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與老人茶(楔子)

啾仔貼文前碎念:這篇文章是用暗黑兵法找回來的,感謝熱心的朋友幫忙校對,但因為字數甚多,可能內文中仍有漏字、錯植,請見諒QQ

當皮包裡只剩下五百二十三塊的時候,吃一頓有焦糖布丁的下午茶是奢侈的。

但是,在這樣沮喪的時刻,只有焦糖布丁可以振作一下她的精神。

唐恬將報紙一推,含了一口焦糖布丁,才不至於絕望得想跳樓。

失業率真的這麼高嗎?她居然找不到工作……眼看荷包越來越瘦,她連今天晚上的吃住都成問題了。

山窮水盡,真是山窮水盡了……

懶洋洋的重拾報紙,翻到下一頁,一則奇怪的小廣告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徵求家事工程師。

【Google★廣告贊助】

供膳宿,工讀可。需擅長家事管理,愛好整潔,略會廚藝即可。

薪一萬八千元。意者請電:2222-2222。

家事工程師?管家就管家,什麼家事工程師啊。

她想了想,小廣告騙局多,這幾天她求職的經驗已經可以寫本驚魂記了。但是,薪水這麼低……應該不是騙人的吧?

這麼低的薪水,誰會傻傻地去給他騙啊?

鼓起勇氣,唐恬撥了手機過去。

電話那邊似乎忙亂成一團,爽脆的女聲傳來……

「欸?終於有人來應徵了!真是太好了,我那笨老弟餓不死了!妳在哪兒?過來談談好了……」聲音遠離了話筒,似乎是在跟其它人說話,「喂喂喂,小心點!那個花瓶值好幾十萬哪!砸壞了你賠我嗎……抱歉啊,我在搬家,有點忙,妳過來一趟好嗎?地址是……妳抄下來了嗎?好,念一次給我聽。」

她乖乖的復誦一遍。

「好,很好。馬上過來,我等妳唷!」對方很爽快的掛了電話。

她望著手機發呆了一會兒。為什麼……對方聲音不是很大,她卻有種頭昏腦脹的感覺?

背起小包包,她吃完剩下的焦糖布丁,鼓足勇氣前往剛剛抄下的住址,卻沒抱太大的希望。

這幾天,她已經夠沮喪了。別抱著希望比較好,起碼不會失望。搭電梯來到二十四樓,唐恬有些害怕的按下電鈴。

一位美女從屋裡探出頭來。

「咦?你是剛打電話過來的妹妹嗎?快進來。」

一進門,她不禁傻眼。整個屋子亂糟糟的,像是剛被炸彈轟炸過,幾個搬家工人正在裡頭打包、搬東西。

「沒想到結個婚會這麼忙……」美女歎了口氣,「別擔心,妳要負責管理的不是這兒。我那怪老弟不喜歡住在規規矩矩的房子裡,老縮在樓上那個冷死人的地方,妳只要負責他的起居就行了……對了,我忘了問妳的名字。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唐恬。」她跟在美女的背後,左閃右躲,避開到處亂堆的雜物,跟著步上角落的迴旋梯。

「……糖本來就是甜的啊。」美女奇怪的望她一眼。

唐恬有點無奈的解釋,「唐朝的唐,恬靜的恬。」

「嗯,很甜蜜的名字。」美女聳聳肩,「我叫立人,不是《麗人行》的麗人,是立正的立,人類的人。這裡就是我老弟的工作室。」

一步上頂樓,唐恬的眼睛都直了。沒想到……最繁華的東區,居然藏了個小小的桃花源在鋼鐵叢林中。

眼前是個非常美麗的小小花園,其間還有流水淙淙。

踏著小小的石徑,曲曲折折的通往精巧的玻璃屋……屋子向外的這面,是一大片的落地窗。

踏進屋裡,滿牆都是書,就連眼睛看得到的空間,也都堆滿了書,一張長桌上擺著茶具,另一張電腦桌上則放了一台筆記型電腦和桌上型電腦。

「這是我家笨老弟工作的地方。」立人顯然有滿腹牢騷,「這邊冷得半死,暖氣像是裝飾品,一年沒看他開過幾次!叫他搬下來住,死都不肯!作家都是這副死德行嗎?家裡又不缺錢,他偏偏一天到晚趴在電腦桌前敲敲打打的,真是受不了……這是他的房間。」

立人打開一間小臥室,「他是怪人,有舒服的套房不住,就愛窩在這裡。」原本整齊的住所,因為幾本隨手擱著的書,有種斯文的凌亂。

她又打開另一扇門,「這裡是給妳住的小套房,只有十幾坪吧,小了點,妳就委屈一下。若真住不慣,樓下的房子也是我們家的,妳就隨便挑一間打掃一下,將就點住吧。」

唐恬目瞪口呆的看著華美的「小」套房,這裡可是寸上寸金的東區呀……

立人又交代幾件事情後,揮了揮手,「……好了,我那笨老弟不知道去參加什麼會議,晚上才會回來。妳的行李呢?就這些?太好了,妳先熟悉一下環境,我那笨老弟就拜託你了。」

「……我被錄取了嗎?」恬有些不敢相信,「就這樣?」

「不然呢?」立人奇怪的看她一眼,「現在的人吃不了苦,我在報紙上登了好幾天廣告,就是沒人鳥我。現在好不容易來了個替死鬼……呃,我是說吃苦耐勞的好女孩。我看人的眼光很準,你不會有問題的啦!

「妳放心,不會很困難的,就是整理整理環境……其實我那笨老弟自己會打理,妳幫他隨便弄弄就好了。樓下有洗衣店,要洗的衣服可以丟給他們。還有,他常常忘記吃飯,你的任務就是提醒他三餐要定時,這樣就夠了。」

「但……但是……」錢有這麼好賺嗎?她雖然涉世未深,但也沒笨到五穀不分哪!

「我知道了,是我粗心。」立人打開皮包,「這是周薪,之後每個月我會匯錢給你。對了,你要給我你的帳號,我好從美國匯給你……」

一萬八千塊是周薪?!小管家的薪水都這麼高嗎?唐恬怔愕原地。

看她沒伸手接,立人慌了,「哎唷,恬妹妹,求求你接了吧。要不是我閃電嫁到美國去,也不用這樣麻煩妳。我就這麼一個笨弟弟,三十出頭了,連個老婆都拐不到,想幫他請個菲傭,他說我剝削勞工,不肯答應,害我連嫁都嫁得不安心,妳瞧瞧,我是他唯一的姊姊欸,今天要嫁到美國,他還很瀟灑的去參加什麼勞什子會議,連送都不送一下……」

她眼眶紅了,「唉,誰教我只有這麼一個弟弟呢?沒辦法,從小就讓我寵壞了,你就多擔待點……對了,趕緊把帳號給我。」

就這樣,唐恬交出帳號,收下這屋裡的所有鑰匙,得到一份薪水優渥又供膳宿的工作。

十分鐘後,她望著搬家公司的車絕塵而去,和瀟灑地搭上計程車的立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

而事實上,除了留下來之外,她也沒有退路了。

她決定先去煮壺咖啡,讓自己冷靜一下。

咖啡的香氣才剛瀰漫在這美麗的屋子裡,大門便呀的被打了開來,下一秒,她和這屋子的男主人默默的面對面。

她還以為……作家都像某位心靈導師那樣禿頭肥肚呢。沒想到這位小有名氣的男作家,卻有張堅毅俊秀的臉龐。

「小姐?你是……」他的眼裡寫滿問號。

已經沒有退路了。

深深吸口氣,唐恬抬頭直視他的眼睛……

「我叫唐恬,是你的家事工程師。」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