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II(我的魔獸老爸)

上邪II 後記

真的好累。

當然啦,寫到這裡,我是鬆口氣,但對許多讀者來說,可能會敲碗……也可能會有讀者不滿,「上邪二」像是岑毓的個人秀,上邪出場沒幾次…

其實當初會想寫「上邪二」,的確是倒楣的兒子來度暑假幾天,我所觸發的焦躁。因為我想到翡翠的孩子,就突然有點坐立難安。

上邪II 終章

距離班長車禍的那個寒假,一年又一個學期過去了。

岑毓常常凝視著班長美麗的眼睛,心底充滿感恩和慶幸。在那個惡夢崩潰的夜晚,班長得回了她的視力。但他心底還是有種淡淡的惶恐和憂慮……

他「劾名」和「劾虛」的能力,不知道是不是過度使用,居然喪失了。連狐影這樣高明的大夫,都說不準是暫時性還是永久性的失去。

上邪II 第六章

按照設定,應該穿過門口,就可以迎戰「男爵」(boss)。但是他們解決守門的四個盔甲骷髏之後,卻詭異的進入一個無數廊門的迷宮。

無數現代化的辦公室、無數儲藏室、無數的樓梯和交錯的走廊。

讓人不舒服的是,這些建築物的牆壁宛如內臟的顏色,還會一起一伏,宛如在呼吸。

上邪II 第五章

岑毓變得很忙。

他每天一大清早就起床,急匆匆的往廚房衝,正在做早餐的上邪往往會被他嚇到。他總是簡單問問早餐打算做什麼,然後就快手快腳的幫忙做早餐。連上邪都不得不承認,比起他笨拙的老媽來說,岑毓是個更為俐落的廚房助手,頗有家庭主夫的天賦。

然後他會第一時間吃完早餐,抱著便當盒就往外跑。

上邪II 第四章

那天下起傾盆大雨。

雨勢大得驚人,天地灰濛濛的一片。雖說四季不分明,但在曬死人的秋陽天裡,突然下起這樣的大雨,還是讓人措手不及。

岑毓抱著手臂考慮著,衝到公車站好,還是要等雨停。

班長推了推大眼鏡,「……你要不要等我社團活動結束?我有傘。」

上邪II 第三章

第三章 三人行

岑毓去參加翡翠和上邪的婚禮。

說是婚禮,也不過是去公證人那兒蓋蓋章,舉行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儀式。他的老媽還呈現極度驚愕的狀態,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又嫁了出去。

當公證人詢問,「……林翡翠小姐,妳願意嗎?」

上邪II 第二章

上邪衝進出版社,讓九娘差點跳到桌子上,而那個書蠹蟲總編輯乾脆鑽進桌子底下,完全忘記他是妖怪,一面簌簌發抖,一面口稱佛號,真的跟尋常人類沒兩樣。

看他們這樣驚恐,上邪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打扮。他可是規規矩矩的變化成人身,穿著白襯衫牛仔褲球鞋,應該和路上的死人類沒什麼兩樣。

上邪II 第一章

九娘拿著話筒,遲遲無法撥號。

雖然她理智上完全知道應該找那位「改邪歸正」(?)的雷恩設法去勸勸上邪,最少也讓雷恩去擋住上邪的雷火,好讓她有開口的機會,她也不是不知道雷恩的電話。

上邪II 楔子

幻影咖啡廳意外的安靜。

所有的眾生客人連大氣都不敢出,更不要說談天了。他們用眾生慣有的溝通方式,小心翼翼的不發出任何大於呼吸的聲音,省得惹來比屋頂爆炸更大的災難。

但你知道,只要是眾生,就該死的愛好八卦。這件驚天動地的大八卦,讓這些妖魔神靈甘冒巨險,顫巍巍的坐在充滿強烈靜電低氣壓的幻影咖啡廳苦苦熬著,就是想要有說嘴的第一手資料。

寫在上邪二之前

這一部是要加在上邪後面,讓上邪成為一本完整的電話簿。

(加一加十幾萬字吧…)(聳肩)

當然,會有讀者感到時序混亂,似乎和「禁咒師」「妖異奇談抄」的時序不太對勁,所以在此說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