歿世錄 III

歿世錄III 第四話(一)

第四話 移民

微微睜開眼睛,看到麥克氣急敗壞的大嚷大叫,還拼命搖著她。

「…發生戰爭了?」她開口,發現自己的聲音這樣的瘖啞。

「苗黎,苗黎!你終於醒了嗎?!」麥克鬆了口氣,「妳是怎麼了?」

怎麼了?不過就是睡覺啊…

歿世錄III 第三話(補遺)

第三話補遺

後來鎮長夫人很抱歉的提了兩籃水果來找苗黎和麥克,說是幫他們壓驚。

「我家老公很少發作啦。」她不好意思的摀著嘴笑,「聽說他們組上有當乩童、開神壇的,不知道是不是遺傳…我認識他這麼久,這才是第三次發作啦,呵呵呵…他不是怪物,不要怕唷。哎,他自己怕得要死,真沒辦法…」

歿世錄III 第三話(四)

歿世之後,人死後魂魄不歸冥府,通常是自然轉生了。煉製人魂,不管是哪方勢力都是大忌,連這些不入流的採補道也不敢輕犯。畢竟一條人魂代表的是一條人命,煉了一魂,人間就永恆的失去一人。

見這樣滔滔滾滾,無數冤魂孽鬼,不知道這妖道從什麼地方蒐羅而來。

歿世錄III 第三話(三)

看起來只能靠自己了。

她檢查了火力,全副武裝的出門巡查。麥克緊張了幾天,被她趕著去上工了。她並沒有讓他知道太多。畢竟麥克沒有真正的入慈會,他聽得是師令,並不是慈。

再說,他已經退隱,自甘成為正常人。她明白,相信麥克的師尊也明白,說不定連禁咒師都懂。所以他們也願意設法維護他和平的生活。

歿世錄III 第三話(二)

災變之後,表裡世界破裂,眾生和特裔的能力讓人類畏懼,因此漸漸出現了一些追求能力的人,通常稱為能力者或修煉者,但遊俠們通常都稱之為詭徒。

或許有修身自牧、安分守己之輩,但多半是仗著些許邪法傷生害命之徒。紅十字會花了不少力氣掃蕩鎮壓,才讓這些詭徒收斂些。暗地裡,遊俠和詭徒是針鋒相對的,但武藝和法術,往往遊俠是居下風的,所以才會有個詭徒過境,引得這附近的遊俠都緊張起來。

歿世錄III 第三話(一)

第三話 詭徒

就在苗黎踩下油門反而熄火時,原本假寐的麥克突然被種不祥的預感襲擊了。

「…妳這台車高壽多少?」麥克聽到一連串宛如咳嗽的啟動聲,有種非常不祥的預感。

歿世錄III 第二話(六)

第二天,他們跟雅芳上教堂,村裡的人幾乎都來了。但聽村人笑著說要給神父「一點面子」,要她不要太驚訝的時候,苗黎實在有點不安。

果然是…非常「與眾不同」的佈道。

歿世錄III 第二話(五)

沒有什麼表情的吸血族神父卻有一手好手藝,除了飯前禱告長到令人打瞌睡,實在沒什麼好挑剔的。

苗黎想,他已經快要感謝到眾食物的十八代祖宗去了,幸好一切榮耀都歸於天父。

飯後,他斟出兩杯宛如血液的紅葡萄酒,將他們讓到樸素的小客廳,就到廚房洗碗了。

歿世錄III 第二話(四)

這是個看似普通卻非常特別的山村。

幾乎都是農家,但家家戶戶都有重裝武器。有就算了,還使用的非常嫻熟。村長知道年輕媽媽報了警,拼命道歉,「小孩子家沒見識,一點點小事就報警…幾隻折脖子歪腿的爛骨頭,自己就可以處理,還犯得著報官?小丫頭大前年才嫁過來,啥事都不懂…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人家怕細菌感染嘛。」年輕媽媽嘟嘴。

歿世錄III 第二話(三)

車過舊墾丁,一只雪白的玩意兒宛如砲彈般俯衝,非常大氣的撞在她擋風玻璃上,然後又一掠而起,遷怒似的拼命啄她。

…非得好好說說頭兒不可,養這票鴿子除了害會裡人出車禍,到底有什麼意義?都快二十二世紀了,就算文明遲滯,好歹也有個手機,嫌國際電話貴,網路通訊又需要幾個錢?這些簡直成妖的鴿子,除了食宿,還得有人照顧教養,豈不更貴?

誰家還在飛鴿傳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