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八

按理說,凝結金丹,踏上長生第一步,慣例該吟首道詩。琴娘只覺得心被掏空,一個字都吟不出來。

泰,小往大來,吉亨。

雖然不合規矩,但她喜歡仙家給她的「道詩」。

「…把他留給我。」她嘶啞的說。「他能成就元嬰,我也能。」她試著平復呼吸,「我會比他還行。」

準人瑞知道,這個「他」,是指天卷道君。琴娘將他記得最深,最後才將他的回憶捨棄。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七

琴娘是到目前為止和準人瑞最像是朋友的原主。

可能是身在仙俠世界,琴娘涵養魂魄的進度非常喜人,天賦也是高得不要不要的。

不管在哪個任務世界,準人瑞刻苦過的知識武學通常能完整留給原主。但是原主能不能繼續刻苦下去,才決定知識和武學會不會荒廢。但是準人瑞離開後,通常很難繼續保持下去。

這是大環境的問題。像是杜芊芊,那是絕對不要傻了,指望公主夏練三伏冬練三九…你沒事吧?類現代社會用不到啊,遺忘得非常理直氣壯。至於林大小姐,那是精益求精,更上好幾百層樓,準人瑞在她手下大概走不了十招…武俠世界理所當然的。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六

***

至於準人瑞為啥又幹起教官這個老本行,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其實說穿了都是小蜘蛛的錯,想來魚籽也是共犯。準人瑞就沒見過那麼愛閒逛的法寶。

在西陽城兩年,靈智漸開的魚籽會表達情緒,能大能小,和小蜘蛛一拍即合,非常開心的讓小蜘蛛馱著到處亂竄了。

某天,亂竄的小蜘蛛二人組跑回來,後面跟著兩隻小點的月蛛,再後面是大呼小叫的月蛛主人。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五

準人瑞在論道殿宅了兩年。這兩年西陽城都快被塞爆了。

原本是為了江湖傳說和美人來觀看,最後已經完全被羅琴娘奇特的招式給吸引了。

這界的爭鬥方式很單一,或者說,已經發展到異常完熟。最有效率的就是用上佳法寶絕妙法術站著對轟,防禦同樣也是法寶,講究一心二用甚至多用。邊跑邊施法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即使是講求人劍合一的劍修,也是掐訣使飛劍,不怎麼走動。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四

準人瑞會選在西陽城落腳,當然不是腦門一拍熱血衝動胡亂選的。

第一是,西陽城距離青蕪祕境最近…就是琴娘住了幾百年的祕境。現在只等十二年後開啟了。

第二是,西陽城是天卷道君洞府的必經之路。想陰天卷道君需要長期規劃知己知彼熟識地理,這是個曠日費時的大工程,必須早早來熟悉環境。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三

然而這不是命運最大的惡意。

更大的惡意是,人潮洶湧的集市,萬頭攢動,男女主角就那麼剛好的同時看到她。

這對璧人齊齊一凜。

你以為他們會喊「站住」嗎?別傻了,那是炮灰路人角才會喊的,能當主角的,必要的時候是不說廢話的。

所以男主角(一號)雲淡風輕的伸出手,立刻化出淡金色的極大掌影,正是天卷道君的成名絕技「大自在手」。元嬰期道君出手,威力非凡。他的本意若不是想將看似故人的準人瑞拿下,只用了三成功力,恐怕以準人瑞為圓心,方圓三丈內的人都得死。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二

準人瑞去哪了呢?

其實她放完了雷華圓舞曲就已經往壺中天奔…經過幾世的練武不輟,其實她對血量的拿捏很準確,也不意氣用事。

壺中天號稱萬世不壞,世間防禦法寶第一。她很有把握才敢跟金丹長老動手,並不是衝動…她都這把年紀了。

但凡事都有意外。

所以她瞠目看著一直不知道怎麼用的魚籽(天生石盤所贈小玉石之名)大放光明,阻止她奔往壺中天的勢頭,同時形成一層厚實的防禦氣場,硬抗下金丹長老的最後一擊。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一

等在壺中天休息時,琴娘的魂魄終於清醒,弱弱的問,「為、為什麼?這對羅仙不好…」語氣很惶急。

「放心,我不會給妳留隱患。」莫裝逼,裝逼遭雷劈。準人瑞是沒有被雷劈,相反的還是劈人那個。

但還是累,其實今日完全是超常發揮。果然好強到一個程度會有精神加成…但是裝逼了一天,她覺得自己要死了,活活累死。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

由荊棘組成的陣法範圍,又擴大了一圈。

圈內電蛇飛舞,雷鳴狂暴。掌握著如此暴烈陣法的絕艷女子,泰然自若的往前踏了一步。

合歡宗弟子立馬轉身就逃,幾秒鐘內火速清場,跑了個乾乾淨淨。

還留在當地的只剩跑不掉的半焦炭錢道人。

誓言把逼裝到底的準人瑞面無表情,內心卻是一萬個詫異。

我還什麼都沒做,你們跑什麼?要跑也把你們的師父還是師叔帶走啊。錢道人又沒把你們給賣了。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九

其實準人瑞掌握得更好的是第二變的「雷華圓舞曲」。真正將風華圓舞曲掌握得出神入化的是原主琴娘。

這應該是個性契合的關係。準人瑞的個性基底是狂暴,琴娘的個性基底應該是對自由有無比嚮往。

是的,一直都異常緘默的琴娘終於有動靜了。讓她有反應的是,準人瑞演示了風華圓舞曲。

準人瑞沒有揪著她談什麼心,而是明快果斷的將身體讓出來。琴娘重新掌握身體後,茫然片刻,笨拙的試圖驅使荊棘演示風華圓舞曲,失敗了幾十次,終於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