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養蠱者 (完)

麻煩到此為止了嗎?你想得太美麗了。

二郎神沒事就跑來「路過討茶喝」,順便問問無垢過得如何,有的沒有的囉唆一堆,完全不問時間不問地點,劉非就曾經慘叫著抱著浴巾從浴室一路狂奔衝進孟殷的實驗室。

養蠱者 第五部(五)

這是怎麼回事?孟殷抱著發抖的劉非整個獃住。若不是劉非這麼害怕,他真的想乾脆暈倒算了。

當人家師傅暈倒能看嗎?這就是為什麼他能保持清醒的主要緣故。

為什麼呢?他只不過是因緣際會救了青鸞大人,然後青鸞大人為了表達謝意,讓一個仙官來他家裡當管家,為什麼又突然冒出天帝的外甥(天界的皇親國戚欸!)突然來他的窮酸研究所?!

養蠱者 第五部(四)

相處越久,驚駭的感覺漸漸淡去,但是劉非還是常有不可思議的感覺。

下班後的無垢和上班時的無垢實在落差太大了,相熟之後,雖然無垢總是黏在電腦前面,但是女孩子嘛(不同種族也是女孩子啊!),有時候也是會聚在一起談心的。

養蠱者 第五部(三)

等傍晚劉非回來了,也跟她的師傅一起呆滯。

天啊,她差點以為走錯家門…若不是他們家在這窮鄉僻壤的荒郊野外,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她一定以為走到鄰居的豪宅去了。她自認打理家務的手段不差,但是要用幾塊布、變動一下擺設,就可以營造出這種矜貴低調的豪華感,除非重新出生,不然她永遠辦不到啊!

養蠱者 第五部(二)

當然,他對無垢真的無從挑剔…即使拿掉「天人」這個尊貴的身分。他也不得不承認,這位身手敏捷的高明管家,在十分鐘內就讓混亂的客廳出現了嶄新的風貌。

而且,她在極度忙碌的情形下,依舊不忘替發呆的主人煮了壺極香的紅茶,還非常體貼的提醒他,紅茶倒入杯裡,需要稍後五秒鐘才喝,才能夠真正享用紅茶的美妙芳香。

養蠱者 第五部(一)

第五章 無垢之狂

劉非一直覺得,她的師傅外表看起來年輕又漂亮,事實上,作息時間跟菜市場的歐巴桑(或歐吉桑)其實完全一樣。

她已經儘可能早起來,還是鐵灰著臉,看著滿面春風的師傅端出了他們的「早餐」。

養蠱者 第四部(五)

後來夏朵成了羅師傅唯一的學生,據說整個人都不一樣了。變得謙遜,有禮貌,溫柔又可愛,只是不肯離羅師傅太遠。

但是,她就算在「夏夜」遇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也跟對待其他人沒兩樣,並且再也不肯回家,甚至不承認自己還有家。

養蠱者 第四部(四)

好不容易甦醒的劉非瞪著她的使魔。而那位猴模猴樣的老使魔已經不耐煩的用腳打拍子很久了。

「什麼人死債爛?!」老使魔劈頭就罵,「人類真是最不講信問的鬼東西,活該活不過百年!人都死了,還有個狗屁契約在?掯他媽媽不洗澡!居然搞契約轉移這一套!老子該不會還要服侍你們子子孫孫永無止盡?我有沒有那麼倒楣?有沒有?!」他開始指天罵地,又跳又叫的開始罵各國髒話和各國下流手勢,其流暢,其嫻熟,令人歎為觀止。

養蠱者 第四部(三)

一個禮拜而已,不是嗎?劉非這樣安慰自己。但是她卻覺得這個禮拜,這樣的漫長…

夏朵黏著她,跟她說了許多關於爸爸媽媽的事情。但是甜蜜總是一閃而逝,接著是無比的怨毒,「…有了弟弟,他們就不要我了。一直講弟弟怎樣怎樣怎樣…我呢?我呢?我恨弟弟,我恨爸爸媽媽,他們都是叛徒!還是劉非姊姊最好…」

養蠱者 第四部(二)

「…老穆,你來幹嘛?」正在把掙扎不已的曼陀羅塞進榨取機的孟殷感到很迷惑。

他這個老同事、老同學,跟他既不同部門,也不同師傅。之所以認識,是因為怒髮衝冠的大師傅認為孟殷需要心理輔導(某種程度上來說…),硬把他塞去穆師傅的心理諮詢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