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女郎克里奧爾

女郎克里奧爾 後記

珊娜.弗勒上前敲門,門後出現了克里奧爾冰冷的艷容。

她先是愕了一下,屈膝行禮,「弗勒牧師。」

「聽說我的病人在妳這裡。」姍娜微笑,「我只是去急診那兒幫一下忙,他轉眼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兩天前他送回暴風城的時候,只剩一口氣,現在就敢亂跑了。」

女郎克里奧爾(八)

那天,他們從納葛蘭歸來,提著半空的野餐籃,就跟普通的戀人一樣。喬立安攬著她的肩膀,她輕偎著喬立安的肩窩。距離去馬戲團已經兩個月了。

他一直很忙,任務一個接著一個。但不管多麼忙,每隔一個禮拜到十天,他都會設法溜回暴風城,或者央求克里奧爾跟他在贊格沼澤碰個面。

女郎克里奧爾(七)

聽著她的笑,喬立安很開心,卻有種隱隱的感傷。

今天,讓他重回少年時光。那還很清純的時代,尚未染上繁複色彩,只是牽手就臉紅心跳的初戀。

初戀情人早已嫁人,他也已經準備步入中年,和女人只剩下床上的關係。

女郎克里奧爾(六)

這說不定是他和克里奧爾第一次約會。說真話,他還真的有點緊張。

聽說馬戲團在閃金鎮紮營了,而且還有樂團表演。若是之前的他,一定會覺得是小孩子的玩意兒,但現在,他卻很想跟克里奧爾去看看。

女郎克里奧爾(五)

那天的克里奧爾特別冰冷,特別艷,但也特別兇惡。

原本她是很低調的人,會長也認為她沒發揮出所有實力,但看她將實力發揮到極致,不禁目瞪口呆。她像是跟怪有深仇大恨,火力猛烈到快要爆炸,MT被她緊咬的仇恨逼得欲哭無淚,攻擊輸出將第二名甩得老遠,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女郎克里奧爾(三)

臨出發那天,喬立恩坐在黑絲綢的床上,全副武裝,雙手劍打磨得光亮。

但他心情非常非常低沈。

克里奧爾正在淋浴,嘩啦啦的水聲引人遐思。雖然他被榨了一整夜,現在還是有點蠢蠢欲動。

女郎克里奧爾(二)

他們在一起了一個月。

喬立恩覺得這是他這生最奇妙的休假。該怎麼說?像是勢均力敵。這個理智到簡直不合常理的女人,在床上簡直是頭母獅。

跟她歡愛簡直是博命。他摸著脖子上兇狠的咬痕和後背的爪印,有點納悶。她明明是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