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

[創作] 蒼穹(六)

他們一加入軍隊,每天都忙碌不堪。驍勇要塞像個巨大的篩子,漏得一塌糊塗,紕漏層出不窮,怎麼樣都解決不完。

為什麼,我會硬拖著這個純真的小姑娘來烽火連天的北裂境呢?明明我很喜愛、珍惜她那難能可貴的純真和寬容。

明明知道,在戰火中可能會徹底燃盡她所有的天真,過度的獵殺怪物,往往也會成了怪物。

[創作] 蒼穹(五)

整個驍勇要塞亂烘烘的。每天從暴風港載來大批準備從軍的平民和冒險者,獸欄管理員快忙瘋了,招募官也要瘋了,文書課早就人仰馬翻,倉促到連名冊都弄丟,呈現完全焦頭爛額狀態。

史瑞不知道怎麼在爆滿的旅館弄到一個空房間,蒼睡床上,他抱著劍打地舖。驍勇要塞吵到半夜還是人聲鼎沸,他卻一點影響也沒有的,睡到會打呼。

[創作] 蒼穹(四)

窒息般的沈默襲來,沈重的像是要壓垮每個人。

「…不管從哪一族的眼光來看,她都不是很美的女人。」淚痕抵抗著沈重的壓力,開了口。

「難得我們意見一致。」史瑞點點頭,「但她有小鹿似的眼睛。我很久沒看到這麼純真的生物了。」

[創作] 蒼穹(三)

雖然不知道緣故,但史瑞陪伴蒼跑遍了整個卡林多和外域。

若不是途中遇到了死亡騎士,蒼還不知道黯刃騎士團效忠聯盟和部落,一起向巫妖王宣戰。

死亡騎士們走到什麼地方,都會有竊竊私語和輕視仇恨的眼光,連無祖國的商人和旅館老闆都特別不客氣。世界盡頭小酒館的酒侍,會特別用力的擦死亡騎士使用過的桌椅,完全無視那位死騎還在結帳。

[創作] 蒼穹(二)

他們的旅途其實很平淡,沒什麼變化。即使聽說北裂境開航了,蒼還是繼續她沒什麼意義的旅行。

「妳不想去北裂境看看嗎?」終於有一天,史瑞問了。

「………」蒼發了一會兒的呆,低頭看著自己幾乎報廢的槍。每次送修,修繕師傅都勸她換一把,甚至願意幫她聯繫某些有名的賞金團主。

[創作] 蒼穹(一)

蒼回頭看看她的旅伴,不知道他為什麼還在。

他們剛旅行過西部荒野,原本找到燈塔,西部荒野就算是旅行完畢了。但蒼看到山上死亡礦坑的出口處,似乎有條小路。

路的盡頭,會是什麼呢?

[創作] 世界盡頭小酒館的下午

下午的酒館,客人稀稀疏疏,大半都坐在櫃台。酒館最熱鬧的時候是晚上,越夜越美麗。現在的酒館懶洋洋的,就跟午後的秋日陽光相彷彿。

實在是太無聊了。戰士史瑞百無聊賴的將腳擱在櫃台上,裝作沒看到酒保的狠瞪。無聊的下午,無聊的冒險,無聊的戰場。他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無聊,連之前覺得相當美麗的酒侍都有看膩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