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二 監督(三)

「是我主動分手的。」我小聲的說。

咖啦一聲,臉孔發青的徐道長徒手把手裡的鐵罐子扭成細細的麻花,「渾小子…敢劈腿?!」

我是聽說了徐道長兇歸兇但很護短,沒想到到這種地步。

「不,不是!」我捏了把汗,又覺得很難解釋。搔了搔頭,「…我已經有三個弟弟了,用不著第四個啊。」

他詫異的看我,我苦惱著怎麼解釋。

我的父母熱情奔放又愛孩子。婚後連生了半打,還有年頭一個,年尾一個這樣的超短間距,直到實在養起來吃力,老爸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去結紮。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二 監督(二)

你想想,這樣不成器的學長學姊,還指望他們保住什麼校園平安?我剛入社團的時候真的一整個納悶,直到監督來學校尖酸刻薄的諷刺辱罵過,我才恍然大悟。

我們的社團監督老師是個道士,姓徐,徐如劍。我們都叫他徐道長。在我入社之前,聽說他每年都會來維護一次,當然免不了破口大罵得很難聽。

等我入社以後沒多久,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比較常來了,幾乎一兩個月得了空就會跑來看看,我想是我們這屆的沈默社團水準已經低落到地平線以下了。

不過他兇遍了全社團,對我卻意外的另眼看待,很少罵我。像現在這樣氣急敗壞,真的是很少有。

「我問妳,」他臉孔發青,「你們跑去校外惹冤親債主?!」

「那是什麼?」我迷惑起來。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二 監督(一)

之二 監督

雖然每天晚上巡邏的時候都嚷著要退社,但第二天我還是會乖乖的去寫社團記事簿。然後被社團的學長學姊氣得半死,等我吼完,要到晚上巡邏才又想到我要退社的事情。

我討厭我的個性。(掩面)

雖然是史上最弱的沈默社團,但我們學長學姊真是志同道合到極致。除了我和小東小西以外,通通都是動漫畫瘋子或腐女。

像現在,我打開大門,就看到身高一八○的葉勤學長和身高一五○(號稱)的雅意學姊,雙手交握彎腰,都穿著低胸女僕裝,設法擠事實上不存在的乳溝。

…走出這個門,我絕對不承認跟他們有瓜葛。

「雅子好可愛唷。」葉勤學長含情脈脈的握著雅意學姊的手。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一 大儺(完)

按了門鈴,一跛一拐又憔悴的吳清芳來開門,眼中露出充滿希望的光芒。

只怕她很快就會絕望了。

他們家的人,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能逃多遠逃多遠,只有吳媽媽還在房裡睡覺。

吳清芳感激的握著我的手…然後轉身逃出大門。

一陣淒涼的秋風掃過,我們社裡每個人都感到一陣悲涼。

我們小小聲的敲著腰鼓,在很虛的方相氏背後,輕輕的踏地,磨磨蹭蹭的在人家的家裡「遊行」。

「喂,噓,噓。」小東小小聲的問,「真的有用嗎?」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一 大儺(三)

翻來翻去,沒半樣我們辦得到的。但吳清芳又出了兩次車禍,她的家裡聽說更雞犬不寧,我們能怎麼辦?

硬著頭皮,假作要送吳清芳回家,我們一社八個人發著抖,蹭進他們家。剛讓吳媽媽瞪一眼,學長就尖叫起來,學姊開始乾嘔,其他人抱成一團,都縮在我背後。

我顫顫的假裝打翻月水,不得了,吳媽媽四腳著地的發出可怕的叫聲,散發強烈到幾乎薰死人的腐臭味,撲了過來…

我們這群沒用的默娘默然(社員自稱),狂叫著奔出大門,一路奔到大馬路還不敢回頭。

第一次遭遇戰,大敗而逃,連交鋒都不敢。

但吳清芳因為骨折再次住院了,疑似家暴。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一 大儺(二)

老大爺社長說不用管,我們的學長學姊們就很樂的繼續準備CWT,小東小西很樂的試圖寫出更棒的Rap歌曲,我很苦命的巡邏校園。

這就是我們「沈默」現在最淒慘的現況。我們社團的學長學姊腦袋都有或大或小的洞,維護下來的「人鬼分道」簡直一踏糊塗,徐道長來我們學校的時候,氣得暴跳如雷,唯一學得全的,只有我。

其實小東小西也學了八九成,但他們老要載歌載舞,實在太引人注目。而且徐道長根本受不了他們,看到他們就抓狂,我實在擔心他的腦血管健康,只好請小東小西繼續專心音樂創作,我來就好。

我討厭我自己的個性。(抱頭)

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一 大儺(一)

之一 大儺

聽說我們「沈默」這個祕密社團的初代學姊是個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她不但能夠溝通鬼神,還有著非常強大的金翅鳥式神,外號是「靈異少女林默娘」。

簡單說,根本就是少年聖后(我們社團都這麼喊媽祖娘娘)或者是少年陰陽師那種人物。

是她將月長石交給我們二代學姊的,然後一路傳下來。據說我們「沈默」的學長學姊之中,頗有異能者,很發揚光大過。

可惜傳承了十五年,傳到我們這代…

嘆了口氣,我打開辦公室。一個可怕的面具冒了出來,上面還有四個眼睛,沒貼好的錫箔紙隨風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