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七

其實,在準人瑞搬出來的第一天晚上,宋鴻就發現了,非常不悅的打電話給她。

準人瑞一句廢話也沒有,直接寄了珍藏已久的影片,然後只說了兩個字,「離婚。」就掛掉電話直接將宋鴻拉入拒聽名單了。

接下來是律師嘴炮時間。但是她並沒有將影片交給律師,離婚的原因也只是「性格不合」,算是給彼此留了臉面。

說起來相當簡單粗暴,但是什麼都沒有的準人瑞還是相信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六

其實吧,錢的確很重要,但卻不是最重要的。

真正重要的是,個人價值夠不夠份量。只要自身的價值突破天際,人脈會有的,錢也會有的。

準人瑞會選擇這條路線,當然是深思熟慮過的。這不是說她交出來的試聽帶有多震古鑠今,主要是試探,看看老東家接不接受孟蟬的回歸。

最差也不過是把曲子賤賣了,最少能得到一筆錢。很幸運的,是最好的狀況,她得到支持。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五

在準人瑞和向瑜捨生忘死的苦磨試聽帶的同時,準人瑞也跟那對狗男男鬥智鬥勇的相互敷衍中。

事實上,吐滿床的第二天晚上,宋鴻文質彬彬的致歉,說是喝得太醉失控,同時關懷孟蟬的母子健康。準人瑞也表示歉意並且提起身體欠佳,並且出示包含了孕期輕度憂鬱症的病歷。

彼此相互理解,非常和平的渡過了這次還沒成形的衝突。

宋鴻說他工作非常忙碌,可能要常常出差,所以給家務助理加薪,有事找助理。準人瑞表示理解並且感謝,至於助理神龍見首不見尾這點一個字也沒提。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四

不過準人瑞很快就進入三重苦狀態,外界的一切都無視無聽無言。

她所有的心神都專注在音樂的世界裡。

一開始她也真心苦惱。雖然孟蟬的記憶大部分都還掌握著,但是如同寫了七十五年小說,要她現在將第一部作品一字不易的寫出來也是絕無可能。

孟蟬的音樂也是如此。部份旋律和發想沒有問題,但是要完全複製出來那就令人冒汗了。

創作就是這樣不講理的玩意兒。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三

準人瑞好幾天沒跟黑貓說話。

因為她在狂躁邊緣,一張口絕對沒有好話,而且會玩命似的遷怒。

她明白,她不是個好人,而且有嚴重的心理問題。煩到超出程度就會狂躁、失控。一但失控就會遷怒的亂噴毒汁。

沒有人知道,她狂躁失控的時候,非常容易「言出法隨」。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二

準人瑞住院七天才把檔案和記憶理順。

照理說不該如此,但是在強烈孕吐和先兆性流產的威脅下,她只能躺在醫院病床上,吐到頭大如斗,並且將後頸肌肉拉傷了,喉嚨就像是吞了把玻璃渣,五臟六腑沒有一個地方好,膽汁後繼之以血絲。

一天三餐帶點心宵夜的吐,她大腦清楚的時候並不多…能夠在七天將一切理順已經很行了。

然後,她明白了一個道理。

黑色,代表的是絕望。最少現在他媽的非常絕望。

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一

命書卷柒 蟬鳴
準人瑞擁有了生平第一個金手指--儲物戒指。

不過在仙俠世界玩過一圈,連壺中天這種史上最強防禦法寶都擁有過,儲物還是當中最不起眼的附屬功能之一,區區一個戒指…

不過是組織「大道之初」出品,要價還是天文數字,甚至動用了個人評價和任務評價…據說評價分和積分價值可是天差地遠。甚至用料也很不凡,靈魂碎片呢!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休息時間

回到自己個人空間的準人瑞沈默的坐在搖椅上不語。

黑貓欲言又止。所謂居移氣養移體,準人瑞這幾年養起來的女王範兒,讓她危險的氣質更加危險。黑貓被她瞧了一眼立即爆松鼠尾,一溜煙的隨便找個又快把任務做崩的菜鳥。

等她睡醒情緒好了再跟她說話吧。

…我不吃人,更不吃貓。而且,聽說玄尊者是我上司?怕成這樣是鬧哪般啊?

準人瑞揉了揉額角。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十二

君主說,身為人類其實只要遵守兩大法則。

一、維護種族延續。二、保護自我生存。

只要不跟以上兩點抵觸,萬事皆可。

原本還覺得有點好笑,但是卻漸漸的發現,完全是真理。道德法律社會規範禮教等等…不管產生多少歧路和誤解,溯其根本都是構成規則,好維護種族延續。

小到他的特殊性癖好,大到開拓者計畫,其實都遵循同樣的法則一。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十一

秦大小姐將和翁家長子結婚的消息引起軒然大波。

反應最熱烈的就是秦盛他媽,意圖用長輩的身分阻止,結果誰也沒鳥她。然後她很直率奔放的釋放她最直接的渴望…買兇殺人了。

這回合濟會一反之前的絕對中立和消極應對,殺手直接當了消波塊,秦盛母子以「休養」之名打包去國外某個美麗的小島,這輩子都不可能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