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

關於夜色

(啾註:這篇寫於2008年夜色完稿之時)

其實這篇是突然闖進來的,本來我要寫敗類…我是說拜蕾雯的。首先我要說明,為什麼夜色會是盜賊而不是德魯伊。(就生存力來說,當然德魯伊比較好)

首先女主角特殊的身分,應該許多職業導師會對她關上大門。牧師聖騎不用說,法師也不可能。因為這些都屬於比較「乾淨」的職業。戰士大約也不會收她,因為她年紀還太小,而且職業的特殊會讓人有柔弱的疑惑。

[創作] 夜色番外篇 沈默救援行動

索爾酋長滿面怒容,最後一拍桌子,整個桌子都在震動。所有的人都噤聲不語。

「欺人太甚!這是第幾次了?」他的怒容猙獰,獠牙閃著寒光,「到底是誰無視停火協定,又再次攻擊杜洛塔?!」

沃金遲疑了一會兒,「酋長大人,來人都戴著面具,無從判別身分。」

[創作] 夜色番外篇 月圓之約(四)

珊娜睜開眼睛,覺得整個帳篷都在轉。

很鮮豔的帳篷。她眨了眨眼睛,腦袋還模模糊糊的…並且痛得要命。發生什麼事情了?

空氣充滿青草的芳香,跟平常呼吸的、帶屍臭的惡味完全兩樣。

[創作] 夜色番外篇 月圓之約(二)

氣得要死,但卻束手無策。

但珊娜卻很細心的照料他,讓他滿肚子的氣無處可發。真要偷襲,也不是找不到機會,但他坦姆恩卻不是忘恩負義之輩,更不是欺凌婦孺的宵小。

就算這個婦孺會舉起錘子打暈人,也還是婦孺。

[創作] 夜色番外篇 月圓之約(一)

她站起來,匆匆的穿上披風,梳好頭髮並且拉上兜帽,一副要外出的模樣。

看到她行色匆匆的從大教堂出來,大家都知道,今天應該是月圓夜,弗勒牧師的休假日。

她整個月都在大教堂附屬醫院辛苦工作,身兼急救師傅和住院主任,她一直是很忙的。但是只要逢月圓,她就會放下手裡的工作,盡力爭取屬於她的三天連休。

[創作] 夜色(完)

他們並肩走入法庭,底下的旁聽席位無虛座,連走道都擠滿了人。

瞥了一眼,夜色看到笑得非常得意的議員公子,又迴眼看到控著臉的聖騎士審判長,和旁邊竊竊私語的眾聖騎。

當初我不能當聖騎,倒是件好事。她挺直背,被帶到一旁,看著貝爾被帶上被告席。

[創作] 夜色(三)

未滿十八歲請按左鍵脫離,我求求你們… Orz第二天,貝爾帶著夜色去暴風城。

夜色一路上都非常恐懼,並且低著頭。她害怕被人認出來,她對過往的傷痕沒辦法釋懷。

但主人要她來,就算告訴她:「跳下懸崖。」她也會跳的。這沒有為什麼,只是單純的信任和依賴。因為有他在,所以她什麼都不怕。

[創作] 夜色(二)

未滿十八歲請按左鍵離開…感謝各位。 Orz

…我說出來了。夜色覺得膝蓋直發抖。她一直討厭「做生意」,但若為了主人,她願意忍耐。

待在面無表情的主人身邊這幾個月,說不定是她這輩子最美好的歲月。她願意為他做任何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