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VI

禁咒師 第六部 後記

麒麟和明峰一起俯瞰荒漠上的營地。

他們在戈壁沙漠的某處,寸草不生的荒涼中,孤零零的營地一片死寂。

距離麒麟尋求轉化已經過了十年。原本無人相信的「無」,漸漸猖獗起來,逼得紅十字會和各國政府不得不重視。

禁咒師 第六部 第九章(三)

跟著麒麟巡邏了一年整,麒麟就將明峰派去自行解決比較簡單的細小地維。

「老抱著我大腿成什麼樣子?你幾時要畢業?」麒麟無情的將他踹出大門,「反正英俊回來幫你了,別跟我說這種雞毛蒜皮的小問題你解決不了。」然後把他的背包和資料扔出來。

「…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下站要去巴黎,就怕我攔著妳喝酒!喝喝喝喝死妳!」明峰捶著門大罵,「蕙娘妳不要太慣著她,她這種喝法,不要說慈獸的肝,就算是上帝的肝也喝穿出幾個大洞了!麒麟,妳聽到沒有?!去巴黎不要泡在酒桶裡…我不想將來拿妳的屍體當酒母!」

禁咒師 第六部 第九章(二)

「妳該不會一開始就塞著耳機吧?」明峰又叫又跳,「我們在地維裡頭!這裡已經成了無的巢穴!更不要提一個自甘墮落的巫妖法師…妳有沒有自覺?妳到底懂不懂什麼叫自覺?妳到底知不知道有多危險啊~」

「怎麼可能一開始就戴耳機?我這麼愛好和平的人,當然會先談判看看。」麒麟不太高興,「實在是他太白癡了,所以我才把耳機戴起來增加工作情緒的。」

…所以說,妳不是在掏耳朵,而是在塞耳機囉?

禁咒師 第六部 第九章(一)

第九章 飛翔

他們身處在一個廣大而黑暗的虛空洞穴之中。只有麒麟身上帶著淡淡的法術光,破開濃重的黑暗。

「法拉辛,別躲啦。」她淡淡的說,「太旺盛的好奇心真的害死你了。現在我倒後悔告訴紅十字會關於『無』的事情了。結果就是出現你這樣好奇過剩、企圖心又太強的死靈法師。」

禁咒師 第六部 第八章(三)

臨行前,麒麟去跟舒祈告別。

「我不要知道。」舒祈眼睛底下有著淡淡的黑眼圈。「沒別的人可以告誦了嗎?妳也來,水曜也來,什麼阿貓阿狗都來交代後事,我還要不要生活?」

「我幫妳申請老人年金。」麒麟拍胸脯保證。

禁咒師 第六部 第八章(二)

在玄還不是王母,還是少女巫神獨守天柱的時候,女媧是看守碧泉的神祇,負責傳達悲傷夫人的旨意,和對著悲傷夫人歌唱。

現在看守碧泉的刑仙螭瑤,彼時還是個剛出生不久的小龍。

悲傷夫人很喜歡對人類抱著極度溫情的女媧,女媧也是夫人唯一願意交談的天人。

禁咒師 第六部 第八章(一)

第八章 真實

瞪著狐影好一會兒,麒麟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

「…你逃兵喔?」

封天封得這麼徹底,傳訊是絕對不可能的。難道狐影受不了那票腦殘神官,跑到某個地方躲起來?

禁咒師 第六部 第七章(三)

表面上看起來,麒麟和以往沒有什麼兩樣。

依舊好酒貪杯,依舊狂愛著美食,抱著漫畫不放。表面上。

但她居然去紅十字會申請復職,帶著蕙娘和明峰滿世界跑。值勤之認真,讓明峰幾乎認不出她來。

禁咒師 第六部 第七章(二)

尤尼肯是最初西來的獨角獸之一,他知道的事情,遠比麒麟想像的還多。

她天天造訪,和尤尼肯的密談,從來不讓明峰和蕙娘知道。但她偶爾興起,也會聊聊一些八卦。

(你知道的,任何女人都喜好八卦,哪怕是轉化為慈獸的麒麟也不例外)

禁咒師 第六部 第七章(一)

第七章 代價

蕙娘看到麒麟,比想像中還鎮靜。「回來了嗎?主子?」語氣很平靜,像是和麒麟分別了五分鐘,不是五年。

「蕙娘,我餓了。」麒麟皺著臉,「原來過了五年啊…難怪我覺得饞得不得了。還有酒,酒呢?我要酒啊~」

「我早就準備好了。」蕙娘淡淡的說,「核桃酒如何?我自己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