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雜記

[閒聊] 做個ending的閒聊

大概提到阿太的部份,這是最後一篇了。

我發現讀者是真的害怕得要命(笑)。

其實這都是做「回溯冥想」時回憶起來的部份,有的時候就是必須回憶自己根源何處,如何行來,才能心平氣和的繼續往前走。

本來還想講幾件經驗談,最後想想,還是算了。因為,不是幼年精神病的話,可能我所處的價值觀和世界與別人不一樣。是幼年精神病的話,那不過就是些幻聽幻覺罷了,沒什麼好說的。

[閒聊] 關於阿太

註:這是2014年的短文。

其實我真的不是躁鬱症發作啦。身體不太舒服是真的,跟陰七月的壓力有一點小關係,但也沒有很深。

事實上我就是有點小氣,然後對自己發了一頓脾氣,結果就是…找自己身體麻煩。

小病了一陣子很沮喪,但也慢慢心平氣和。畢竟情緒不佳時,我覺得書寫深淵這種事,是最容易恢復過來的辦法。

至於會去寫阿太的事情,其實就是翻資料的時候突然想到,因為這些兒時聽聞幾乎內化成一種經驗法則,不會對別人提起,就是有種誤會,以為別人也都知道的感覺。

[閒聊] 可能是村巫的阿太(光明版)

其實我還滿遺憾沒見過阿太。因為她實在是個太傳奇的人物。

但我從來沒去過那個山村,在我印象裡,外公外婆和我娘親舅舅阿姨們都沒回去過。小時候不覺得,長大就覺得很奇怪。

可問大人往往都是避而不談,問我娘親只會挨揍。只有一回去外公家(離我家只隔一條街)時,某個表兄弟姊妹(記不起來)問過。

沈默寡言脾氣暴躁的外公淡淡的說,「阿母不在那兒,回去幹嘛?」

[閒聊] 可能是村巫的阿太(黑暗版)(微恐怖)

啾註:這是2014年的短文,當時正在連載傅探花,想說之後補上便把這篇落下了,正逢陰曆七月想起這篇就一併補上。


這是聽我娘說的,我從來沒見過阿太…是我娘說要叫阿太,事實上就是我娘親的祖母。

小時候我們常聽我娘親講她家鄉的見聞,讓我感到在彰化的某處山村是個神祕又有點可怕的地方。後來在東月季物語也曾從此擷取素材。

可以感覺到,我娘親雖然對阿太有很多怨言,畢竟阿太實在太重男親女。但是她也對她非常敬畏崇拜,甚至不自覺的在言行模仿她。

這點是我大舅曾經笑著埋怨過的事情。

[遊記] 日本二三事(上)

眼睛,朦朧的月亮飽含水汽的望著我。

在蕩漾。在櫓槳聲中,安靜的蕩漾。

然後我坐起來,詫異的發現,在光華滿映的柳川中,坐在船上隨之搖曳。兩岸開滿杜鵑花,隱隱約約的燦爛著。

船夫高歌著古老悠遠的調子,搭配著欸乃的搖櫓聲。

桂花的香氣,襯托得鰻魚飯更香更馥郁。

這一切都是這麼和諧,安閒。非常日本。

我抬頭望向船夫……

「空白」

為什麼我失蹤這麽久?

很簡單,我的健康又爆炸了。

簡單說就是年初發作了一場痛風,然後我兩個小腿漸漸腫的像大象。而且呢,還是要出發去日本前兩個禮拜發病的。

出發前痛風消散但是水腫依舊。

是的,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於是我拖著兩條跟大象一樣的小腿去日本了,能把行程走完我都想給自己點個讚。

[閒聊] 南屯來去

這兩天我卡稿,卡得頭昏眼花。

倒不是不知道該寫什麼…呃,只能說開稿開得有些沒禮貌。而且我對台灣民俗信仰並不是很有研究,等於是手心捏著把汗寫。

其實本來就是半架空,不用取材應該也可以…但我該死的原則又發作了,可能的話,希望漏洞越少越好。

於是我踏上了外出取材之路。

順便慶祝一下…我可以踏入廟裡啦!(撒花!)

[閒聊] 忠孝夜市來去

其實這不是第一回去了…是第二回。(沈默)

聽說離我家還滿近的,後來發現真的很近…公車就可以到了,忠孝夜市就在正氣街口站牌下就可以欸,好神奇喔!

(我家老大表示沈默)

[閒聊] 大台中環保市場來去

之所以會迷路,其實只是愛依賴,依賴愛。

…………

以上夠文青吧?但是相信的人…我只能說,你真是個好人(並且小心被賣還幫人數錢)。

其實會迷路,除了天賦的方向殺手外,其實就是不想動腦子罷了。尤其是在這個大手機時代,只要有google map,除非你身在深山峻嶺(機率很少吧?),一機在手,天下我有!

--所以從高雄回來我立刻去辦了個199用完就算了的手機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