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冥府狩獵者 之十(完)

對於我的決定,boss只是懶洋洋的笑,卻沒說什麼。只是他幫我訂了很多相關的書,用的是比賽獎金。

他對我這樣,我也就不去查他到底是哪來的錢買妖刀村正。

算了,誰沒一點小祕密。

但他難得安靜乖巧的養傷,右手養足了半年才能行動自如,傷得比我想像的還嚴重,很讓人心疼。

但他把手傷養好的第一件事情,卻是神秘兮兮的外出。一個月後,遞給我兩份沈重厚實的「工作合約」。

冥府狩獵者 之十(三)

塵埃落定,我買了一大堆冥府的特產和書籍,跟著boss回人間了。

他的手雖然能動了,但內傷還沒那麼快。不過冥府獎勵他這幹黑活的獵手,讓他請了一年的帶薪病假。

雖然照他那種沈重的內傷,一年能不能歇過來,我沒啥把握。不過冥府很貼心的按三節四季醫師外診、珍貴仙丹供應,可見對他這黑活兒很是讚賞。

可暌違了大半年才回來,鬼仙大人看著病懨懨的boss一會兒,只說,「死不了。」就沒話了。淮先生還熱情多了,特別幫boss把過脈,殷勤關懷,雖然說那麼多,總歸起來也就三個字:「死不了。」

我開始覺得他們倆很妙。

冥府狩獵者 之十(二)

這場會外賽,造成了眾多媒體的劇烈爆炸,幾乎掩蓋住冠亞季軍的光芒。

我深刻的領悟到,真正的高手,只會宅著默默鑽研,名利對他們來說,吸引力很小。若不是醉心於某種領域,不可能登峰造頂。

Boss媽若不是被逼得動手,誰也不知道這個武鬥系教授威到這樣驚天動地…因為她沒參加過任何評估或比賽。

鬼仙大人也是。

不是有幾個很囂張很貪婪的高人覬覦跟她雙修的好處和手底的夜凰,逼她出手,對雙六娘娘的印象,大概還會停留在紡織品法寶達人上頭。

冥府狩獵者 之十(一)

之十 尋真

平生…我是說,死後的第一個吻,歷時五秒鐘。

然後boss就很急切的…昏倒了。

(當然不是我的關係。= =)

緊急送到急診室後,妖族綜合科的大夫非常生氣,因為boss全身上下的所有骨頭都有裂痕(包括頭蓋骨),右手更是柔腸寸斷(?),讓他人骨拼圖(…)到大發雷霆,並且併發內出血和氣海嚴重受損,內丹委靡…

讓他那麼生氣的是,這樣嚴重的重傷患,下了擂台不來醫院,還跑回家喝什麼牛奶…結果boss在醫院吐血時,混著根本沒消化的牛奶,讓大夫的臉青得要發藍了。

冥府狩獵者 之九(七)

Boss大概把壓箱底的絕活都拿出來了。

他的呼吸依舊沒有亂,但心跳卻加快了。那不是恐懼也不是害怕,而是一種淡淡的興奮。

我也是第一回看到,真正的百衲學。

在這種不可能的絕境中,若有個分析師來主講,一定說boss絕無生路,因為雙方武力值相差太遠了。不管論肉體強度、妖法、道術等等…boss都遠遠不如。

但他可曾經是閻王侍前一品帶刀衛,在人間最麻煩的台灣分局打磨上百年的王牌獵手,生死關頭不知道滾過多少回的強悍boss。

冥府狩獵者 之九(六)

臨上場前,boss都很冷靜的坐在我旁邊看比賽。

這幾天他受了不少傷,但boss就是boss,居然能夠痊癒得這麼迅速自然,完全不能用生物視之。

Boss媽和他兩個弟弟,進入百強後就沒來找他過。boss媽下了死命令,不讓他的弟弟來打擾,要他專心打,不要墜了呼延家的威風。

或許,boss媽不像表面那麼活潑不動頭腦…說不定她比誰都知道boss心底的「害怕」。

他抬起棒球帽陰影下的臉,「該我了。」

我緊張的攢緊拳頭,「祝您武運昌隆。」

冥府狩獵者 之九(五)

隨著比賽越來越白熱化,觀眾的情緒也越來越高昂失控。在種族意識、愛國主義(?)的加成下,讓維護治安的冥府非常疲於奔命。

嚴酷無比又沒有敗部復活希望的淘汰賽,大浪淘盡眾多砂礫或遺珠,出現許多能問鼎冠軍的英雄性人物。比如冰清玉潔雲淡風輕的天人輝嫦仙子、魔族冷暴力的水魔泗野,又比如妖族殘虐陰狠的姬家子弟…

當然,冥府方更是才人輩出。宛如豪壯燕地男兒的張大砲將軍也有為數不少的粉絲。但是世人總是容易被美貌所惑,什麼眾生也逃不過。

冥府狩獵者 之九(四)

最後在張大砲將軍罵個不休的各國髒話中(如果放在電視上,可能充滿了嗶嗶聲),毫無預兆的又停了手。

「你那兄弟…」他停了罵,突然嚴肅起來,「幹掉他。」

「上面的意思?」boss淡淡的問。

「冥府內部的比賽,哪輪得到外人在這兒暢秋。」張大砲陰沈起來。

Boss看了我一眼,「他老爸威脅到我部屬了。」冷冷的笑了一聲,「我會幹掉他。」

張大砲無語片刻,咬牙切齒,「我要動用特權,把長生小姐調來我們羽林軍當秘書!」

「她是厲鬼,你調不動的。」boss淡定的說。

冥府狩獵者 之九(三)

我對boss的強悍,又有了另一個層面上的改觀。

以前我以為,他就是太喜歡用軍火,才導致名次打不上去,可事實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就算他堅持使用會卡彈也會斷裂的倒楣軍火,也讓對手倒楣到姥姥家,個個欲哭無淚。

他總是帶著一絲無聊,幾許心不在焉,從影子裡掏出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刀劍槍械,讓他贏得一個「冥府魔幻師」的花名。從複賽開始就沒重複過,讓大報小報各大電台關心他今天使用了什麼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