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七

發現村民決定公開審判這些俘虜,不是一槍全斃了,準人瑞放心的離開。

只要還殘存秩序和理智,這個村子就很有發展前途。

她是悄悄走的,只留了張紙條。帶走的只有些許雛鳥情結,重獲自由的私槍犯送給她的得意作品:一把左輪手槍和兩盒彈藥,以及一把量身定作的弩和兩打箭。

臨走前她幫李小朋友梳頭髮,有些感傷的想幫她綁兩個小啾啾。

李小朋友困惑,「我是男生。男生不綁啾啾的。」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六

經過一整天的勞累,準人瑞八點就躺平了。

雖然她有個老妖怪健壯的靈魂,卻有個稚幼嬌弱的九歲身體。幸好也不是頭回當小孩,只是這回當小孩特別累人。

現在她距離黑貓足足有一千五百公里以上,遠程心電感應對大腦還沒發育完全的兒童實在很吃力,一天能撐兩個小時的通話時間已經太多了。往往兩個小時一到就勞累睡得不醒人事。

黑貓正在破口大罵。

「特麼的這任務根本就坑天坑地坑全家!系統多如狗,神器滿地走!到底是哪個混蛋把這世界標記了指望法不責眾是吧?羅,妳相信嗎?我今天又逮到了一個混蛋系統!喵低已經是第四個、第四個了啊!!」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五

對於混過末世的準人瑞來說,對人類都抱持著審慎悲觀的態度。

人類很複雜,遇到重大壓力往往會兩極化。很討厭的就是,她運氣不好,總是遇到惡的那端居多。

讓她有點吃驚的是,這群老的老小的小的村民,居然奮不顧身的將他們藏起來,完全沒想要搶他們帶來的物資。

明明他們對那群黑社會嚇得要死。

說起來真有一點點感動。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四

這一路艱辛。

高速公路上不去,交流道連環車禍,塞得滿滿的還爆炸冒煙。國道也沒比較好。

幸好李叔叔早被回家過年大塞車惹毛了,開發出一條返鄉路線。走得都是縣道,許多時候都在山路上繞啊繞的。

除了李阿姨和小朋友暈車暈得很,少有行人的山道有驚無險的一路暢行無阻。

唯一的危險是,有輛遊覽車撞山攔了半條路,脫身的殭尸慢慢的,慢慢的下山。還是準人瑞放出領域偵查到了,不然絕對衝不過去。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三

醒來時就著天光看清楚,準人瑞嚇得倒抽一口氣。

倒不是殭尸戶主又活了,而是殭尸戶主成了乾屍,體積起碼縮小了一半。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長了一片翠綠的荊棘,並且燦爛得開著殷紅的花。

那是她隨身帶來的荊棘。原株本是絳珠隨手遞給她,長在離恨天的一截荊棘,後來讓她帶回房間的園子裡培育,花了不少心血,培養的方向也的確是琴娘世界裡的先天荊棘。

但是她不知道跟隨好幾個任務的荊棘會直接吃屍體,而且還是殭尸屍體。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二

讓準人瑞心裡拔涼的,是白皮命書其實不全。

這個系統似乎不是很強大,但是智商在線,異常狡猾。即使是超強的大道之初都沒能找到它寄生何人,只知道在它謹慎縝密的推動下,所有疫苗和血清都扼殺於萌芽中,最後再沒有人類,不死的殭尸統治了世界。

能夠捉到它的小尾巴,還是因為天機洩漏,有個誤當靈感的作家沒有改版反而照實錄下,寫成了個燒腦短篇小說。

司命書 命書卷拾陸 之一

>>蝴蝶線上書展=新書x週邊x年度最強折扣進行中<<

命書卷拾陸 末世

「你一定要告訴她,」炁道尊神情非常凝重,「這任務跟我毫無關係…我也是有上司的!絕對一定非要告訴她不可!」

黑貓望著凝重嚴肅的上司,連尾巴都竄出來了,並且炸毛。

他的心情很複雜。有些得意,有點幸災樂禍…更多的是物傷其類的感覺。

終於明白他的感受了。喵低終於有人明白被羅統治的恐懼。

司命書 命書卷拾伍 最短的命書

命書卷拾伍 最短的命書

黑貓和準人瑞凝重的看著眼前的檔案。

居然不是白皮書,也不是特急件,危險度居然是正經八百的淺紅色,一點花俏都沒有。

剛吃了大虧的炁道尊能這麼好心?

「噢,」還是準人瑞腦洞開得大,很快就轉過彎,「道尊服軟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休息時間

準人瑞歸來時,只帶了一截白木槿的枝條。

第一件事情也不是睡覺,而是將白木槿枝條插在園子裡,就在她慣坐的椅子,窗外。

她的心覆蓋滿了厚厚的城牆,一絲情緒也窺看不到。

不安的黑貓清清嗓子,說,「羅…」

準人瑞轉過來的眼睛飽含著森森的寒霜,沒有殺氣更勝殺氣。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十五

然而準人瑞無意間看到了物理學家脖子上的青紫。

這明顯是被掐住脖子才可能有的傷痕。

準人瑞輕觸了一下,物理學家不太自然的閃躲,「其實不太痛。」

狂怒緩緩的從心底湧出,蒸騰,如燎原怒火。她轉身,抬起腳就往暈厥的何種馬跨下重踹。

真不明白這些男人,一點點都不明白。只要是他們看上的都必須讓他們上,不給上就寧可毀了。這其實說穿了很簡單,這些男人並不把喜歡的對象當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