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說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五)

或許你會問,防騎在面對複數以上的敵人最有優勢,為何會說日影的戰術非常爛?

其實戰術本身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阿拉卡們精通群體恐懼術,而這些天真善良的牧師們還沒有學到高深的「防恐結界」。

於是,日影費盡苦心終於吸引住所有敵人的注意力,讓星耀安心攻擊,三牧師安心治療,但一發群體恐懼就讓他的苦心付諸東流。在這團混亂中,不管是牧師群驚恐到接近直覺的「心靈尖嘯」,或者是星耀不得不施展的「痛苦嚎叫」…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四)

因為牧師群豌豆般的攻擊力,連日影都覺得有些看不過去。身為隊長的他要求姊妹花牧師一人心靈控制一個阿拉卡,被純潔美色誘惑的阿拉卡攻擊力比牧師高太多了,而且又當場削弱了敵人的勢力,看起來似乎是個好主意。

然而,這只是一切災難的開始而已。

小美是個勇敢的神戒牧。和她出過團的隊友對這個身先士卒,搶在主坦之前奮勇的神戒牧個個印象深刻。認識小美的人絕對不會讓她用心控來料理敵人,乃是因為有過切膚之痛。

但日影完全不知情。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三)

賽斯克大廳,是奧奇頓中被自稱為賽斯克的原住民佔據的領域。

賽斯克原本是阿拉卡族分裂出來的一支,驍勇善戰,而且擁有極高的魔法天賦。他們是這片土地的原住民,排外性很強。受到陰鬱城勢力方的委託,請求回收阿拉卡族的聖物,但公會一直沒時間去處理這屬於地方級的微小衝突。

大概是被委託到煩了,所以會長將這任務交給了這批新兵。

只是這個時候,星耀沒想到能夠「新兵」到這種程度。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二)

星耀身處一個極度嚴格而精英的公會。這是一個組織嚴明,戰鬥企圖非常旺盛,在各地聲望俱隆的公會。

在大大小小的衝突與除魔之旅上,他們是連各勢力首領都另眼相待的團體。他們擁有最高超的戰鬥專家和嚴密的軍事首腦,人才濟濟。但有人就有江湖,而諸多能人的江湖,更暗潮洶湧。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一)

好不容易擺脫了他,星耀迅速的將爐石點更改到艾蘭里城堡。

之所以願意忍耐暴風城的交通不便,乃是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去探索外域這片新天地,空曠的暴風城成了享受孤寂的最佳場所。但既然有個令人無言兼暴怒的聖騎在此出沒,她不希望再碰到他第三次。

[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

她的身上出現了一道聖閃。但她並沒有湧起感激之意,反而有種淡淡的厭煩。

回頭望著那個拿著雙手劍,臉上有著淺淺刀疤,笑得一臉阿呆的聖騎士,她認命的停下腳步。從包包裡掏出一顆晶瑩的治療石。

整個晚上,這個礦坑就她和這個聖騎士在狩獵。每隔十分鐘,這個聖騎就跑來放補血量極低的聖光閃現,加上祝福。雖然他老是把力量祝福放在她身上,把智慧祝福放在虛空行者身上。

三人行 第十章

第十章 沒有所謂的必然,只有連接不斷的偶然。

從某種形式上來說,他們還是住在一起的。

雖然說,其翼和湘雲只當了一年的鄰居,其翼就被房東叫了回去。這個懶懶散散的男生,居然在台北某家便利商店幹到店長,還因為表現優異被公司表揚。房東先生很不是滋味,這死孩子在家幫忙那麼久,只會吃吃睡睡整天玩,去別人家的店就這麼勤快!

三人行 第九章

第九章 再見。

剛回家的一個禮拜,她不知道日子是怎麼過的。

雖然父母都在上班,但是父親被母親嬌寵得非常無能。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她的爸爸只會哭,哭完無助的坐在家裡等。

開頭幾天,她忙著母親住院、陪母親渡過熬也熬不完的各式檢驗,照顧昏睡和被疼痛折磨的母親。偶爾回家洗澡幫母親拿換洗衣服,她發現父親頹唐的穿著同樣的衣服,鬍子都沒刮。

三人行 第八章

盯著螢幕,葉隱嘴巴念著,手裡狂打字發號施令,一如往昔,其翼很悠哉的把妹,湘雲依舊卡在樹根、大石頭、或者是牆角…任何你想像得到或想像不到的障礙物上面。

「…湘雲,妳到底玩多久了?」其翼想,這說不定也是一種才能。上回發現她卡在一堆怪中間滿頭大汗,他玩這麼久,還沒發現可以這樣卡了又卡呢。

三人行 第七章

第七章 沒有血緣的家人們

湘雲被醫生罵了一頓。她的身體本來就不太好,卻沒有聽主治大夫的忠告。像她這樣損失了一部份的消化系統的病人,要謹守少量多餐的原則。

少量倒是真的少量了,因為吃東西對她來說不再是快樂而是苦楚,但是她卻因為吃飯的辛苦,連三餐都吃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