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花

妖花 第十章

第十章

一株綻放的妖花,在這個都城展現了神蹟。

或許,所謂的妖神魔靈並沒有真正的善惡本質,而是眾生的心往那邊走,決定了他的善與惡。

當鮮血染紅了雪白的花瓣,無心的大地也被她的花香感動,慈悲的保持她最美的模樣,但還是惋惜的拿走了她的生命。

妖花第九章

如同梵意的保證,她的確盡力請群醫會診了。她所在的「機構」能人異士甚多,當中還有幾個心靈醫學的頂尖人物,結果察看了半天的花苞,這些不用手術刀也能動手術的名醫,通通束手無策。

「…無法切除。」醫生苦笑著說了一大堆專有名詞,「…簡單的說,這花苞和她的大腦息息相關,切除就是要她的命。」

妖花 第八章

第八章

她默默的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道,從二十二樓望下去,連市聲都模糊了。小小的汽車像是玩具,匆忙的人群只有豆點大,匯流成潮,朝著同個方向盲目的忙碌前進。

高居在二十二樓的摩天大樓上,俯瞰紅塵,不知道為什麼,湧起一陣焦躁的寂寞。

妖花 第七章

整夜都讓族民們的哀愁纏綿,李甯睡得很不好。她疲倦的起身,看到電腦的小燈居然還亮著。

呀,她以為她關上電腦了,卻只是順手關掉螢幕而已。

打開螢幕準備關機,發現道過晚安之後,梵意還留了一段訊息。

妖花 第六章

第六章

出院以後,李甯和還笙目瞪口呆的看著天翻地覆的「家」。

是說,斷垣殘壁也叫做「家」的話…

就算是中子彈也沒這麼離奇神準。正確來說,其實他們的家不算全毀,了不起毀個一半左右。

妖花 第五章(三)

就像在精神上被強暴過一般,她的精神也留下了巨大的傷口。妖異附身在男人的身上,對她的情慾使得男人的精神沒有屏障。不管是啖食她還是侵犯她,妖異和男人都覺得他們沒有錯。

有段時間,她無法進食,只能求助於煙,她寧可得肺癌,也不想要讓自己身上充滿令人衝動的香氣。漸漸的,恐懼褪色成沮喪、憤怒。她不明白,她實在不明白,寧可死掉的自己,為什麼沒有勇氣戳那些野獸幾刀。

妖花 第五章(二)

像是知道她們的存在,原本燈光黯淡的甬道更昏黃,邊燈像是一盞盞的鬼火。梵意和得慕相視,戒備的往前直行。

可怕的惡臭瀰漫,幾乎沒有地方可以逃過。得慕身為靈體,特別無法禁受這種惡意,反而身為人類的梵意鎮靜很多。

她走到妖異的門口,敲了敲門。

妖花 第五章(一)

第五章

微雨。

濛濛的雨滴和霧分不清,周圍幾乎看不清楚,蒼白的街燈像是一盞盞含淚的眼睛。梵意站定,掏出一根煙,點了火,一縷白煙融入霧雨中。

「煙抽太多了。」得慕微微皺眉,她的身影在霧雨中更隱約。雨絲穿透了她,一個化形為少女的人魂。

妖花 第四章(四)

自從嚐了妖花的滋味,那妖異沒有一天忘記過。

他是非常古老、非常古老的妖異,當統治妖異的冥主還是個新死不久的弱小人魂時,他早在人間掀起腥風血雨了。

遙遠到遺忘自己的名字,所有為人時的一切記憶,只有狡獪的智慧與高明的法術保留了下來。他曾經是遠在神話時代活躍的人物,貴為國巫,是神聖巫女的心愛弟子,卻因為醉心於長生不老之藥的研製,在試藥時發生了意外,將他的肉體侵蝕殆盡。

妖花 第四章(三)

他們倆個雙雙昏倒在甬道,讓返家的梵意發現,召救護車送到醫院去。

悶悶的梵意到處找尋可以抽煙的地方,最後只能夠在醫院外面抽。很多事情都不能解釋…事實上,她也害怕。雖然大樓管理員認定是小偷入侵,讓他們倆發現,所以殺人未遂,但是她心裡明白,不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