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敗類

[創作] 甜蜜的敗類(完)

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已宰的羔羊」的。他茫然四顧,默默的走下通往地下室的樓梯。

不,他不要放棄拜蕾雯。不管有任何一絲可能,他都要將她喚回來。即使是他徒勞無功的成千上百次,依舊只有沈默…但他沒有辦法,不代表師傅沒有辦法。

[創作] 甜蜜的敗類(八)

拜蕾雯用著無比洶湧的怒氣(和累積太久的欲求不滿),轟殺了不知道幾百波的小鬼和恐懼守衛,泠煙趁機修復了差點被破壞的三樣法器。

等九個咒法陣湧起,無止盡的小鬼和恐懼守衛被捲入異界時,他們倆都還活著。

拜蕾雯還是高傲的挺直背,握著她的鞭子,但她美麗的肌膚上面,佈滿了數不清的傷痕,唇角流下的血,一點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創作] 甜蜜的敗類(七)

雖然歡迎度不如以往,但泠煙的恐懼控場基本上還是很穩的,他也就這樣平安的跟著不同的隊伍,一路通過艱深的考試,直到可以穿過黑暗之門。

但師傅卻嚴峻的拒絕他的申請,「沒有恐懼戰馬的術士,只是不會冰箱的法師而已。」

[創作] 甜蜜的敗類(六)

泠煙成了術士師傅眼中的優等生。

一時之間,名號響噹噹,所有的隊長都爭相邀請這個擁有豔麗魅魔,而且控場從不失手的強悍術士。

據說他不但可以從容控好三隻以上的敵人,還可以讓那些敵人在死前還帶著幸福的笑容。

[創作] 甜蜜的敗類(五)

泠煙簡直是束手無策。

幾次和拜蕾雯交手,莫不大敗而逃。他沮喪到完全沒有辦法,最後決定去聖光大教堂祈求冥福…不是,是祈求祝福。

但理所當然的,聖光不會給術士的他任何答案,反而遇到那個可愛牧師。她臉色大變的倒退好幾步,跟身邊的牧師姊妹竊竊私語,每個可愛女孩都用看變態的眼光看他。

[創作] 甜蜜的敗類(四)

痛定思痛,這次他將溝通地點改到自己的寢室。

他一面向聖光祈禱,又向伊露恩垂求憐憫,然後跟各大元素膜拜,希望可以倖免於難。

深深吸了好幾口氣,他非常努力的壓抑住狂放的心跳,卻不是因為悸動而是害怕。

[創作] 甜蜜的敗類(三)

怒氣沖沖的衝入「已宰的羔羊」地下室,他高吼,「師傅!為了我的性命,我絕對要換隻魅魔!」

正在研究一則艱澀闇文的師傅無奈的看著他的得意弟子,「為什麼?她魅惑都被抵抗?」

「抵抗?」泠煙尖叫,「誰有辦法抵抗啊?她不但把目標魅惑住…師傅,你該看看血色修道院那群痞子的表情,一整個心不在焉,只顧著看她的胸部和屁股!不但如此,她連我的隊友都魅惑了,好幾次我都差點因此致死…」

[創作] 甜蜜的敗類(二)

但不是說泠煙說不想用,就可以不用的。

術士的考試中包括了一科「控場實作」,他煩惱許久,煩惱到師傅威脅要當掉他,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跟了團實習生去血色修道院把報告做完。

這團雖然都是實習生,但實力堅強。同團的有戰士、盜賊、牧師、法師。牧師清純可愛,而法師高貴美麗,是一雙美人兒,讓團隊的士氣提升到破表的程度。

[創作] 甜蜜的敗類(一)

一切的災難,都是從他招喚魅魔拜蕾雯開始…

但事實上,這個災難的起因,要來自他鬱鬱終生的法師父親。

「牧師?」他的父親跳起來大吼,「我們家沒有當窮牧師的小孩!不准!」抓著志願表的手不斷的抖。

但泠煙有點為難,第一志願被否決了,那第二志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