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太

[閒聊] 做個ending的閒聊

大概提到阿太的部份,這是最後一篇了。

我發現讀者是真的害怕得要命(笑)。

其實這都是做「回溯冥想」時回憶起來的部份,有的時候就是必須回憶自己根源何處,如何行來,才能心平氣和的繼續往前走。

本來還想講幾件經驗談,最後想想,還是算了。因為,不是幼年精神病的話,可能我所處的價值觀和世界與別人不一樣。是幼年精神病的話,那不過就是些幻聽幻覺罷了,沒什麼好說的。

[閒聊] 關於阿太

註:這是2014年的短文。

其實我真的不是躁鬱症發作啦。身體不太舒服是真的,跟陰七月的壓力有一點小關係,但也沒有很深。

事實上我就是有點小氣,然後對自己發了一頓脾氣,結果就是…找自己身體麻煩。

小病了一陣子很沮喪,但也慢慢心平氣和。畢竟情緒不佳時,我覺得書寫深淵這種事,是最容易恢復過來的辦法。

至於會去寫阿太的事情,其實就是翻資料的時候突然想到,因為這些兒時聽聞幾乎內化成一種經驗法則,不會對別人提起,就是有種誤會,以為別人也都知道的感覺。

[閒聊] 可能是村巫的阿太(光明版)

其實我還滿遺憾沒見過阿太。因為她實在是個太傳奇的人物。

但我從來沒去過那個山村,在我印象裡,外公外婆和我娘親舅舅阿姨們都沒回去過。小時候不覺得,長大就覺得很奇怪。

可問大人往往都是避而不談,問我娘親只會挨揍。只有一回去外公家(離我家只隔一條街)時,某個表兄弟姊妹(記不起來)問過。

沈默寡言脾氣暴躁的外公淡淡的說,「阿母不在那兒,回去幹嘛?」

[閒聊] 可能是村巫的阿太(黑暗版)(微恐怖)

啾註:這是2014年的短文,當時正在連載傅探花,想說之後補上便把這篇落下了,正逢陰曆七月想起這篇就一併補上。


這是聽我娘說的,我從來沒見過阿太…是我娘說要叫阿太,事實上就是我娘親的祖母。

小時候我們常聽我娘親講她家鄉的見聞,讓我感到在彰化的某處山村是個神祕又有點可怕的地方。後來在東月季物語也曾從此擷取素材。

可以感覺到,我娘親雖然對阿太有很多怨言,畢竟阿太實在太重男親女。但是她也對她非常敬畏崇拜,甚至不自覺的在言行模仿她。

這點是我大舅曾經笑著埋怨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