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交

[同人] 故交(完)

她追逐那隻狼長達一週之久。

那是隻狡猾、奸險、兇惡的狼。跟老鐵顎還真的頗像…像是牠的兒子似的。每次都破冰,緊要關頭逃跑,或者誘騙沃芙跌下懸崖、掉進河裡。

但她不要放棄。

[同人] 故交(六)

他們在艾蘭里落腳,就在大水車邊租賃了一個獵人小屋。

果然這幾年,老鐵顎完全是靠意志支撐的。當無須戰鬥時,牠幾乎是立刻倒了下來,昏睡的時間遠長於清醒的時間。

沒有多少時間了。

[同人] 故交(五)

據說,有對夜精靈夫妻經過費伍德森林和夜歌森林邊界時,被薩特襲擊了。

他們逃得了性命,但出生不久的幼嬰卻在混亂中遺失了。

十年後,前去調查狼嚎谷的哨兵,卻看到一個夜精靈的孩子在狼人群中。泰蘭德祭司知道了這件事情,派她的牧師前去察看。

[同人] 故交(四)

第二天,沃芙背著行李跟在加爾羅身後走,加爾羅沒有問,沃芙也沒有解釋。像是他們從來沒有分別過,加爾羅依舊是上尉,沃芙還是他的副官。

再自然也不過了。

「那麼,當初妳為什麼要走呢?」老鐵顎一臉不解,「上尉已經替妳申請好職位,夜精靈方面也同意了。」

[同人] 故交(三)

加爾羅是個高大的男人,即使成為死亡騎士,還是極有存在感。

像是這麼多年的分別不存在,沃芙依舊是加爾羅上尉的副官,他們依舊在風沙滿天的希利蘇斯。入夜狂風大作,像是要將脆弱的帳篷吹走。總是要側耳傾聽是否有拍翅的聲音,往往死亡會從空而降。

那種朝不保夕、風雨飄搖的軍旅生活。

[同人] 故交(二)

沃芙堅決的抓著加爾羅的手臂不放,就如往常一般。也跟以前一樣,他總是無法抗拒這個不會笑也不知道該怕他的夜精靈獵人,默默的跟她回房。

原本昏睡的老鐵顎,卻忍住關節痛,跳起來狺狺而吠,露出微鈍卻依舊雪白的狼牙。要不是沃芙抓住牠的項圈,恐怕已經撲上加爾羅的咽喉。

[同人] 故交(一)

「我說妳呀,到底夠了沒有?」老鐵顎大大的打了個呵欠,幾乎可以看到喉嚨裡頭了,「這種無聊的雜碎任務有什麼好做的?」

沃芙只是微微溜了牠一眼,繼續低頭看任務日誌。

每十分鐘,她的狼就會發次牢騷,早就習慣了。老鐵顎年紀大了,不說話就會死,反正牠也從來不指望沃芙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