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III

禁咒師 第三部第十章(完)

她…好像很久很久,沒有感受到手心的溫暖了。

其實絕色,也是一種咒。這種咒將她束縛的動彈不得,一世悲慘。她的懷裡還有一把母親給她的刀。

當她決心修仙時,母親遞了這把家傳的銀刀給她。「如果妳成了妖仙,想在天界過著平安的日子…就用這把刀劃花自己的臉吧。」母親憂鬱的看著她,「太美麗只是一種嘆息。」

禁咒師 第三部第十章(二)

對的,崇家有本事將鬼武羅抓來,除了大神重破解了青要之山的重重祕法,還仗著拘禁了喜好流浪的列姑射之壺。

被咒縛的憤怒,成了強大的咒,這原是神人親手打造的神器,拿來束縛鬼武羅自然不費吹灰之力。

他們將鬼武羅綁架過來,用列姑射之壺當作陣眼,變質的天露當作屏障,三界之內的眾生,幾乎都逃不了的。

鬼武羅就這樣被關在這個人工小島上。

禁咒師 第三部第十章(一)

第十章 美麗並不是一種嘆息

沮喪的跟在月曜身後,他們走入了一個看起來普通的電梯。

但若不是月曜用電擊棒在他背後頂了頂,明峰實在不想進去。一種令人非常不舒服的異樣感充斥著電梯…原來電磁波也可以形成一種強而有力的「符」,用科學的力量展現結界。

這種嘗試他見過香港當局使用,防災小組附設學校也有人研究過,不過一直都不成氣候。使用科學的儀器的確可以將「咒」模擬的很完美…但是儀器是理性主義的實現,終究拿捏不出一個適當的尺度。

禁咒師 第三部第九章(三)

盡量不去看冥道上的「行人」。明峰冒著冷汗,追蹤著麒麟隱隱的一點點氣息。他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知道…但他就是知道。

好像騎了很久,又好像只有一下子。他在冥道望著人間的建築物…看起來卻有很深的「根」,許多進不去的妖異趴在結界之外,吸吮著漏出來的邪氣。

禁咒師 第三部第九章(二)

靜悄悄的,幾乎沒有人說話。

英俊迷惘的問,「那…那是麒麟角吧?」她胡亂揮著翅膀,「那個…那個,麒麟插在頭髮上的…是麒麟角吧。」

「…嗯。」蕙娘含著眼淚笑了起來,「那是她出生就有的麒麟角。人類的血緣很複雜…偶爾會出現像她這樣能力強大,未出生就覺醒的人類。那是她的角…」蕙娘的笑容漸漸模糊,埋首哭了起來。

禁咒師 第三部第九章(一)

第九章 渴望創造神明的貪婪

熟睡中的明峰,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醒過來。他凝視著黑暗,像是黑暗也隨之凝視過來。

非常安靜的夜晚。但是有股極寒的殺氣在他背後,無形無影,卻讓他汗毛直豎。他緊繃著,希望只是錯覺而已…

但是那股殺氣撲了上來!

「哇呀呀呀~」「我要吃飯!」

禁咒師 第三部第八章(三)

這小島才感應得到這短暫地震。本來麒麟還覺得奇怪,只有神族血緣感受得到的特別震動,應當是神威所致。

但是她觀察星宿,又不見什麼天綱地煞下凡,也不曾聽聞有什麼通緝令。尤其是封天絕地後,天界規矩更嚴格了,當然更不可能讓能發出神威的天神隨便臨界。

如果是天帝的愛妾,那就完全可以了解了。

禁咒師 第三部第八章(二)

麒麟問了一下,蕙娘和英俊知道有地震,但是沒有感應。明峰也沒有感應,但是麒麟摔了一跤。宋家同系的明琦和明熠的感應就大了…不過明琦是從樓梯滑跌下來,明熠卻是好端端的在人行道走,卻翻了好幾個滾,硬栽到快車道去。

只撞斷了手腕,實在運氣太好了。

「這樣叫做運氣太好,那怎樣才叫做運氣不好?」明峰沒好氣。

禁咒師 第三部第八章(一)

第八章 降霜

自從麒麟放假以來,明峰本來應該過著輕鬆自在的日子才對。事實上,他卻過得非常辛苦、非常累,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

不忍心讓蕙娘和英俊太操勞,他每天扛起買菜的責任。你知道麒麟的胃像是黑洞,他每天光買酒買菜就快累死了。買菜回來,他要幫忙作家事,負責把麒麟接的零碎小案子歸檔。

禁咒師 第三部第七章(二)

…我說,你當麒麟這麼久的弟子了,這點小小的驚嚇熬不住?驚慌的英俊忙著拿冰袋搧風,蕙娘無奈的將她推開,「明峰,別裝死了。你知道我也八百多歲了。怎麼不見你暈倒呢?」

明峰暈悠悠的醒來,「…那怎麼一樣?妳是殭尸出身的式神…」麒麟再怎麼奇怪,好歹也是人類吧?

一個活生生的人類,活到一百零一歲還像十幾歲的少女,基本上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