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五

準人瑞發現,她其實還是不夠了解自己。

人命在她心目中有份量。但是被她判定「不是人」的人,那就連什麼都不是了,只是人型病毒,最仁慈也只是終生隔離…誰會在乎病毒的生存權。

真正擋住她的,首先是原主的命運正軌,然後才是天道的約束。

因為郡主一直緘默,所以她才模擬「郡主」的良心…從蛛絲馬跡推斷而得。

記得嗎?她只是過客。她不願意為原主作主。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四

知曉前因後果,補足了原版資料,準人瑞第一時間就單槍匹馬的出京,連監軍的辭表都是拜託周相轉呈給皇帝的。

當然她不是要一個人去單挑四萬叛軍,好歹皇帝也派了宿將去征討叛軍了,追上王師就行了。

趕緊趕慢的還是沒趕上,許亦白親自披掛上陣,已經連破三城。

之前原版被遮蓋,改版只有大綱時,她就覺得奇怪。許亦白雖然很有野心也夠狡詐,但是為什麼會突然反社會起來,成為屍山血骨的暴君,一路砍人砍到八十八毫髮無損的壽終正寢。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三

甫回京就聽聞許亦白被從法場劫走,準人瑞一點都不意外。

這是標準爽文男主角配備,就算輸到一塌塗地,永遠有矢志不逾的女主角和死心塌地的小弟拋頭顱撒熱血的來救援。必定的傷亡通常是為了激勵男主角順便可以換批女主角。

所以再荒謬她都能接受,比方說新太子造反準備殺老爹,都被說成皇帝忌憚新太子太能幹,殘暴的把自己兒子殺了,然後太子舊臣要推翻暴政。

這話不但有人信了,新太子妃帶著幼子投奔許亦白,他笑納了新太子的財富勢力軍隊,只需要立一個傀儡幼主…說不定連新太子妃都笑納到床上去了。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二

結果準人瑞沒沮喪太久…而是當頭一個焦雷。

宮變失敗了。

說起來新太子不是草包,居然能在皇帝眼皮下準備多年底蘊深厚,許亦白也狡詐多智,思慮縝密。

加上皇帝寵妃沈妃裡應外合,皇帝差點被果決的梟首…畢竟偽造的遺詔早就準備好,禁衛軍也被控制大半。

夠果斷,很多政變就是在那兒磨磨唧唧半天想佔個大義名分,結果真的和皇位永別,順便把性命丟了。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一

壓抑對郡主的隱憂,準人瑞淡定的先覲見皇帝。

皇帝外公不肯讓她行國禮,準人瑞還是行了家禮。

在神棍光環下,皇帝反正是信了。不然還真沒辦法解釋這個郡主外孫女為什麼身心大變樣,並且突然成了英明神武的女教官,甚至通曉善武延年之術。

…陛下您真的只是被呼悠了。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十

這六年黑貓來探望過她,閒聊過幾句。

他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只教基礎心法,直接教無雙譜就好了。在黑貓眼中,無雙譜也沒什麼。

其實準人瑞也掂量過。

一來是沒有時間。這還是個男尊女卑的古代王朝架空,要湊滿幾百個女人不難,難的是怎麼把這些嬌滴滴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調教成女漢子。然後學會無雙譜以後,這些女人怎麼不受男尊女卑法則控制,之後怎麼適應社會。

她答應黑貓不再開世界任務了。十年也不夠她完成女權運動。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九

準人瑞壓根就沒理許亦白。連和離的事情都直接扔給皇帝,萬事不管,只嚴肅的篩選禁衛軍精英兩百,就帶人和一群御醫奔赴邊關再從邊關精銳中再選兩百。

其實她也考慮過要不要趁機找人暗殺此時稚嫩的許亦白,只是很快就否決了。

天道若當有此劫,恐怕躲不掉,只能正面上了。在原版中,望舒郡主應該是氣運之女,代表天道滅了許亦白。只是倒楣到極點,某個小千世界爆炸,牽連此界動盪造成了不該存在的重生,此界天道劫了一次還得再被劫一遍。

準人瑞猜想,所謂的「重生」,可能是一種不受控制的時光重溯。該被劫天道還是得被劫…

你可以逃,卻躲不了。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八

望舒郡主和許亦白和離了。

這消息讓京城嘩然炸鍋。

望舒郡主有多想不開才跟白郎和離啊?說什麼六年無出自請下堂?你信嗎?總之我是不信的。

譽滿大夏的許家白郎啊!用三萬最美好的形容詞堆砌猶嫌不足的白玉郎啊!完美無缺,芝蘭玉樹的白玉郎君!幾乎是大夏所有少女的夢中人!

她怎麼捨得呢?背後絕對有許多不得不說的故事吧?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七

可惜世事無常。

還沒有正式對抗到瑪麗蘇光環,準人瑞一個輕敵,釋放「神威如獄」威壓的時候,就直接撞上鐵板。

其實準人瑞也不相信用威壓就能打破瑪麗蘇光環這種不敗妖器,只是想壓迫眾生一下增加「神仙附身」的可信性。

畢竟大夏朝普遍對神仙有極度的敬畏,能給魔王等級的畜生增加心理壓力,抗衡起來才更有勝算才是。

但是她漏算了一步。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六

在準人瑞「舌戰群道(僧)」的同時,周相也輪班兒將太醫署的御醫請了個遍。

想來是跟皇帝報備過了吧,不然哪能使喚這些大牌御醫。準人瑞表示淡定。

讓她不淡定的是,中醫技能的貧弱,讓她痛悔林大小姐時代沒能綁架個神醫好好學習。

書到用時方恨少。準人瑞無比惆悵。明明每一世都唸書唸得要發瘋。

只是現代類的世界她還行,到了古代類世界,她就只能呵呵了。這不萬幸郡主是個女子?將來接了古代類男子的任務,她連無雙譜這王牌都沒戲了。

雖然沒有正式執照,她其實也可以算是個不錯的西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