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七

「事實上,這個任務沒有想像中的困難。」準人瑞冷靜的分析,「你只是被兩大敵對陣營的名頭嚇到了。事實上,大道之初和大道終焉哪怕極度敵對,就算要打起來也跟我們無關。」

「妳懂不懂什麼叫做殃之池魚?」黑貓依舊悲觀焦慮。

「…玄,我們沒有當池魚的資格。」準人瑞難得的和藹,「你只是角落微不足道的小餅乾,而我呢,只是小餅乾的八百萬分之一的餅乾屑。這年頭,當炮灰也是需要資格的。兩頭大象打架,從來沒聽說過關石頭縫的小餅乾和他的餅乾屑有什麼事。」

黑貓的確不再悲觀焦慮…但卻覺得萬箭穿心。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六

相對於六神無主的黑貓,準人瑞無疑冷靜許多。

「嗯,你還在替那小王八…小王霸護航吧?」

「哪有時間管他?!反正他把我誤當成上帝,扔幾天也不會有事…重要的是這任務我們真的…」依舊在慌亂狀態的黑貓語無倫次的說。

準人瑞打斷他,語氣平穩,「現在先不管任務的問題,先平安將小王八…咳,小王霸送去國軍基地吧。不管他有沒有用,既然起頭了就做完。」

無頭蒼蠅似的黑貓像是找著了中心骨,「在我回來之前,妳什麼都別做!」黑貓焦慮的說。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五

其實不一定要用「靈魂奴役」這麼過分的法術。事實上,準人瑞可以領域籠罩,這樣應該可以讓對方保存比較多的自由度,爆掉的自我說不定能夠自我修復。

但是她一點都不想將這些瘋子納入自己領域之內。

這些瘋子殺的人比殭尸多很多很多。那種瘋狂的自我沒什麼好保存的,還是砍掉算完吧。

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冷血毫無人道可言,但她實在不想浪費自己的善良在這群垃圾身上。要知道讓她勉為其難的資源回收,還是因為受制於天道不可殺人的準則。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四

屍體送回基地後引起軒然大波。

從此趙靈綠小朋友成了個毀譽參半的人,喜歡她的人很崇拜,討厭她的人退避三舍。

但這對祖媽是問題嗎?別傻了。她對「愚蠢的凡人」是毀是譽毫無興趣,她還寧願獲得畏懼呢,最少沒人有膽跑來指手畫腳。

只是少校將她招來談談的時候有些心煩。她對好人沒辦法,不能一掌巴出叫好人閉嘴。

「我沒有坑死這些人。」她煩躁,「如果我真心想坑,他們會死得這麼輕鬆嗎?」

少校無言以對,只能殷殷囑咐後放她走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三

雇人打工這件事,黑貓是非常反對的。

「暴力能解決很多事情,但解決不了這件。」黑貓很凝重的說,「碗米恩斗米仇…可有的人是拿起碗吃飯放下碗罵娘的。特別是這個脆弱人性經不起考驗的末世。」

「我知道。」準人瑞淡淡的,「別忘了,我也去過末世留學。」

黑貓沈默。別鬧了,那個很鬧的天道和更鬧的 popping 殭尸群可說是末世界的幼幼班。

「放心吧,我有心理準備。不過是舉手之勞,順手為之。」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二

研究所當然研究不出什麼毒素,卻建議將馬鈴薯的收購價壓低。

可王少校真不是當商人的料。他如數交易,還派了幾個人去幫準人瑞設置廣播電台。

都快餓死了,誰管用什麼種出來的。他將豐收祕密公告出來,也誠實的說是殭尸馬鈴薯…結果知道沒毒人人搶著吃。

時到如今,香甜軟糯的馬鈴薯比軍糧餅乾好吃無數倍,而且管飽。

「為什麼非開廣播電台不可呢?」王少校納悶。

「因為,」準人瑞嘆息,「再不做就來不及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一

>>蝴蝶線上書展=新書x週邊x年度最強折扣進行中<<

最終當然沒問題。那當然,黑貓牌掃描機認證,大道之初出品,使用者有信心。

一開始只是幾百隻殭尸屍體實在太臭了,而且招來很多烏鴉和跟貓一樣大的老鼠。這有瘟疫的隱患…不是嬌弱的殭尸病毒。沒想到吧?殭尸病毒非常嬌貴,暴露空氣沒幾秒就死亡,所以才只能經過噬咬傳染。

但是曝屍的結果很糟糕,黑貓沈重的提過黑死病似乎死灰復燃,痢疾和霍亂也開始流行。

沒被殭尸咬死卻死於傳染病實在太慘。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十

擔心一整天的黑貓,第二天提心弔膽的和準人瑞通訊。

「不用擔心,」準人瑞語氣很輕鬆,「我已經找到落腳處了。離基地近,有條小支流提供船運之便,是個差點完工的迷你小學,圍牆齊備,很安全。」

黑貓搜尋了一下,立馬炸毛。

羅選的這個落腳處,隔著一條大概六線道的柳渠就是原本的樊市…原人口三百萬,現如今約有兩百多萬的殭尸。

樊鎮基地當機立斷的炸斷了所有原樊市的對外橋樑,但是並不包括只有雙線道的便橋。很不幸這個迷你小學旁邊就有一條完整的便橋。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九

花了將近兩個月,終於來到礬鎮基地。

礬鎮其實是個影視城。當初某老闆非常大氣魄的憑空蓋個江南小鎮,考據是否嚴謹先不說,城牆真心夠高夠厚,內裡小橋流水人家,應該可以滿足所有古裝戲的拍攝要求。

不幸的是,剛竣工就爆發殭尸瘟疫。幸運的是,靠著嚴實的牆總算讓收攏的軍隊和倖存者有個能立足的基地,才不至於在爆發的時候一敗塗地。

到現在,殭尸爆發已經將近半年,礬鎮基地也頗具規模了。準人瑞在眾目睽睽下,走向「異能者」的通道。

事實上,她真有點太醒目。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八

玳瑁好得很快。

這時候沒辦法考慮肉醬的調味對貓是否有害,罐頭是否過期。二十個罐頭下去,玳瑁終於吃了一頓飽飯,喝足了水,然後進化後的貓癒合力真是頂呱呱。

第二天牠就能站起來。

「沒事了吧。」準人瑞溫和的說,「就這樣吧,未來還長著呢,不要難過。」

向大貓揮手道別…然後發現大貓鬼鬼祟祟的跟著她。轉頭一看,立刻颼的消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