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曇剎那

瓊曇剎那 之十二

狐族在妖界三十一國裡頭佔五族,分別為九尾狐、赤塚狐、葛仙狐、北山狐、裂地狐。在妖界,狐族勢力龐大,妖術高深,連自傲為靈獸的龍鳳麒麟之屬都得平起平坐。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九尾狐也可列入靈獸之屬,無形中提高了整個狐族的地位。

瓊曇剎那 之十一

祭典之後,相安無事了幾天。

白曇非常疲倦,像是枯萎的花兒似的,睡著的時候比醒著的時候多。除了做飯的時候掙扎起床,其他的時光都耗在床上睡死過去,谷熾會悄悄的去探她的鼻息,擔心她這樣一睡不醒。

當然,傲嬌殿下是絕對不會讓白曇知道的。

瓊曇剎那 之十

直到祭前,她都提心弔膽、心驚膽戰。但是發了一晚的瘋,谷熾天一亮就恢復常態,該幹嘛幹嘛去,連一眼都沒多看她。

雖然摸不著頭緒,但她吊得極高的心終於緩緩的、平安的降回胸腔安放,只把他的發瘋歸類於偶發性喜怒無常,和孩童般的佔有欲。

瓊曇剎那 之九

距離終祭,還有三天。

華燈初上,谷熾比平常早回來,取了飯菜來吃,竟有些食不下嚥。

飯菜沒有問題,寒竹林依舊舒適的靜謐,一切井然有序。但少了一個熟悉的呼吸。他臉孔抽搐了一下,決定把這不該有的雜念推開,打開待批閱的公文…但看了一盞茶的時間,他居然看不明白第一行寫什麼。

瓊曇剎那 之八

儀式重啟,每晚月已中天才得以回房安歇。她默默算著,再十天這儀式就完結,等行完太牢之典,她在北山的事情就結束了,明年夏日才需要去引國狼族那兒。趁這這段空檔,她是該回縹緲峰探望師傅呢,還是乾脆放個大假,整個妖界跑跑?

正思量著,走入房間,幽暗中,谷熾的眼睛閃閃發光。

瓊曇剎那 之七

越靠近儀式的日子,谷炫和谷熾更忙得不見人影。

谷熾的臉色日益陰沈,溫度早超過冰點,往絕對零度探底了,已經到達人人畏避,眾生奔逃的地步。能泰然自若不被這種強大氣場影響的,只有他的親弟弟,和正與他不正當交往的白曇。

在北山狐族諸子民的眼中,不禁佩服的五體投地。瞧瞧,果然是醫君心愛的弟子。是多麼的榮辱不驚,大雪山崩於前面不改色啊。

瓊曇剎那 之六

過了幾日,她的傷全好了。儀式重啟還需要半個月左右,她一時之間非常清閒。以為她會到處亂跑,畢竟白曇是個最鬧騰的孩子。沒想到她就是這樣乖乖的窩在廣大的北山宮殿,東遊西晃的採著庭園裡可用的藥草或野菜。

不然就是帶卷書走到哪順眼了,就坐下來看。有時整日待在寒竹林也沒做啥,就是晒晒太陽順便晒晒藥材。

瓊曇剎那 之五

當天谷熾就把白曇接回去,安置在寒竹軒。他的解釋是,免得聰明智慧的醫君看穿了,雖然白曇認為她師傅根本不在乎,只要掛個交往的名義就好,其他的,她那永恆少女心的師傅會自己腦內補完。

這也是永遠不能說的祕密。她師傅隱居的唯一興趣就是蒐集許多捕風捉影的八卦,寫一大堆愛情故事自己看,連徒弟都不可以碰她心愛的故事們。

瓊曇剎那 之四

白曇趴在床上,為了方便上藥,只蓋了一層薄被。算是師傅格外開恩,沒禁錮就在背上和屁股上均勻打上一百棍。可憐她被採掉了一半功力,才被打得動彈不得。不過甘願作就歡喜受吧…一百棍換條人命,也算好買賣。

幸好師傅沒有生氣,反而笑說有個好徒兒。皮肉之苦…算了。

正痛得睡不著又很想睡的時候,輕輕的腳步聲走了進來。大概是小師妹吧,她閉著眼睛說,「阿藍,幫我點安魂香…痛得我睡不著。」

瓊曇剎那 之三

北山像是白曇的另一個故鄉,生活的很自在。谷炫每天忙得足不著地,但若有點時間都跑來找她講個兩句話。

「白曇,妳越來越能安排自己了。」谷炫寵溺的揉揉她的頭髮,「以前妳早鬧到翻天喊無聊,現在真是乖。」

「去忙你的吧。」白曇發笑,「家事國事天下事,哪樁你不用關心的?既然回來了,就不會亂跑啦。不用抽空就跑來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