冒險這麼做吧?」他平靜的眼神直視著他們,目光是尊重而誠懇的。「請你們回去轉告唐先生,就說蕭家的蕭瀟現在正受唐小姐的照顧,所以唐小姐沒時間回去。如果唐先生有什麼問題,歡迎來找我談。麻煩你們了。」

兩個男人像是被他催眠了,忙不迭的拚命點頭。

他笑了笑,發現唐恬抱著自己的背不斷發抖,他安慰的回身輕摟著她,堅定的走向自己的車子,不疾不徐的將她扶上車。他一坐進駕駛座裡,立刻按下中控鎖,穩穩的將車子開走。

留在原地的那兩個男人像是被點了穴,面面相覷的呆站了好一會兒。

「怎麼會這樣?」其中一個男人根本摸下著頭緒,「欸?他把人帶回去了?唐先生那邊怎麼交代?跟蹤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有機會把人帶走,就這樣白白放過?」

「別說了,走吧。」另一個男人狼狽的爬上車,「我寧願回去讓唐先生罵,也不想再跟那個男人面對面。」

他的同伴默默無語的跟著上車,很同意他的話。

唐先生暴躁的脾氣,比那種斯文有禮表相下的陰冷威脅,要好應付多了。一路上,唐恬無聲的啜泣。

蕭瀟握著方向盤,逼自己要冷靜。

車上坐的不是他自己而已,還有他願意用生命保護的少女。應付兩個莽漢稀鬆平常,但是要應付她的眼淚……

他得花很大的力氣,才能克制內心洶湧的情感。

「沒事了。」將車停在大樓的地下停車場,兩人回到頂樓的玻璃屋。他凝視著唐恬好一會兒,「沒事了,乖……」

她滿臉淚痕的看著他伸出來的關懷之手,怯怯的將自己的小手放上去,抬頭望著他的眼睛。

她決定不再哭了。因為他憂鬱的眼神,是這樣的擔心。

「給你帶來麻煩……」她嚥了好幾次口水,才能不讓自己繼續哽咽,「對不起……」

「沒事的,說這什麼傻話?」緊緊握著她不斷顫抖的小於,「你一定很害怕。該道歉的是我,是我疏忽了。」

她用力搖頭,以手背抹去眼淚,「……我、我只是沒有想到,爸爸、爸爸他……」居然會使出綁架這種恐怖手段!

蕭瀟沉默不語,他早就料想到了。唐興國本來就是個不擇手段的人,這個食品王國的帝王陰沉、貪婪,卻也小心翼翼,為了達成目的,什麼都做得出來。

當初決定讓唐恬去永嘉那兒時,他早就想過可能會有曝光的危機,所以才天天親自接送,為的就是警告唐興國不要輕舉妄動。

這個女孩,是歸他蕭家保護的。

他一直在等,等唐興國來跟他要人,這樣,他才能贏得優勢,不至於讓唐興國予取予求。

他也曾是個成功的生意人,寫作只是興趣而已。就算當年那場大病,逼得他從職場上退下來,但是他精明的頭腦並沒有鈍化。

他在屏息以待,相信唐興國也是如此。

不過,使出綁架這樣激烈的手段,可見唐興國也開始沉不住氣了。

「不要害怕,我說過,不會讓你孤苦無依的。」他溫柔的揉揉唐恬的頭髮,「先洗個澡,然後回房睡覺吧。等睡醒以後,又是嶄新的一天了。」

唐恬仍沒有放開他的手,而他也沒有意思要抽回。

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互握著,一起坐在落地窗前,看著翻倒珠寶盒似的、閃著朦朧光芒的華麗夜景。

「為什麼……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她囁嚅了好一會兒,問了一直不敢問的問題,「你根本不用為我做這麼多的。我不笨,我知道……你要我去永嘉那兒,是怕我永遠只能當個管家……其實,你不用管我是否孤苦無依……」

望著夜景,他什麼話也沒有回答,只是,握著她的手緊了緊。

「去睡吧,我也累了。」他勉強自己鬆開她的小手,「你在我這裡是安全的,我……不會拋下你不管。」嬌寵的對她一笑,微微含悲。

只要他還在這世上,就不會拋下她不管。

他的笑容是多麼好看啊……但是,唐恬卻打從心裡害怕這樣的笑容。「……你會一直在的,對不對?」她好害怕一覺醒來,他就不見了。

默默的看了她一會兒,他輕聲的說:「我能去哪兒呢?我哪裡都不會去的。」又揉揉她的發,他才轉身回房。

這一夜,唐恬失眠了。她默默的在房裡哭泣,驚恐的發現……

她愛上了自己的僱主!

這可怎麼辦才好?她的未來仍像是一片迷霧,父親是個強大的威脅,宛如電光閃爍的雷雲,籠罩得天地無光。

再說……她這樣一個只會煮菜、做甜點,其它什麼都不會的人,又怎麼配得上溫柔又才華洋溢的蕭瀟?

她不知道該怎麼辦……該怎麼拔除根植在心底的愛苗?

如果讓蕭瀟知道自己這份不該有的情感,他一定會厭惡的離得遠遠的。

不要,她受不了這樣啊。

她一直哭到睡著,夢裡不斷浮現蕭瀟無可奈何的溫柔笑容……

竟是那樣的飄忽。第二天,唐恬精神委靡的起床,整理過家務後,她到外面打掃庭院。

她突然害怕外出,連永嘉那兒的豪華廚房都對她失去了吸引力。她想永遠躲在這個空中樓閣,守著蕭瀟,這樣就好了。

她哪裡也不想去。

「今天請假一天好了,我幫你跟永嘉說,就說……你不舒服。」蕭瀟關懷的看著她蒼白的臉色,「好些了嗎?你氣色很不好。」

「我沒事了。」她勉強的笑了笑,正在餵鳥兒的她,頭上、肩上又停滿了麻雀。

他還想跟她說些什麼,對講機卻無預警的響了起來,驚飛了鳥兒。

唐恬的臉孔更慘白了些,「……我去看看。」

遲疑的拿起對講機,液晶屏幕顯映出一張非常熟悉的臉孔……

「媽媽?!」

蕭瀟嘴角略勾。嗯,唐興國這老狐狸,自己不親自來,倒是請了唐夫人過來。

親情攻勢嗎?

「請唐夫人上來。」他唇畔含笑,「你們母女倆很久沒見面了,沒關係,我去請她上來。」

他支開唐恬去準備冰咖啡,自己則親自下樓迎接。

一開門,穿著華貴卻滿臉侷促的唐夫人跟他打了照面,丈夫教自己講的那些話,突然忘得一乾二淨。

「唐夫人,很熱吧?請進。」蕭瀟的態度非常友善。

「呃……那個……我來接恬恬回家。」糟糕,丈夫交代自己一定要凶一點的,但是,這男人這樣客氣的招呼,她……她實在凶不起來。

「不用急,天氣這麼熱,先進來喝杯咖啡吧。唐恬正在準備,不差這麼一點時間的。」他親切的將唐夫人迎進門,「這裡不住人的,我們住在樓上。」

這個男人有種讓人聽從的力量……和丈夫的嚴厲不同,但是效果卻是一樣的。唐夫人不知不覺地照著他的話做,乖乖的跟上樓。

來到頂樓,滿園的綠意讓她呆了呆。恬恬……這段日子都住在這綠蔭森森的花園中嗎?

唐夫人走進美麗得令人讚歎的玻璃屋,唐恬剛好端著冰咖啡出來,激動的撲上前,「媽媽……嗚……我好想你……」

唐夫人紅著眼眶,拉住離家半年的女兒,有滿腔的話要說,可一想起丈夫的交代,她硬下心腸斥道:「壞孩子!逃家這麼久,你都沒想過我們會擔心嗎?!快點跟我回家去!」

「唐恬不能跟你回家,唐夫人。」蕭瀟婉轉卻堅定的輕輕拿開唐夫人的手,「唐恬跟我簽訂了工作契約,現在她是我的管家。我想你也知道,在法律上,她是成年人了,簽訂的工作契約是有效的。在這段期間內,她不能離開蕭家。」

「她是我的女兒!」她心虛的嚷著,「違約金多少,我們照付就是。孤男寡女的,她怎麼可以跟你這個單身男子住在一起?未來的名聲都敗壞了!這樣教她怎麼嫁得出去?我身為她的母親……」

「妳身為她的母親,卻要眼睜睜看著唐先生將她『賣』給印尼的方志山?我想我們都清楚方志山是怎樣的一個人,他在台灣有三次婚姻紀錄,每次都是因為暴力而以離婚收場。你要看看法院的紀錄嗎?事實上他是逃去印尼的,他最後一任妻子告他謀殺未遂!」

「……那都是誤會。」唐夫人啞口無言了好一會兒,「興國說了,那是別人不瞭解方先生,隨便誣告的。我們當父母的會害她嗎?興國不會……不會害恬恬的。他當然認識那個人,知道恬恬嫁給他是好事啊!做父母的……哪有不愛自己的子女,故意害她一輩子的?沒有這種事情……」說著,她熱淚盈眶,幾乎要哽咽了。

唐恬默默的坐在一旁,無聲的啜泣著。

「妳想說服誰呢?唐恬?還是妳自己?唐夫人,如果妳真的相信,為什麼要掉眼淚?」

「我沒有……」唐夫人啞著嗓子,「我……我……」她抱住唐恬,再也忍不住地哭了起來。

蕭瀟沒有說話,等待唐夫人冷靜下來。

等她哭得差下多了,他才緩緩的開口,「唐夫人,我需要唐恬留下來照顧我,我們相處得很好。我想,當她的保護人……蕭家應該夠格了。請你回去告訴唐先生,蕭家有意跟唐氏企業合作,不過,合作的內容還需要好好的討論。」

他的微笑顯得冰冷,「我想,絕對不會比跟方氏企業合作差。」




如果唐興國一定要賣女兒,他買。為了讓這個少女不再掉眼淚,他願意付出所有代價。

唐夫人看看這個莫測高深的俊秀男子,又回頭看看懷裡的女兒,「恬恬……妳……妳要留下來嗎?他對妳……好嗎?」

「媽媽,他對我很好很好,我要留下,我只想留在這裡……」她埋首在唐夫人的懷裡哭了又哭……為自己哭,也為可憐的母親哭。

唐夫人垂首,沉默了一會兒,淒然的回答,「我明白了。」拖著腳步欲離開,又可憐兮兮的回頭,「請你相信……我非常愛我的女兒。」

蕭瀟維持著禮貌的笑容,「我瞭解。」

這個男人眼中隱藏的冷淡,像在譴責她這個做母親的,沒有盡到保護女兒的責任……

「我只是沒有辦法……」她喃喃著,「真的沒有辦法……」

「我送妳。」他依舊保持著無懈可擊的紳士風度。

送走了唐夫人後,蕭瀟發現唐恬仍然坐在餐桌前,無聲的掉著眼淚發呆。

「我想,你父親不會再來煩妳了。」按了按她纖細的肩膀,「放心吧。」

「他不想要我。」她小小聲、沮喪的說,「我出生的時候……他就不想要我。因為他很信任的一個風水師告訴他……我的八字會剋父。」

用手背抹了抹眼淚,「要不是祖父嚴厲的警告爸爸,說我們唐家絕不拋棄自己的孩子,這是命,要他好好承受……要不是媽媽哭到眼睛差點瞎掉,我可能早就被送走了……現在想想,說不定當別人家的女兒還比較好……」

眼淚像是停不下來一樣,點點滴滴的落在餐桌上,有如一顆顆淒涼的珍珠。「……只要爸爸的生意受到一點點損失,或者生了病,就會大聲的罵我,還常常為了很小的錯打我……我有五個哥哥,是家裡唯一的女孩……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是獨生女備受驕寵的滋味。」

她飲泣,「別人都說我是千金小姐,但是千金小姐到底是什麼,我不知道。我七歲就開始跟媽媽一起下廚,要煮全家上上下下十幾個人吃的飯菜……家裡有傭人,但是爸爸不讓傭人整理家務,傭人只負責照顧爺爺、奶奶的生活起居,所有家事都是我跟媽媽在做的,做不好還會挨罵。我比傭人還不如……爸爸從來不罵傭人的……

「外出吃飯,只有哥哥們可以跟爸爸一起去,媽媽和我必須留下來看家。傭人跟司機可以放假,但是,我連跟同學去看場電影都不可以。我下課得馬上回家,連塞車都不能當作是藉口……哥哥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我卻不能……什麼都不能……千金小姐到底是什麼?我不明白,我不知道……在我們家,只有男人是人,女人根本不算是人……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多年的委屈,她只能啜泣著跟蕭瀟傾訴。

他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靜靜的聽,一再的拿起面紙,溫柔的擦拭她的眼淚。

說到最後,她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蕭瀟遲疑了好一會兒,終於,做了件他不該做的事……

他緊緊的擁抱住她,幾乎是痛苦的,輕輕吻去她頰上的淚。

她的淚,是世界上最短也最長的河流,不只是在她臉頰上蜿蜒,也深深的在他心裡流過,慢慢積聚。

瞧見她驚愕的看著自己,他居然害怕起來。若是她逃開了,該怎麼辦?

他不該這麼做的,不該跨越這條危險的界線……

不自然的將臉別開,他想鬆開手,唐恬卻緊緊的抱住他,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心意。

「……我……我愛你!對不起……對不起……」聲音微弱得像是耳語,卻在兩個人的心底引起夏雷般的強烈迴響。

拒絕她!快拒絕她!不管她的告白是如何讓他歡喜得幾乎窒息,不管他也是多麼的愛她……部下可以,也不能夠……

但是,這是多麼殘酷的決定,他做不到啊!

「不要說對不起。」他痛苦的閉上眼睛,像是要將她融入體內似的緊緊擁抱她,「我也愛妳,很愛妳。」

這絕對是錯的。他會為了這樣的縱容,永遠的譴責自己。

像是被名為狂喜的颶風襲擊,唐恬整個人都呆掉了。她從來不知道,原來……那美麗的偶然……愛人與被愛,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再緊一點,抱緊一點。」她終於……不再孤獨了。

蕭瀟沒有猶疑,用盡所有的力量,擁抱這個不該屬於自己的少女。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