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

穿刺心臟的玫瑰(完)

她跟達拉斯越混越熟,已經可以面不改色的勾肩搭背,一起當義工、吃晚餐或宵夜,一起喝酒。

聊天聊多了,發現他們都有相類似的「缺陷」,所以他們的信箱總是一打開來充滿可以淹沒自己的情書。

「這是『荷爾蒙值』的關係。」朱洛解釋給他聽。

穿刺心臟的玫瑰(十)

看著三盜賊緊張兮兮的上前悶棍,她終於知道為什麼會叫丸子三兄弟了。

這三個留著大鬍子,身高迷你的盜賊,是三個矮人。他們潛行的時候,像是三個丸子在滾。朱洛要很克制才不會笑出來。

更可愛的是,他們是三胞胎,新手程度都是十足十的嶄新。

穿刺心臟的玫瑰(九)

這本來是個簡單任務。

暴風要塞下方賣雜貨的老闆抱怨失竊,派朱洛去看看。朱洛看看很猛的老闆,又看看他旁邊修裝,說到錢就更猛的哥布林鐵匠,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樣不要命的小偷敢來偷他們倆。

穿刺心臟的玫瑰(八)

早該來了。

朱洛踏在光禿禿的山壁上,反手握著刀柄。冷冽的風呼嘯,卻讓她覺得非常舒暢。雖然那些該死的伊立丹派血精靈已經都躺在她的腳邊,但她還是沒有鬆懈。

她喜歡這種危險和刺激,喜歡冒險。雖然說為了執行任務方便,她去洗了武戰,也不再是五人小組出團,但她喜歡這樣。

穿刺心臟的玫瑰(七)

那天鬧到很晚才散場,畢竟大家很久沒聚了。尤其朱洛這回也來了。

她跟以前幾乎沒有什麼兩樣,連頰上的淡疤都像是會笑。或多或少,都曾經對她有些曖昧的情愫,惆悵而美麗的玫瑰刺。

直到要散了,大家還是看著她爐石消失,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各自若有所思。

穿刺心臟的玫瑰(六)

沒想到她會來。

莫羅望著和茉莉談笑的朱洛,覺得喉頭緊縮,異常乾渴。

她連換件衣服也沒有,就穿著陳舊的鎧甲。她手上的那面大盾,還是當初為了慶祝她封頂,他們殺到血精靈那邊,從守衛手中搶過來的。

穿刺心臟的玫瑰(五)

暫時不能回撒塔斯了。朱洛想。往火堆又扔了塊柴。

這是種很好笑的缺陷,絕對是的。像她這樣熱愛冒險的人,卻被這缺陷逼得節節敗退,從大公會轉中型公會,然後又轉小公會,最後乾脆只參加固定野團,直到野團也不行了。

穿刺心臟的玫瑰(四)

朱洛很快的甦醒過來,即使繃帶滲血,還是笑笑的帶他們打完這個地下城。途中薇薇安意外的溫馴可人,朱洛說什麼都好。

他們終於通過了暑修最後的畢業考。

當晚一如往常,齊聚在世界盡頭小酒館喝酒。賽特看到薇薇安拉了拉朱洛的胳臂,她們兩人一起走出酒館。

穿刺心臟的玫瑰(三)

薇薇安更不合作,言語上更尖酸刻薄,連「沒胸部的女人只是假男人」這種偏激都出籠了。

但朱洛卻一直都是好脾氣的…表面上。

有回休假,朱洛換下一身的鎧甲,換上一件樣式非常簡單的細肩帶小禮服。她是戰士,難免身上有疤。但她鍛鍊得宜的高挑身材或許不是怎樣的細瘦,卻前凸後翹,「胸襟」非常偉大,還有讓人忘記呼吸的深溝…

穿刺心臟的玫瑰(二)

這場堡壘比卡拉贊打得還久,等完成任務,這幾個千金和少爺已經累得坐在地上喘,連手都舉不起來。

打得很慢、很亂。他們一直都在強大隊友庇護下長大,從來沒有真正用過自己的力量,這可能是他們職業宣誓以來頭一次都靠自己。若不是朱洛真的太厲害,應變迅速,他們滅團不知道幾百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