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天傳說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尾聲)

第二部 尾聲

荒涼蒼鬱的大地,永遠刮著冰冷的風。天空藍得接近冷漠,靜靜的俯瞰這片半覆著霜雪的大陸。

這是塊孤懸海外的蠻荒之地,船隻幾乎不會經過這裡。交通不便讓這片大陸神祕而封閉,只知道有些信奉火神的勇猛民族居住在此。自從魔族肆虐,將這世界帶入黑暗時代,中土的人們連活下去都顯得艱辛,更無暇顧及這個遙遠的北國。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九)

這片深愛的家園啊…即使閉上眼也看得見。每一吋土地…每一塊岩石…我們都知道,我們都了解…

婦女們輕輕的哼起歌,這是每個小孩都會的兒歌。她們不像男人高聲唱著雄壯軍歌,只是將質樸的摯愛,放在柔軟的,略帶哀傷的歌聲裡。

她們出擊了。留下孩子們和傷患,出擊了。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八)

魔族的攻勢突然停止,獸人們面面相覷,心裡反而懷著更深重的不安。

他們所在的試煉洞窟原本是訓練子弟的地方,廣大的洞穴有些孱弱的魔物群,躲避著潛居在洞穴深處。這廣大的洞穴有從冰凍瀑布融化入地的冰冷伏流,終日潺潺不絕。水裡還有盲目的魚群,靠著貧瘠的水草維生。

正因為這裡有水源、食物,所以從開世以來都是獸人最終的堡壘。創世之初,魔獸群幾乎毀滅了獸人一族,他們就是躲到試煉洞窟裡頭負隅頑抗,終於驅趕消滅了大半的魔獸群,在這北國貧瘠的大陸,驕傲的活下來。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七)

慕德只覺得兀那突然安靜了下來,呆呆的望著前方。他有種強烈的感覺,兀那既在這裡,但也不在這裡。

他觸摸兀那,卻覺得她燙得像是一團火焰。她在發光,慕德想。即使他的視力全失,卻可以「看」到她燦爛宛如深夜的天狼星。

又火燙又冰冷。像是…像是化成龍的,杜紗的淚。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六)

漸漸走近獸人村莊…門口依舊有忠誠的守衛。

只是他們被長矛釘在門口的石柱上,盔甲上插滿了箭,已經化成白骨了。兀那呆立了好一會兒,狂呼著衝進村莊,只見到處都是淒涼的屍骨,大火焚不盡堅固的石屋,也沒燒完這些可憐的族人。

她不懂…她不懂。她奮起淒絕的戰壕,像是受傷的狼。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五)

或許是經過惡魔的混雜,慕德受到的衝擊反而小,相形之下,兀那被傷得很深。

她還在一片混亂中。從小接受的教育都成了泡影,她覺得自己輕飄飄的,沒有著力的地方。

正因為這樣混亂,天明時,她麻木的上了龍背,麻木的望著底下的海洋。直到家鄉出現在地平線的那端,她也沒有雀躍的心情。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四)

不知道飛行了多少時間,直到夕陽緩緩的在遙遠的地平線染遍金光,異樣的龍飛向海面的一叢蒼翠。兀那和慕德半飄半浮起來,從龍背緩緩降落在雪白的沙灘上。

一落地,兀那微微一偏。這擁有雪白沙灘、蓊鬱森林的小島,竟然隨著海浪上下,宛如船隻。

一個沒有根的,漂浮的島嶼。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三)

第二部(七)

出了伏流地穴,只見碧綠洶湧的大海就在眼前,沈默的從蜿蜒崎嶇的山徑行走,兀那扶著慕德,緩緩前進。

聽說銀白精靈會到山徑之上的懸崖接他們,她凝神,只覺得四周異樣的詭異安靜。

太安靜了,連海鷗的叫聲都沒有。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二)

出於暗精靈王都的地下伏流,原是中立地帶的瀑布,水流湍急,匯集在大湖之中,卻被山壁所阻,奔流於地下,稱為冥泉。水勢浩大,波濤洶湧,若不是暗精靈打造的細舟,不能行船。

原本這細舟並不是拿來載人的。暗精靈歷代君主過世,都由軍隊穿戴全黑,護送永眠的君主順流而下,直到海口,歸葬大海。暗精靈敬海畏海,從來不跨越海洋,怕有褻瀆。

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一)

第二部 (六)

他們在長廊飛奔,驚動了所有的暗精靈。雖說君主有令,讓他們自由進出不可拘禁,但是看他們直奔君主寢宮,依舊緊張了起來。服侍他們的女官第一個攔在前頭,「貴客何往?!君主有疾,不見任何外客,何況又無君主諭令?切莫為難我們!」

兀那性急,不等人說,只是厲聲道,「還攔著!?你們君主現在可是性命交關…」她想起慕德日夜與附身惡魔交戰的苦狀,更急得五內俱焚,「快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