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I

禁咒師 第九章(完)

明峰緊張得喉嚨乾渴,不知道出來的會是怎樣的人…

只見一顆胡亂綁著馬尾,穿著破舊運動服的中年婦女探出頭,看見麒麟,她沒好氣的將門一摔。

「舒祈!」麒麟捶著門,「喂!難得來看妳,這算是哪一國的待客之道?!舒祈!」

禁咒師 第九章(三)

明峰有種如在夢中的感覺。坦白說,都城的管理者…這個島國稍有能力的眾生怎麼會不曉得?

在他剛開始學習法術的時候,父親就殷勤的吩咐過,若是有機會到了都城,千萬要對這個城市和管理者抱持著恭敬之心。

恭敬,就是敬而遠之,盡量不要打擾到管理者的安寧。

禁咒師 第九章(二)

麒麟將明峰扔進來以後,她就開始沈默,卻是充滿怒氣的沈默。

…他倒是寧可麒麟吵死人,也不希望她這樣安靜。這種安靜怎麼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恐怖?還是超級大雷雨喔!

「吃飯!」她怒吼出來,一把揪著明峰的衣領,「吃飯吃飯吃飯吃飯!我要吃咖哩飯!」

禁咒師 第九章(一)

第九章 盡信命不如別算命

抬頭看看烈日熔熔的太陽,提著好幾大袋食物的明峰沈重的嘆了口氣。都快十一月了,為什麼還是這麼熱?沈重的袋子…沈重的食物…沈重的心情…因為烈陽烘烤,似乎變得更差了…

為什麼他們家只有三個人(蕙娘還吃得相當少,少得跟麻雀一樣),他天天得出來買像是要給整個軍營吃的菜啊!

禁咒師 第八章(三)

跪在地上良久,明峰羞愧得連臉都抬不起來了。啊啊啊,他真是個丟臉的道士…長長的沈默之後,少霖溫和的走過來,將手搭在兒子的肩膀上。

完了,老爸一定很失望,失望得不得了…

「幹得好啊,兒子。」少霖閃著欣慰的淚光。

禁咒師 第八章(二)

說是說知道,但也不可能放著不管…夜半潛入學校的明峰無奈的想。畢竟他還滿喜歡這個學校,和這個學校的同學們。就當作是沒有付學費的旁聽生,付點束脩給這個學校吧…

他背出了全部家當,掏出指南針,臉孔一陣慘青。很糟糕…非常糟糕的方位。這學校是路沖不說,還筆直的沖了公墓。這也就罷了,方位還是在正鬼門…加上是個山坡上的小盆地,所有的邪氣進入就出不來了。

禁咒師 第八章(一)

第八章

麒麟受傷的時候是夏天,快要放暑假的時候。等她痊癒得差不多的時候,學校也開學了一個多禮拜。

說起來,麒麟這種瀕死的重傷只花了三個月就痊癒,實在很難將她當作正常人類看待…

正在煎荷包蛋的明峰,默默的看著拿湯匙拼命敲盤子大吵大鬧的麒麟,非常無奈的想。

禁咒師 第七章(三)

那個女吸血鬼的鞭焠鍊了許多邪氣在內,對修行者來說,不啻是劇毒。雖然明峰緊急處理過,但是他原本就不精於祓禊,麒麟的學生又都長於攻擊不善於治療(…跟他們的老師還真是相似),傷口痊癒的非常慢。

還是明峰打了電話請音無來清靜傷口,這才把邪氣拔除。

禁咒師 第七章(二)

玻璃窗的騷動更厲害了。

隨著麒麟快速的衰弱,窗外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魎更肆無忌憚。窗戶的結界最為脆弱,隨著妖魔數量的增加,已經越來越撐不住了…

啪的一聲,明峰貼上沾滿血跡的火符。他終於冷靜了點,想起符論老師教導過的卻鬼符。雖然用處不大,但還是可以勉強撐一下。

禁咒師 第七章(一)

第七章 麒麟同學會

麒麟倒下那一天,非常漫長。

身上有傷的明峰和蕙娘辛苦的將垂危的麒麟抬進屋子裡,蕙娘被禁制重創,她勉強打起精神,「明峰…快去將所有的窗戶關起來。這房子是有結界的…所有的窗戶和門都要關,千萬不要漏掉了…」

「她需要送醫院!」明峰想招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