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二十

從來不接受訪問的小星星戰隊,此戰後終於接受了官方網路頻道榮耀之路的訪問。

出席的自然是老闆萊因德和主席牧師范余(準人瑞)。

現實中的萊因德是個老帥哥,非常風度翩翩。但準人瑞也不差,健康屬性不能消除腦袋裡的不定時炸彈,卻能夠消除臉上的老人斑和數十年的毛孔粗大和痘坑,脂粉不施的她,呈現了范余娟本人應有的滄桑之美。

穿著簡單只有一朵山茶花裝飾的長禮服,搭著西裝筆挺的萊因德胳臂緩緩步入採訪現場。

甫現身,頻道聊天室就瘋狂洗頻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九

不知道運氣算好還是不好,戰狼戰隊和小星星戰隊直到八強才碰面。

此時兩隊父母與兒子們的對峙早已不是祕密,卻在兩隊都拒絕採訪的情形下更撲朔迷離,各種瞎猜異常猖獗,什麼「黃昏之戀導致父子相殘」、「父母放水意圖保送」等等等等超級不靠譜的妄想滿天飛,搞得一場普通的挑戰賽有什麼情愛糾葛利益險惡等等陰謀似的,也讓賽場塞得爆滿。

因為挑戰八強賽在網路有直播,許多人塞不進賽場,乾脆的下線打開電腦。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八

在改版中,戰狼戰隊崛起於挑戰賽,堅苦卓絕的擊敗幾個從職業聯賽淘汰出來的前職業戰隊,以及背景雄厚資金也非常雄厚的新興戰隊。

當然,當中並沒有小星星戰隊。

之前新聞炒得沸沸揚揚,其實這群菁英不在意。只有小公主靜靜半開玩笑的說,萬一要對壘時,看在伯父伯母年紀那麼大的份上,還是要溫柔點。

要知道,戰狼其實就是公主與騎士團的組合。即使在公主面前會硬繃住風度和氣質顯得和樂融融,底下暗潮洶湧可是沒停過。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七

後來準人瑞才發現,被萊因德雇用的五個隊友,其實都是他的屬下。有的還在職,有的已經提前退休。

萊因德可能在網路上有點二,但現實中卻是個朋友無敵多的人。所以他登高一呼,一堆人湧上來讓他選,他也很喜憨的以職業選了這麼清一色的召喚師出來。

玩得都很平庸,裝備也一般。萊因德本來就是讓他們湊數用的,但是每次團練都會乖乖出現站崗,即使遲到也會再三道歉。

準人瑞覺得還能搶救一下。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六

然後萊因德就發瘋了。

他一直堅持老骨灰的格調,寧可餓死也不買遊戲幣。但是突然大批購買榮耀幣,要知道榮耀幣的幣值跟現實貨幣幾乎是一比一。

「萊因德別瘋了!」準人瑞阻止他。

他眼神卻很堅毅,「沒事的。墓地、葬禮、健康保險、養老院…這些錢我都準備好了,甚至安樂死的錢都留下。放心,又不是建立戰隊俱樂部,這麼點錢不算什麼。」

萊因德吐出一口氣,「這些都是我自己賺的錢,我想要活著的時候愉快的使用。現在,就是我最愉快的用法。」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五

果然腦袋還是有顆不定時炸彈,不能隨便發脾氣。

是的,那個小破孩真的讓她動怒了。

她承認,自己總是喜歡想太多。有些看似定則的鐵律也會再三思考。像是家庭、父母子女、親屬等等關係。

父母的責任義務非常明確,將孩子生下來就要盡力的將他們扶養成人。過程中最好性格相合、彼此喜歡。萬一不幸個性真的不合,但也能保持禮貌盡量容忍。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四

原本以為到此為止,但是這世界的孩子真是超越她的想像。

某天早上,她提著一大籃菜,半路上就讓個年輕人堵住了。

漂亮英俊,身材高挑,開著一輛可以買棟樓的豪車,熱情友善的想載她回家。

你是不是傻?還是以為我是真傻?要不是加強檢索顯示了這是萊因德的兒子秦祥麟,她就將他拍扁在旁邊的牆上好嗎?

用把妹的招數招呼老太太,怎麼看都像變態殺人狂。這孩子腦殼下真有腦漿嗎?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三

黑貓默默的跟著準人瑞慢跑過大半個南區。

雖然所在的城市算是很小,但是規劃和大城市沒什麼兩樣。高聳如山的大樓,空出來的大片安全島、小公園。道路像是行走在峽谷中,直接日照不多,風大。

空氣不算太好,天空也有點暈黃。但也還是健康範圍內,很少有紫暴警報。

此間的環保不叫做環保,叫做「種族自救」。光這點就讓準人瑞感到此間世界最少相當誠實並且務實。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二

黑貓歸來的時候,只見一隻六條腿的巨鱷張大了嘴撲過來。他條件反應的一巴掌拍飛了那隻宛如卡車的巨鱷。

場面非常混亂,等塵埃落定,羅的血只剩下六十八滴,另一個鬍子大叔九十八滴,長了翅膀的蜥蜴剩一百九十六滴血。

可以說,若不是玄尊者時機巧妙的歸來,小星星戰隊應該要慘遭滅團了。

這不算事。真正算事兒的,是羅的積分起碼去了一半。黑貓覺得自己的腦袋嗡嗡響。

「羅!」他咆哮,「妳說說這積分是怎麼回事?!」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十一

所以,萊因德說,「我和我兒子吵架了。」準人瑞立刻低頭看著睡在他懷裡的小星星,好一會兒才意識到他說的是現實生活裡的親生兒子。

此刻他們剛滅團了一群意圖清場的青少年,屍體還沒釋放靈魂呢。屍體雖然不能說話不能密語,但是拼命的在當前頻道用文字洗頻。

雖然很可能立馬有大批人馬來復仇,但是在碧藍湖畔,她還是默默聽他傾訴了…即使他總是開了頭就停不下來。

於是她知道,萊因德的兒子比范余娟的兒子大兩歲,在他兒子十二歲時,他老婆忍受不了沒有愛的生活,毅然和他離婚…然後帶著兒子嫁給萊因德的上司。

到現在萊因德還在付前妻贍養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