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四

這次住沒兩天就回來了。

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渣男親自來接,溫柔殷勤,好像啥事也沒有,他還是絕世好老公。

難怪又甜又蠢的蔣問晴會被騙得找不到北。渣男姓陳名春生,長相和秦漢有87%相像。跟人說話異常纏綿,滿眼的情深深雨濛濛,能讓女人心跳加速。

可惜,面對的是個老妖怪。見過太多美男,陳渣男還屬於不入流的。所以完美的演示了什麼叫做「俏媚眼拋給瞎子看」。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三

第二天,準人瑞被搖醒,張眼看到警察在側,心裡只有無盡的納悶。

她已經將蔣問晴的記憶理順了。她是個很宅的家庭主婦…前幾年還會去美容沙龍做做頭髮護護膚,這兩年因為公公中風,她忙著在家端屎端尿照顧病人,宅到不能再宅,剪頭髮是前年的事。

實在想不出能辦出什麼驚動警察的事兒。

蔣問晴的婆婆告她傷害罪,大概走了什麼不可說的關係警察來找她做筆錄。

最後警察被忍無可忍的大夫轟出去。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二

準人瑞的反應一直都很快。要不是上線總有幾秒暈眩和視角模糊,這個耳光不能挨。

但是挨完耳光她立刻敏捷的將打她的人瀟灑的掄在牆上。

只是這具身體似乎不太健康,掄完她也差點扭到手。

可這不是最糟的。更糟的是,這個時候戒指的加強檢索發揮了功能…她剛掄上牆的是原主的婆婆。

有點糟糕,但是準人瑞只擔心了一秒。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一

命書卷拾 黑馬

因為玄尊者(忘記穿衣服)的烏龍,將準人瑞僅有的一丁點緊張都打滅了,非常淡定的去見了上司炁道尊。

呃,跟她想像的不太一樣。

玄尊者很漂亮。像是皮膚很白的印度少年--大眼睛雙眼皮,美得雌雄莫辨。只是皮膚雪白,白得都發亮了。顯得頭髮更黑,所謂的烏髮如鴉。而且還留得很長,髮稍乾脆的沒入虛空中。

但是鬧的烏龍實在太二,完全泯滅了美少年應該引起的驚艷和感動。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休息時間

任務結束回到空間,沒一會兒黑貓出現了。

很久沒見,準人瑞只高興了一秒,黑貓就毫不留情的咬了她的小腿。咬完恨恨的對她「哼」了一聲…就又跑了。

準人瑞望著小腿那一圈貓牙眼無言,並且非常莫名其妙。

但是很快的就被分了心。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殘存一點女尊世界的感應。原本有些紊亂的波紋,不知道為什麼整齊了,發出一種佛鐘的莊嚴聲響,原本輕微的動盪感安定了下來。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四

皇甫彰去探望有孕的皇甫彤。

一改剛「歸來」時的乖戾和狂躁,現在她充滿柔情蜜意,眼睛膠著在身邊的兒郎拔不下來,對待皇帝都非常敷衍。

反而陪侍她的兒郎非常緊張。

真沒想到「歸來」的皇甫彤會看上那個纏足上獻的兒郎,火速愛得欲生欲死,並且毅然決然讓他當自己第一個孩子的父親。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三

來了這麼幾年,總是要人情往來的…哪怕她跟皇甫彬的感情其差無比。

準人瑞年年用竹子主題當禮物打發,皇甫彬嘴巴還是很刻薄,但是收到禮物總是得意洋洋,暗地裡還跟身邊人說皇甫彤雖然討人厭,眼光還是很不錯的…還知道她姐是個君子。

其實皇甫彬挨了譏諷卻不知情。準人瑞一直覺得這個野心勃勃的皇女標準的「志高才疏內裡空空」,非常的竹子。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二

敢開「男塾」這個腦洞,自然是準人瑞深思熟慮後的結果。

女尊世界和男尊世界還是有不同之處。

作為劣勢性別的男性,遭受的壓迫還是比男尊世界的女性輕微些。

首先,母親是優勢性別,對於篤定是自己後代的孩子都是相當愛護的,有娘家撐腰,嫁出去的兒郎被虐待而死的總是比較少。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一

三言兩語,皇甫彰被她氣走了。

準人瑞覺得彰翁主其實很有趣。帝母明顯很煩她,兩個妹妹都心懷不軌。她雖然會憤怒厭煩,但是遇到事兒她還是會忍不住關心。

難怪黑貓會很憧憬她。

瞧,明明被氣走,沒幾天又回來探望。只因為準人瑞感冒了,擔心她裝病變成真病。

「…宗室女將親情看太重,不好。」準人瑞忍不住勸了。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

準人瑞真心覺得黑貓對她不夠信任。

說放心就真的好好的將心放在胸腔裡…因為她不但打算什麼都不做,而且皇甫彤一定會得「心疾」。

這麼說吧,在任何有中藥行的地方,準人瑞的外掛會超乎任何人的想像。

有些藥方真的非常精妙,自從郡主任務之後她長長短短的都有收集些。某些特別厲害的藥方沒廣傳開來,其實就是有點嚇人的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