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月魄)

月如鉤 第三部(二)

在非常矛盾中,她默默的待下來,總是離靜嚴不太遠。我只是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唐時想著,喜葉還在等我去找他,我並不曾忘記過。

她的情感原本靜滯,成蠱之後就只剩下「尋找喜葉」的執念。但她無法解釋自己留下來的原因,索性就不去想了。

老和尚知道我留在這裡的。即使屏息隱匿,那個鬚髮俱白的老和尚還是把臉轉向她的方向,絮絮的說法傳道。

月如鉤 第三部(一)

第三部 莫道無情

靜嚴輕咳著醒過來。

都已經入夏了,清晨卻這樣寒冷。他心裡有數,披了件大掛坐起身子張望,卻什麼也沒看到。

那個喚做唐時的姑娘大概又來了,還沒等他瞧見,她又悄悄的離開。很奇怪的姑娘,真的。靜嚴想著。

月如鉤 第二部(完)

仔細聽,是兩個姑娘的聲音。

一個背對著他,伏坐在地上,微微透著幽冥的光,另一個卻飄在她肩上,隨著夜風上下。

是兩抹幽魂。

靜嚴先是吃了一驚。他到底是個凡人,對鬼魅有先天的恐懼。但是那兩個女子悽楚的聲音卻讓他心軟了,也壓嚇了原本的驚恐。

月如鉤 第二部(七)

不顧村人的阻止,靜嚴獨自一個人去了據說鬧鬼的河村。

說慘,也的確是慘的了。村裡冒著屍體的惡臭,還活著的村民兩眼無神的坐在門廊前望著,像是半瘋似的。

他並不是什麼有道行的高僧,雖說打小兒出家,那是因為家裡窮得養不起他。但是當了和尚,他也是本本分分的吃齋念佛,守戒了一輩子。師父圓寂前把寺院傳給他,是因為他的謹守本分,而不是因為他有什麼了不得的作為。

月如鉤 第二部(六)

我絕對不要死在這裡。在荒野中狂奔的叔叔想著。他背著最值錢的一包細軟,既然道路會鬼打牆,那他就往山林走。

沒有帶任何人,連自己的老婆都拋棄了…說起來,都是這個婆娘拖累了他。叫她好生哄著洛如,等嫁過去再怎麼不如意,哭個幾天不就沒事了?那婆娘就是賤,不打洛如幾下、罵她兩句日子過不去…

打罵幾天,又不給她飯吃,這才讓洛如上了吊,牽累一家大小遭這種殃!

月如鉤 第二部(五)

死亡漆黑如鴉的羽翼,在這個村落徘徊著。

芙蓉的叔叔嬸嬸特別恐懼。芙蓉明明是衝著他們來的…神巫死了,村長死了,下一個一定是他們。家裡的下人幾乎都逃跑了,雖然捨不得這棟豪宅和肥美的田產,但命還是比較要緊的。

他們匆匆收拾了值錢的細軟,一家大小想要逃得遠遠的,卻發現他們走不出村子。明明是出村的路,但是怎麼走,就還是兜回宅子。

月如鉤 第二部(四)

神巫知道了十年前嫁河神的河神夫人出來作祟,大吃一驚。非常隆重的在芙蓉家辦了一場盛大的祓禊,果然平安了幾天,所有人都相信惡鬼被收服了。

「芙蓉不是成了河神夫人了嗎?」有村民感到疑惑,「怎麼會回娘家作祟?再說,洛如姑娘好好的,怎麼突然死了?」

面對許多疑惑和竊竊私語,叔叔和嬸嬸有如坐針氈的感覺。他們求助似的看著神巫,神巫收了不少禮物和金錢,也不好默不作聲。

月如鉤 第二部(三)

那個叫做唐時,分不出是人是鬼的女子,飄然的用冰冷的手扶著芙蓉的背,溫潤的觸感卻是這樣霜寒,像是某種打心底發涼的生物,比方說,毒蛇。

這種微帶噁心的觸碰,卻讓無形中禁錮著她的阻礙消失了,她顫巍巍的踏上了岸。

就在她踏上岸的那一刻,這個村子的所有大寺小廟都頹圮了一角。尤其是遠在人們記憶之前的遠古封印,都隨著她踏上岸的時候,被人遺忘的風水石都無聲的碎裂了。

當然,沒有人知道,自然也沒有人注意到。

月如鉤 第二部(二)

根本沒有什麼河神。

她沈入河底之後,眼見著自己的屍身漸漸腫脹、腐爛,被魚蝦吃殘了,也從來沒見到什麼河神。

沈在河底的屍身,成為覆蓋著淤泥的白骨,她的鬼魂也困守在這裡,沒有人來接她。

縹緲的河神不消說,連因果報應的陰差都不來,她不明白。

恨嗎?

月如鉤 第二部(一)

第二部

這雨,像是永遠不會停似的。

花轎已經在門口,她抱著唯一的妹妹,眼淚也如雨般無窮無盡。

「抱著她,難道妳要帶著妹妹去?」嬸嬸苦勸著,「快把眼淚擦一擦,上轎去吧。嬸嬸知道妳心裡埋怨,誰讓妳生辰這麼湊巧呢?妹妹交給我,妳為了咱們村子…我若不好好照顧妹妹,我還算是人嗎?」

芙蓉無助的看著嬸嬸,不知道要不要相信她。自從父母雙亡後,叔叔嬸嬸就住到他們家來,說是來照顧她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