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二

「這沒有意義。」黑貓有氣無力的說,「她已經不在了。趙小姑娘一起頭就拒絕,魂飛魄散了。」

「我知道。但她的往事不能這麼淹沒掉。」準人瑞堅定的說,「世人該知道她的無辜。」

「…其實羅妳只是想搶占道德至高點吧?」黑貓泫然欲泣,「行了行了,我知道倖存的科學家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夠了啦…拜託住手啊!戀童癖很可惡但是別捅下去啊啊啊啊!」

「呵呵。」準人瑞拿著消防斧背拍了拍痛哭流涕的中年人,說,「消防斧只能劈或砸,還真沒能捅呢。」然後就切斷聯繫。

黑貓巴不得撲上去咬羅的小腿,可惜相隔幾千里,瞬移不了那麼遠。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一

黑貓同步接到第二階段護衛任務完成,卻無語凝噎。

因為險之又險的低分掠過,堪堪及格,距離失敗只有一步。

「…羅,妳明明可以讓分數好看一點!」黑貓咆哮。

「是啊,我可以。」隔離的很無聊的準人瑞淡淡的回答,「但是為什麼我要?你今天才認識我?難道我讓你誤解什麼,以為我是個白癡聖母,同時富有寬恕精神?」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十

趙靈綠一直給樊鎮基地帶來各種驚喜。

她是小學農莊的主人,同時是能源工廠的圖紙提供者和除官方外最大股東。

並且,她還是黎明之前的主播,天文地理無所不知。除了表面的植物異能外,事實上,絕大部份的人相信,她同時擁有智力開發與雷火異能,不然無法解釋她年紀如此小卻智勇雙全無所不能。

真是除了面癱和沈默寡言真沒有其他缺點的新國民美少女(?)。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九

因為黑貓徇私的緣故,人口非常稀少的小學農莊得到非常巨大的提升。

遠的不說,光提保留基本秩序的樊鎮基地神祕之門也是被控管的狀態。不是有晶體就能隨意投幣進入,總之有一套管理規則,必須對基地有相當貢獻,成員身家清白無犯罪記錄才行。

據她所知,得到鍛鍊和提升機會的還是基地正規軍才是第一優先,排在最前列的還是異能者。

畢竟晶體也不是誰都能輕易獲取,只有研究所為了實驗,讓基地長優先收購了一批,可說是因此更鞏固了基地高層的統治地位。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八

但是純良的小餅乾從來沒坑過人,不得不跟準人瑞問策。

開腦洞對準人瑞是問題嗎?那當然絕對不。

從天上掉下來的救援物資和武器太輕易了,還不把人養廢了。所以準人瑞建議搞個全世界範圍的有感地震,然後雨後春筍般冒出無數遺跡,用虛擬實境的方式,讓探索小隊對抗各種殭尸和變異動物,堅苦卓絕的推王得寶,自然無比的將物資和裝備塞到各路人馬手上。

「遺跡?殭尸?變異動物?」黑貓腦袋一昏,「妳弄死我得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七

「事實上,這個任務沒有想像中的困難。」準人瑞冷靜的分析,「你只是被兩大敵對陣營的名頭嚇到了。事實上,大道之初和大道終焉哪怕極度敵對,就算要打起來也跟我們無關。」

「妳懂不懂什麼叫做殃之池魚?」黑貓依舊悲觀焦慮。

「…玄,我們沒有當池魚的資格。」準人瑞難得的和藹,「你只是角落微不足道的小餅乾,而我呢,只是小餅乾的八百萬分之一的餅乾屑。這年頭,當炮灰也是需要資格的。兩頭大象打架,從來沒聽說過關石頭縫的小餅乾和他的餅乾屑有什麼事。」

黑貓的確不再悲觀焦慮…但卻覺得萬箭穿心。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六

相對於六神無主的黑貓,準人瑞無疑冷靜許多。

「嗯,你還在替那小王八…小王霸護航吧?」

「哪有時間管他?!反正他把我誤當成上帝,扔幾天也不會有事…重要的是這任務我們真的…」依舊在慌亂狀態的黑貓語無倫次的說。

準人瑞打斷他,語氣平穩,「現在先不管任務的問題,先平安將小王八…咳,小王霸送去國軍基地吧。不管他有沒有用,既然起頭了就做完。」

無頭蒼蠅似的黑貓像是找著了中心骨,「在我回來之前,妳什麼都別做!」黑貓焦慮的說。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五

其實不一定要用「靈魂奴役」這麼過分的法術。事實上,準人瑞可以領域籠罩,這樣應該可以讓對方保存比較多的自由度,爆掉的自我說不定能夠自我修復。

但是她一點都不想將這些瘋子納入自己領域之內。

這些瘋子殺的人比殭尸多很多很多。那種瘋狂的自我沒什麼好保存的,還是砍掉算完吧。

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冷血毫無人道可言,但她實在不想浪費自己的善良在這群垃圾身上。要知道讓她勉為其難的資源回收,還是因為受制於天道不可殺人的準則。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四

屍體送回基地後引起軒然大波。

從此趙靈綠小朋友成了個毀譽參半的人,喜歡她的人很崇拜,討厭她的人退避三舍。

但這對祖媽是問題嗎?別傻了。她對「愚蠢的凡人」是毀是譽毫無興趣,她還寧願獲得畏懼呢,最少沒人有膽跑來指手畫腳。

只是少校將她招來談談的時候有些心煩。她對好人沒辦法,不能一掌巴出叫好人閉嘴。

「我沒有坑死這些人。」她煩躁,「如果我真心想坑,他們會死得這麼輕鬆嗎?」

少校無言以對,只能殷殷囑咐後放她走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三

雇人打工這件事,黑貓是非常反對的。

「暴力能解決很多事情,但解決不了這件。」黑貓很凝重的說,「碗米恩斗米仇…可有的人是拿起碗吃飯放下碗罵娘的。特別是這個脆弱人性經不起考驗的末世。」

「我知道。」準人瑞淡淡的,「別忘了,我也去過末世留學。」

黑貓沈默。別鬧了,那個很鬧的天道和更鬧的 popping 殭尸群可說是末世界的幼幼班。

「放心吧,我有心理準備。不過是舉手之勞,順手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