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冥府狩獵者 之十(完)

對於我的決定,boss只是懶洋洋的笑,卻沒說什麼。只是他幫我訂了很多相關的書,用的是比賽獎金。

他對我這樣,我也就不去查他到底是哪來的錢買妖刀村正。

算了,誰沒一點小祕密。

冥府狩獵者 之十(三)

塵埃落定,我買了一大堆冥府的特產和書籍,跟著boss回人間了。

他的手雖然能動了,但內傷還沒那麼快。不過冥府獎勵他這幹黑活的獵手,讓他請了一年的帶薪病假。

雖然照他那種沈重的內傷,一年能不能歇過來,我沒啥把握。不過冥府很貼心的按三節四季醫師外診、珍貴仙丹供應,可見對他這黑活兒很是讚賞。

冥府狩獵者 之十(二)

這場會外賽,造成了眾多媒體的劇烈爆炸,幾乎掩蓋住冠亞季軍的光芒。

我深刻的領悟到,真正的高手,只會宅著默默鑽研,名利對他們來說,吸引力很小。若不是醉心於某種領域,不可能登峰造頂。

Boss媽若不是被逼得動手,誰也不知道這個武鬥系教授威到這樣驚天動地…因為她沒參加過任何評估或比賽。

冥府狩獵者 之九(七)

Boss大概把壓箱底的絕活都拿出來了。

他的呼吸依舊沒有亂,但心跳卻加快了。那不是恐懼也不是害怕,而是一種淡淡的興奮。

我也是第一回看到,真正的百衲學。

冥府狩獵者 之九(六)

臨上場前,boss都很冷靜的坐在我旁邊看比賽。

這幾天他受了不少傷,但boss就是boss,居然能夠痊癒得這麼迅速自然,完全不能用生物視之。

Boss媽和他兩個弟弟,進入百強後就沒來找他過。boss媽下了死命令,不讓他的弟弟來打擾,要他專心打,不要墜了呼延家的威風。

冥府狩獵者 之九(五)

隨著比賽越來越白熱化,觀眾的情緒也越來越高昂失控。在種族意識、愛國主義(?)的加成下,讓維護治安的冥府非常疲於奔命。

嚴酷無比又沒有敗部復活希望的淘汰賽,大浪淘盡眾多砂礫或遺珠,出現許多能問鼎冠軍的英雄性人物。比如冰清玉潔雲淡風輕的天人輝嫦仙子、魔族冷暴力的水魔泗野,又比如妖族殘虐陰狠的姬家子弟…

冥府狩獵者 之九(四)

最後在張大砲將軍罵個不休的各國髒話中(如果放在電視上,可能充滿了嗶嗶聲),毫無預兆的又停了手。

「你那兄弟…」他停了罵,突然嚴肅起來,「幹掉他。」

「上面的意思?」boss淡淡的問。

冥府狩獵者 之九(三)

我對boss的強悍,又有了另一個層面上的改觀。

以前我以為,他就是太喜歡用軍火,才導致名次打不上去,可事實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就算他堅持使用會卡彈也會斷裂的倒楣軍火,也讓對手倒楣到姥姥家,個個欲哭無淚。

冥府狩獵者 之九(二)

但boss也就提了這麼一句,對他來說,比較值得關心的是我到底要不要做牛奶冰沙,他還真吃上癮了。

一面吃,一面攤開我那兩大袋子的簡介,順口點評優缺點,卻沒多問其他。

「那個,boss。」我硬著頭皮小聲問,「你…你真的想當將軍…或元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