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參 之四

杜芊芊和薛濤不同班,所以在樓梯口就分行了。

薛濤停下腳步,眼神溫柔的目送杜芊芊。準人瑞大人笑得該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首次用心電感應對著左心房的原主魂魄咆哮,可惜一點反應也沒有。

她恨這種涵養原主魂魄的制度。

司命書 命書卷參 之三

少年帶來筆記和講義。筆記還細心的拷貝好,標上各種顏色的重點。

準人瑞真是深受感動…然後感覺到更多的尷尬。

「…謝謝。」她侷促的溫柔一笑。

少年的心百花怒放,春天降臨了。

司命書 命書卷參 之二

原來原身的記憶也有可能不可靠。

準人瑞大人皺緊眉,冷靜而客觀的重新審視記憶。

然後,然後準人瑞大人就發飆了。

嗯,杜芊芊她爸在杜芊芊很小的時候跟她媽離婚了,之後一直沒有再婚。

--但杜芊芊覺得她爸在外居然疑似有情人簡直不可原諒。

司命書 命書卷參 之一

命書卷參 公主夢醒

準人瑞大人盯著天花板,洶湧起來的是兩倍的起床氣。

黑貓你出來,咱們來談談人生,我保證不打死你。

嗯,先從為何我好端端的在睡覺,被你偷偷引進任務說起好了。引進任務就算了,為什麼會渾身發痛,很明顯在發燒?

終於,發現了坐在地上的黑貓。

司命書 命書卷貳 休息時間

歸來的準人瑞連眼神都沒跟黑貓對上,就爬上床立即睡死。

滿肚子話的黑貓被噎住。

表面看起來,這個任務達成得非常完美。但這只是表面。

的確,人類得以延續,這條命運線點亮了…雖然顏色不大對勁,但終究還是點亮了。

實際上呢?

司命書 命書卷貳 之七

同事在理想國看到朱訪秋,靜默了幾秒。

「怎麼這個bug還是沒修好?」同事哀嚎,「我敢肯定是技術部門的問題,程式部絕對沒錯!」

準人瑞含蓄的微笑。「不過是性別錯誤,不妨礙什麼。」

是的,在理想國,朱訪秋呈現出來的是女性。雖然稀少,但是這種非常規錯誤的確會出現,所以同事只是不滿一下下,卻沒多想。

司命書 命書卷貳 之六

五年。朱訪秋足足花了五年帶隊攻克了理想國的「擴建」。

額外付費制,但是租用實驗室的價格非常低廉,算是對於學術的鼓勵。當然,獲取的聲望也是大把的。

另一方面,準人瑞大人也在推動「冷凍休眠在理想國」計畫。

司命書 命書卷貳 之五

第二天準人瑞被請去警局了。拘留不到二十四小時又釋放了。

那是當然的。

既然是輪暴,當然不會只有一個犯人。以男主角為首共計十三人,她就算再蠢也不會宰了男主角就直接去監獄吃牢飯吧?她看起來智商欠費待繳嗎?

「絕對不能殺人」這個規矩她仔細思考後,也決定遵守了。

她也死亡過。這些強暴犯的罪行不是死亡就能償還的。

司命書 命書卷貳 之四

讓準人瑞大人動真怒的是,黑貓居然會穿牆。

以至於大人沒得殺貓後自殺,氣得肚子都餓了。然後在未來世界中應該很落後的這個世界居然還沒發明營養劑,泡麵還特別難吃。

正在陰惻惻的計畫將害死朱訪春的所有強暴犯弄死時,意外翻到一個機型有點老的平板電腦。好不容易找到充電器並且充好電,才發現,是朱訪春的平板。

資料幾乎被刪光了,唯一的漏網之魚是上了聊天軟體之後,發現的聊天記錄。

和朱訪秋的聊天記錄。

司命書 命書卷貳 之三

有嚴重仇男症的準人瑞對拯救世界毫無興趣。

她比較有興趣的是拯救朱訪春。小姑娘什麼都沒做錯,甚至太偉大太有志向了。唯一做錯的就是,她不該拯救這個充滿強暴犯的世界。

「並沒有充滿強暴犯。」黑貓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