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五章(二)

他們在離應龍村很遠的岸邊降落,英俊輕輕放下兩個可憐的人,然後落地化身成美少女。

這些年她的能力穩定很多,已經不再是蛇髮了。

靜彤這才從渾渾噩噩中稍微清醒過來,呆呆的望了望妖鳥變成的少女,和那個從急流中將他們拉出來的青年。

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五章(一)

第五章 蕩漾

一個年輕人,搔著頭,在應龍祠外走來走去。

在這個封閉的村莊,外人是種令人討厭的存在,來往的村民不免對他投下疑惑或厭惡的眼光,他很無奈,但也只能視而不見。

外觀上來說,他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眼睛清亮,擁有一種如水的親和力。他並不亮眼,卻有著非常強大的存在感。如果仔細觀察他,又會覺得眼神中的清亮,似乎書寫了過多的歲月。

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四章(二)

那女人,應該早就餓死了吧?

但神巫感到心神不寧。那條長蟲既沒有哀求他,也沒有破口大罵,雖然他解釋成爬蟲類冷血無情,但他依舊感到不安。

太平靜了,這完全不對勁。

半年了。他知道龍王不依靠他送進去的食物,他另有神祕的方法活下去,但那女孩鐵定會餓死。

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四章(一)

第四章 激越

龍環這次的病很重。

即使不再絕望,但長期而殘酷的監禁嚴重損毀了他的健康。他的龍吟雖然強而有力,甚至可以擊退數量極為龐大的無蟲,但也是他僅存的力量。

過度耗損讓他病倒,而且纏綿病榻幾個月之久。

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三章(四)

神巫非常焦慮。

前幾天,應龍突然發出極為響亮的龍吟,引起一場輕微地震。這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的是,因龍吟起的共鳴效果,讓許多村民感受到他的憤怒,許多村民哀哭驚嚎,認為長期監禁應龍終於要有報應了,許多人開始倡議要釋放應龍。

開什麼玩笑!

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三章(三)

自從「成親」以後,原本幽暗的宮殿,如許光亮。

龍環最大的病因原本就是長久的監禁和絕望,但和靜彤兩情相許之後,因為熱戀,他的希望重燃,孱弱的病體注入了新的力量。

他漸漸痊癒,雖然和巔峰時期不可同日而言,但也不再纏綿病榻。他這樣憐愛靜彤,也得到靜彤相等的回報。他甚至忘記自己依舊被監禁,或者說,被監禁也無所謂。

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三章(二)

這真是非常神奇的事情。龍環想。我會心跳的人,也會對著我心跳。這非常非常奇怪並且巧合。

但她是人類,我是龍族。我能接受人類內心和外表天差地遠,但人類不能接受我的真身。

「我…不是只有人類的模樣。」他聲音緊繃,「或許有一天,妳看到我的真身,感受又不同。」

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三章(一)

第三章 交融

她踏入門扉,龍環原本委靡的臉孔剎那光亮起來,讓她感到短暫的窒息。他伸出纖細的手臂,靜彤走上前,將臉貼在他的胸膛,親密的相擁了一會兒。

這半年來,他們從陌生到熟悉,到相依為命。默默的發展出一種無言的親密。藉由彼此的心跳,確定自己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