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間咖啡廳

有一間咖啡廳I。穿了九個耳洞的男生(上)

晚上九點三十分,她走進咖啡廳。

當初會來應徵,就是因為這家咖啡廳叫做「有一間」。

很有趣。「有一間咖啡廳…」聽起來就像是有很多故事在延續。而她覺得生活在別人的故事裡,比用自己的生命寫要有趣多了。

再多的血跡斑斑也不過是別人的。幾滴眼淚很廉價,所以她聽了也不用哭。

她是個膽怯的人。

有一間咖啡廳。StaRt。溺水的魚

有一間咖啡廳I

她走進來的時候,是下午兩點半。

難得的冬陽懶洋洋的撒在二樓的窗邊,像是將一整年台北的美麗陽光細心妝點,空氣中微塵也蒙著粼粼的金粉飛舞。

背著光,她的根髮絲通亮,光可鑒人的垂肩長髮襯著雪白的臉蛋。除了嘴唇那點血色,她的臉上只有淡漠的黑與冷冷的白。

老闆正在擦玻璃杯,望著這個穿著毛料斜格裙襯著長筒馬靴,斜背著行李,手裡提著提包的女孩。

是女孩還是女人?人生閱歷豐富到簡直厭倦的老闆,卻看不出她真正的年紀。說是女孩,她的眼睛太滄桑;說是女人,她的皮膚又還光滑緊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