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蛾

皇蛾 續七 未絕之筆

續七 未絕之筆

「啊,出現了。」嚼著營養口糧當晚餐的黃娥含含糊糊的說,「買我一晚兩萬塊的白癡。」目光無甚焦距的看著電腦螢幕的水球,喝了一口咖啡。「這也算大事記?命運的標準到底在哪啊…」

「…時間何以購之?」瘴從書本裡抬頭,睜大眼睛。

皇蛾 續六 環之先

續六 環之先

太糟糕了。簡直是糟糕透頂。

拿著湯匙的黃娥,看著彎曲的湯匙,默默的想著。居然連彎曲湯匙這種事情都辦得到…糟糕到不能再糟糕。

正在看書的瘴滿臉疑問的看著黃娥,不知道她為什麼拼命瞪著湯匙。現在他在家會把面紗和口罩拿下來了,黃娥的環威力似乎很強,不受他影響。

皇蛾 續五 梅比斯之環

續五  梅比斯之環

「啊啊啊啊啊啊啊~」向來冷靜沈著的黃娥發出慘叫,拼命的搖動沈重的螢幕,「住口啊白癡!死沙豬死處女膜崇拜者,去死啊去死啊啊啊~」

被她驚醒的瘴抓著書猛然坐起,縮在貴妃榻上。金銀雙瞳睜得大大的,看著幾乎發出金黃鬥氣的黃娥。

她在毫無意義的怒吼之後,突然衝出去,他有些擔心的探頭,發現黃娥忿忿的穿上了輪鞋,在原本作為曬穀場的水泥廣場一遍又一遍的溜著,速度快到恐怕會跌斷脖子。

皇蛾 續四 曾經

續四 曾經

撐著臉打了個呵欠,她百無聊賴的看著電腦。

以為會很高興的…又回到最早的網路時代,重逢那些充滿生命力和墮落詩意的人們。

結果也沒有想像中那麼愉快。

皇蛾 續三 冥風

續三 冥風

「…結果妳沒什麼變嘛。」挽著西裝外套的青年苦笑,「還以為經過一段婚姻會有什麼不同。」

「你倒是變很多。如何?脫離玩咖的日子,好好的走人生路?」黃娥遞給他一罐寶健,自己開了一罐。

「總是要面對現實的。」青年說,「小孩都會叫爸爸了。」他不無惆悵的看著來來往往的紅男綠女。

皇蛾 續二 支線

續二 支線

晚上八點整,她挽著外套,細肩帶上衣,柔軟的針織長褲,穿著一雙旅狐的黑運動鞋,出現在PUB的門口。

負責蓋章的小弟一頭龐克,對她打招呼,「唷,娥姐,今天這麼早?妳沒帶妳家小黑?」

「什麼小黑,沒禮貌。」黃娥輕輕嘖了一聲,「說過了,那是毀瘴大人。」

皇蛾 續一 瘴癘

續一 瘴癘

一九九七年,九月九日。

清醒的時候,無意識的望著日曆。每次注意到年月日,都會有淡淡的訝異和無可奈何。

此時此刻,居然是一九九七年。離婚那天是一九九七年八月十三。

命運總是走在看似不同事實上偏離不遠的軌道。

皇蛾

皇蛾

「哪,我說。」黃娥遞了一杯牛奶給葉彰,「我們結婚也三年了,你覺得…我算是個好妻子嗎?」

葉彰納罕的從報紙裡抬頭,「阿娥,妳在說啥?再也不會有比妳更好的太太了。結婚以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他摩挲下巴,「為什麼這麼問?啊,是因為最近太常加班?對不起啦,工作嘛,妳知道的,等忙過這陣,就不會讓妳這麼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