歿世錄 II

歿世錄II 第十章(完)

她翠綠的長髮在風中漂蕩,背影像是一只人魚。像是察覺了他的注視,她偏過頭,露出猙獰的微笑。

卻是他最想看到的面容。

漸漸轉變,成了十三夜人形的臉。她的聲音像是非常遙遠,還帶著寧靜的氣泡。

歿世錄II 第十章(一)

第十章 遠颺

當她像抹幽魂般出現在精神病院的雪白病房時,眼前這位瘦弱的作家卻沒有露出驚駭的表情。

低語綿綿,細浪似的退開。房中看起來只有兩個人,但她下意識的知道不僅於此。她缺乏看到人魂的能力,但可以感受到一點點。

歿世錄II 第九章(二)

一紅一白兩條火柱衝破雲霄,許多人都以為是核彈爆炸。

等發現是無蟲教的教皇妹喜和條陌生人身紅龍時,馬上驚動了附近的媒體,他們不要命的盡量靠近,還把影像傳播到全世界。

聖驚愕的看著電視。她還活著,十三夜還活著。他轉身奔出去,搶劫了一台軍機就疾飛而去。

歿世錄II 第九章(一)

第九章 夜歌

他狂吼著醒來,冷汗涔涔。

十三夜猙獰的鬼神面容仰望著他,最後自斷尖刺,讓黑暗的狂流捲走。

還是失去她了,甚至連好好說再見也不能。她受傷那麼重,幾乎要死了,還用僅存的力氣妖化,甚至泅泳過險惡的虛無之洋,將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歿世錄II 第八章(二)

十三夜的臉頰上濺滿了血。但那不是她自己的,而是聖的血。

事實上,她連維持妖化都辦不到,只有手臂的尖刺還軟弱無力的緊張著,激戰了整夜,又飛行了上百里,她完全沒有受過任何戰鬥訓練,甚至是在妹喜殘酷的實驗中劫後餘生的特裔,即使有再強的天賦也無能為力。

歿世錄II 第八章(一)

第八章 無之禍

明玥擔憂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水曜。水曜主陣了將近三十六小時,對她來說負擔實在太重。但圖書分部的有效戰力實在太少,她不出戰不行,只能讓孱弱的師傅這樣撐下去。

若不是聖和十三夜引開無蟲殘軍,師傅說不定連命都沒了,圖書分部將付出更多人命的代價。

歿世錄II 第七章(二)

妹喜的焦躁卻節節升高。原本以為會輕鬆攻下的圖書分部,卻遇到如此頑強的抵抗,真是始料非及。

她向本命求援,但本命卻遭逢禁咒師的追殺,自顧不暇,要她自己想辦法,還責備她辦事不力。

這群該死的書生!

歿世錄II 第七章(一)

第七章 始戰

或許第二天醒來,聖會承認他是跟人打賭才告白的。也說不定,隔了四十八小時,聖又覺得後悔,跑來跟他分手。

這些千奇百怪的問題她都遇過。她在人際關係上沒有任何問題,當朋友每個人都覺得她很好,但一但成了男女朋友…就有各式各樣重大缺陷出現。

歿世錄II 第六章(二)

不知道這樣安穩的日子還可以維持多久。一面修復破碎的古書,十三夜靜靜的想。

現在別人叫她本名反而會讓她驚愕的想了一下,這裡的人都跟聖一樣喊她十三夜。說真的,這比本名還讓她自在多了。

王琬琮的人生早就結束了,但十三夜的人生,才剛開始而已。

歿世錄II 第六章(一)

第六章 自癒

他們暫時在圖書分部安頓下來,聖不覺得是長久之計,但水曜很堅決,他也就順從了這個母親般的師傅。

「但我們會牽累妳。」他非常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