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遙遠的彼岸

[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二)

艾克索達迫降在這片陌生大陸,已經兩年有餘。

迫降那年,我快十三歲,現在已經十五足歲了。這兩年中,我跟族裡的孩子和年輕人一樣,聽從復仇者的指示,試圖清理被水晶污染的生態。

迫降的確讓我們死傷無數,但對這片不幸、撕裂的土地,我們是有責任的。除了這片憂傷呻吟的大地外,死敵血精靈不知道靠著怎樣的途徑,也追殺到這裡,試圖將我們滅亡。

我說過,已經退無可退了。既然再退就是滅亡的萬丈深淵,除了起而反抗,別無他法。

[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一)

吾名乃印拉希爾。

我族為德來尼,在最強盛時擁有極高的靈力科學,航行無垠的各界,直到邊境。在無數世界中,我族強悍勇敢的女戰士遠赴中土冒險,邂逅異界的王子。

雖然結局甚是感傷,但女戰士獨自撫養嬰孩,回歸我族。而這嬰孩成了家族的始祖。代代長子或長女都名為「印拉希爾」,在苦難流亡的時代,家族屢出勇敢的戰士或聖騎士,聖光是我們的信仰,並不能辜負遙遠中土稀薄血統中的皇室尊嚴。

一面破舊的大旗隨著我們遷徙飄零,上面有著天鵝般的巨艦航行在藍海之上。我常凝視著這面大旗,思索著、遙想著。我只知道王子在戰亂中戰死,痛苦的女戰士殺出重圍,卻只保留了這面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