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五

亡者榮耀那群小中二,其實準人瑞不看在眼裡。

她會徒步趕路,主要是她身上沒有錢。而榮耀之路的傳送陣貴到靠北。

其實吧,原主在遊戲中說不上呼風喚雨,但也是混得小有名氣…是個邀約不斷的副本指揮和牧師。

若不是她脾氣太壞,說不定會很搶手…但是她帶團時的風格實在太尖銳太蠻橫,讓許多團隊對她又愛又恨,往往拓完荒就付錢結算從此再也不見。

但是她當主補就非常出色,並且沈默,所以邀她主補比副本指揮還多得多。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四

準人瑞覺得范余娟是個很奇妙的人。

因為她的靈魂已經不在了,所以記憶有很多缺失的細節,但就算只有大綱也夠神奇了。

這個個性淡漠的女人,一生摯愛是遊戲。

十五六歲時差點就成了電競選手,最後團隊挑戰賽勝了,她卻因為性別和容貌的緣故被刷下來僅能候補,然而她非常有氣魄的直接不幹了,回家幫老爸殺魚了。然後平凡的結婚生子、喪夫,獨自撫養小孩。

但是這些都沒泯滅她對網路遊戲的熱愛,一直都是個業餘高手。從鍵盤遊戲到全息遊戲。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三

最終善良的準人瑞還是沒下手…看見玄尊者那張可憐的斜格子臉就下不了手了。

只是跟原主的便宜兒子通過電話,她額角爆出青筋,一回頭發現玄尊者逃之夭夭追之不及,她就懊悔太心慈手軟。

這任務太爛了。

不,不是說原主的身體太破,也不是嫌原主太老…再怎麼破爛怎麼蒼老,經過孟蟬的摧殘後,比較起來范余娟還算不錯了…除了長了個腦瘤實在還算是個健康的後中年太太。

也不是因為窮,在多才多藝的準人瑞看來,沒錢不算事兒。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二

但最終還是沒得到黑貓的解釋。

一陣劇烈的暈眩襲擊了準人瑞,讓她直接撲倒在地。極致的痛苦和虛無讓她感覺到從肉體到靈魂都即將粉碎…然後她真的碎了。

等她猛然睜開眼睛,像是從惡夢中驚醒。但痛苦和虛弱感隨即追來,像是鐐銬般鎖住了四肢,僵臥、動彈不得。

即將窒息。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一

命書卷拾貳 你不認識的她或他

 

格子貓尊者和準人瑞沈默的看著唯一的檔案。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以下犯上還能有啥好,唯一檔案是必然的。但是…

打破窒息般的沈默,準人瑞開口,「我不知道,原來危險度的顏色還有七彩的。」

「沒事。」斜格子紋的黑貓平靜的說,「其實我也是頭回看到。」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休息時間

回到房間,準人瑞和黑貓不約而同的呻吟一聲,齊齊倒在床上癱著不想動。

準人瑞表演一秒熟睡,斑馬貓…黑貓還能勉強咬著毯子蓋上,然後也睡死過去。

這個任務真的太累了。不是準人瑞執行天譴執行的很累,玄尊者撐起整個架構,恩威並施的培訓駕馭群鬼,更是累到破表…後期幾乎都是他在帶許夢槐。

沒有心情管會遭受到什麼懲罰,也沒有心情管積分盈虧,最想做的就是大睡一場。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五

許夢槐的神智早就漸漸清晰,但真正突破還是在捕獲尤盛文時。

準人瑞碎剮尤盛文的時候,她也在場。只是曾經心靈混亂過的她,鬼魂非常弱小、縹緲,連現形都辦不到,更不要說對仇敵造成任何傷害。

被逼急了的她,一直無法言語的她,終於期期艾艾結結巴巴的說出第一句話。

「將、將將將…將他…留、留留給我。」

準人瑞非常乾脆,「行。」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四

大道之初的產品皆是精品,品質有絕對的保證。

哪怕是充氣娃娃都是如此。

便攜式鈕扣型充氣娃娃,能夠用魂魄攜帶,自動生成生化人,只擁有本能。一個任務只能使用一個…除非損壞了,才能啟動下一個。

之前準人瑞只是買來備用,沒想到卻在這個時候用上了。

事實上,沒人這麼用的…真想玩分身有更堅固耐用的生化傀儡,可以用精神或法術遠端遙控,並且可以重複使用…當然價格也非常高入雲霄。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三

此界該國的首都有兩千萬人口,規模堪比一個台灣。

尤盛文流竄到此,宛如一滴黑水落入海裡,跟銷聲匿跡了沒兩樣。

在A市的時候,準人瑞也收到不少來自首都的請求,只是暫時擱置罷了。她相信天下事是管不完的,想要發大願,那還是耐住性子,一步步將基礎打穩才最實在。

首都最急切的請求是,數量暴增的女性失蹤案。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遍佈全首都的官方監視器幾乎是關鍵畫面就會呈現雪花狀。

「那變態恐怕不是妖化而已,也在魔化中了。」黑貓凝重的說。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十二

看著許夢槐四腳著地的邊笑邊追著卯日跑遠了,公子青才說了「奇聞」。

至於手術詳細,請參照「肉蒲團」。總之就是將化龍失敗的殘片「種」到看廣告找上門的尤盛文身上,效果非常顯著,簡直是一暝大一寸。於是吃好到相報,推薦同寢的同學一起去動了這個無痛的微創小手術。

只是後來的副作用他們無法承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