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三

這種糗事沒有一個男人能夠接受的,哪怕是一直自牧甚嚴的物理學家。

還是準人瑞一句話打消了他的困窘,「正好。反正我有性交恐懼症。」

物理學家完全被治癒了。

然後準人瑞覺得自己欺負小孩…還是個這麼單純又可憐的小孩。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二

下班時間。走到門口,就能看到女郎昂首闊步,器宇軒昂的走過來。

總是穿著小西裝搭長褲,隱約的看得到鞋尖。鐸鐸走過來時總是抬頭挺胸,背挺得特別直,氣勢凜然。

所以他在心裡都稱呼她為,女郎。

眼神清澈,毫無畏懼的女郎。

出院後瘦了許多,原本合身的長褲都有點飄了。但是步伐還是那麼堅定、無畏。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一

眼睛睜開就是黑貓臉的大特寫,一雙碧綠的眼睛發著兇光,很有恐怖片的感覺。

當機立斷的,準人瑞立刻先手,「系統抓到了嗎?」

原本醞釀著開噴的黑貓立刻萎了,「…沒、沒有。」他辯解,「剛奪了一個核電廠的能源,我差點被電死!這玩意兒不是東西!太可惡了…」

準人瑞凝視著黑貓的眼睛,「…我一直想問。為什麼你逮捕系統的時候,維持著貓形態?難道不能恢復人形嗎?就算只有八百萬分之一的神通,最少也能遠程法術攻擊吧?」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

當天晚上準人瑞去歸還兩個籃子,物理學家若無其事的請她留下吃飯。

準人瑞硬著頭皮答應了。

果然健康得不得了。一大盆五顏六色的蔬菜沙拉,一碗五穀飯,煎熟的牛排。最後物理學家細心的給了她一小瓶醬油和一罐千島沙拉醬。

「抱歉,忘了我們口味可能不同。」物理學家有些歉意的說。

「健康飲食很好。」準人瑞往自己的蔬菜沙拉上倒千島醬,賣力的嚼著五穀飯。其實偶爾吃吃還是行的,醬油真是中國最偉大的發明。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九

這樁綁架未遂案差點燒到何總裁身上,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脫身,但是警察也不是傻子,已經埋下懷疑的種子了。

憤怒的何總裁將辦公室砸了一通,跑去健身房發洩了一下午還是心火未消。

他早就認定劉秘書身分不簡單…很可能跟他一樣,她的系統可能是貓形態,跟自己蛋型的系統應該是敵對。

所以才會突然武力大增,還知道他重生的祕密。

此女不可留!早已染得透黑的重生何總裁眼中露出猙獰。原本只是嫌她礙眼,想把她綁架賣出國去,現在是乾脆的要下死手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八

環繞著物理學家的攻防戰緊張展開。

一發現系統如此高能,準人瑞不得不悄悄在物理學家的家門口偷裝監視器,並且在公寓樓頂也加裝了一個,二十四小時監控。

甚自研發了一個面部識別系統,一但何種馬出現在監控畫面,會發出警報聲響。

也幸好如此,剛好攔截了何種馬的入侵。在物理學家不知情的情況下,將何種馬打發了。

「重新得回十年青春,你何不繼續從事花花公子這個相當有前途的行業?物理學家應該嚴正的拒絕過你了吧?」準人瑞真的發火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七

黑貓含著眼淚回去玩貓捉老鼠,可惜他是菜鳥,系統老奸巨猾。所以他被系統扔出來的廢殼調虎離山,系統悠哉的給何總裁發任務並且給予獎勵。

畢竟現在的何總裁不是單純的小種馬,而是十年後黑白兩道都有勾結心黑手辣的未來式。系統頒發的任務是要他先清理後宮。畢竟不管想追上妹子還是漢子最重要的是表達專一的決心。

反正追上吃定後,後宮隨時可以重建,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六

雨季還沒結束,準人瑞以為已經混成朋友時,看著手機的物理學家停下腳步,淡淡的對準人瑞說,「別再跟著我了。」

準人瑞皺著眉,猛然奪走他的手機,並且撥打自己號碼,將自己的手機號碼設在他的通訊錄上。同時暗暗的設了個隱藏的app,這樣物理學家天涯海角都無所遁形。

物理學家目瞪口呆的看著突然變成強盜的女郎。但是女郎又很快的將手機還給他,「有事打我手機。」然後轉身走人。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五

準人瑞住院後,物理學家帶著花和果籃來探病兼道謝,並且請了個看護,負責所有醫藥費,然後就沒出現了。

能肯定的就是,物理學家並不是自閉症,大概也不是讀傻了。雖然外表看起來脆弱漂亮,事實上談吐沈穩,相當有教養,擁有成熟的學者風範。

但這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疏離是怎麼回事?莫非被討厭了?

這就是準人瑞最不能理解的地方。原主劉巧音長得也不差,她在世時又是個被讀者和兒孫寵壞的老太太,只有嫌煩的,沒有被嫌棄的,所以她真有點不知所措。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四

賀蝴蝶(seba)粉絲頁在今天(2017年12月30日)達到五萬讚!

第二天才看到黑貓。現在他有些神經質的守著何總裁不放,因為那個系統什麼時候降臨真是天曉得。

準人瑞充滿同情的看著他,日子久了就明白其實大道之初真不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知。

他萎靡的看了準人瑞一眼,尾巴微微搖了搖表示自己活著,稍稍振作精神,「怎麼樣?長得如何?」

準人瑞想了想,回憶物理學家的長相,這才發現居然和玄尊者的本尊有些相似。

這讓黑貓開心了點,「這顏值超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