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二十

宮國蘭並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和粗獷兇惡的外表不同,他意外的細心體貼。只默默的聽準人瑞哭了一會兒,就準了假。

「嗯,這幾年妳一直念著要去北極參觀聯邦政府和深藍…衣服帶夠了嗎?不夠的話北極機場有賣大衣,雖然樣式很拙,但是非常保暖。」他噯了一聲,「幹嘛自己去?說一聲我找王毅一起啊。」

「王毅說,替你賣命四十幾年,休假不到四十天。」準人瑞破涕而笑,「你把汪達扔下,他絕對會生氣的。」

宮國蘭訕訕,「男人就是麻煩,特別愛吃醋。」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九

***

孟燕十二歲生日的這一天,準人瑞在機場補到了前往北極的機票。

真是十二年來最糟糕的一天。準人瑞不是很淡定的想。

接孟蟬的班十二年,準人瑞已然是迅音影視名符其實的金牌作曲人兼音樂製作人。同時還是王牌原創作家…沒時間寫劇本,寫小說只是在瘋狂忙碌的縫隙拿來鬆弛神經用的。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八

到底是「忙碌」替宮國蘭拿定了主意。

孟蟬獨有的那卡西風大受歡迎,向瑜被拱上歌壇天后的地位。雖然準人瑞一直覺得閩南語歌曲用此界的漢語或通用語都奇怪到不行,但是公司開會拍定,她也從善如流。

畢竟,即使有孟蟬大部分的記憶,準人瑞還是得承認,音樂天賦差太遠了,她嚴重消化不良,不得不改變風格。

最少那卡西風她辦得到,也非常適合向瑜。

「孟一指」倒是更專精準確。原著小說比吃飯還簡單。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七

難得吃撐得如此心滿意足的王毅放空了會兒,豎起英眉窮凶惡極的說,「敢改行當廚子,老娘剁了妳!」

宮國蘭猶豫不決,他也想放狠話,可是又覺得這才能太難得,讓他很難選擇。他名下哪能沒幾家天然餐館?連該聘去哪家都想好了…但是孟孟的歌,放不下。問蒼天第二部呢?才開頭而已,他追得撕心撓肺。

怎麼選?他都不知道如此英明果斷的自己,居然會有選擇困難症。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六

雖然天上掉下一棟房子,地段是黃金等級,保全更是鑽石等級…管理費自然非常貴族。總要裝潢買傢具,再加上地球聯邦萬萬稅。

準人瑞的存款以一種一洩千里的速度瘋狂縮水。

這個已經移民外太空的世界,地球表面上還保持各國的獨立,維持獨特的傳統特色,事實上已經統一在聯邦之下了。

通用語言統一、貨幣統一,軍隊其實也統一收攏在聯邦政府手裡。聯邦政府所在地居然在北極,頭回知道的時候,準人瑞超詫異的。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五

千趕萬趕,最後電梯塞車,準人瑞還是遲到了。

王毅面籠暴風雪異常可怕的指著牆上的鐘咆哮,「全世界都在等妳開會!」

準人瑞情緒非常惡劣,也異常憔悴,「抱歉,有條狗攔路。」

「…啊?」

「可惜沒將他踢出半身不遂。」對於如此嬌弱的自己,準人瑞也很不滿。

「哈?」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四

很快的,準人瑞再也沒有心情考慮半個世紀後會怎麼被坑死…因為她現在就要被坑死了。

抱著孩子出院後,帶孩子不算事兒…本來應該不算。公司附近有育嬰中心,朝九晚五。只要再雇個保姆接送,在她回家之前照顧一下。王毅忙得快飛天,還是幫她將住處租好並且雇了可靠的保姆。

新住處離公司很近,步行十五分鐘就到了,一切看起來好像沒有問題。

…問題可大著呢。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三

怒極吐血的準人瑞消沈了幾天,很快又恢復過來。

扣除武俠世界和仙俠世界,有內力的人是極少數,沒有才是正常的。瞧吧,沒內力的流氓想揍人還不是揍得滿地找牙,沒內力的將軍想砍人還不是十七八段。

沒內力的準人瑞如此嬌弱,還不是想將黑貓怎麼掄牆就怎麼掄牆。

將黑貓擼壁後,準人瑞就心平氣和了。|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二

回去後宮國蘭越想越氣,真的打算「誰也別想好」了。

他能半點根基也沒有,徒手打造迅音影視,就憑他賊準的眼光和一手翻雲覆雨的「文宣戰」。

文宣戰更是重中之重。

只是近幾年麾下鍛鍊出來了,他也放手省點心,不再親自規劃文宣戰。但那對狗東西實在太噁心人,給男同抹黑了。

他是絕對不會承認是個腦殘粉。更不會承認他心疼自家愛豆。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一

大boss宮國蘭說幹就幹,他本質就是個果決的人。

招集編劇團不算難,原著擺在那兒,打鐵趁熱想上趕的編劇不少,第一時間就解決了。

真正讓宮國蘭碰壁的是導演和劇組。畢竟歌唱圈和影視圈壁壘分明,影視圈利益早分割妥當,誰樂意隔壁圈的龍頭來分一杯羹啊?分習慣來整鍋端找誰哭去?

被推諉到最後,宮國蘭怒了。

難道老子打下大片江山二十年,還自制不了一部電視劇?老子就不信這個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