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 之一

命書卷拾 黑馬

因為玄尊者(忘記穿衣服)的烏龍,將準人瑞僅有的一丁點緊張都打滅了,非常淡定的去見了上司炁道尊。

呃,跟她想像的不太一樣。

玄尊者很漂亮。像是皮膚很白的印度少年--大眼睛雙眼皮,美得雌雄莫辨。只是皮膚雪白,白得都發亮了。顯得頭髮更黑,所謂的烏髮如鴉。而且還留得很長,髮稍乾脆的沒入虛空中。

但是鬧的烏龍實在太二,完全泯滅了美少年應該引起的驚艷和感動。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休息時間

任務結束回到空間,沒一會兒黑貓出現了。

很久沒見,準人瑞只高興了一秒,黑貓就毫不留情的咬了她的小腿。咬完恨恨的對她「哼」了一聲…就又跑了。

準人瑞望著小腿那一圈貓牙眼無言,並且非常莫名其妙。

但是很快的就被分了心。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殘存一點女尊世界的感應。原本有些紊亂的波紋,不知道為什麼整齊了,發出一種佛鐘的莊嚴聲響,原本輕微的動盪感安定了下來。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四

皇甫彰去探望有孕的皇甫彤。

一改剛「歸來」時的乖戾和狂躁,現在她充滿柔情蜜意,眼睛膠著在身邊的兒郎拔不下來,對待皇帝都非常敷衍。

反而陪侍她的兒郎非常緊張。

真沒想到「歸來」的皇甫彤會看上那個纏足上獻的兒郎,火速愛得欲生欲死,並且毅然決然讓他當自己第一個孩子的父親。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三

來了這麼幾年,總是要人情往來的…哪怕她跟皇甫彬的感情其差無比。

準人瑞年年用竹子主題當禮物打發,皇甫彬嘴巴還是很刻薄,但是收到禮物總是得意洋洋,暗地裡還跟身邊人說皇甫彤雖然討人厭,眼光還是很不錯的…還知道她姐是個君子。

其實皇甫彬挨了譏諷卻不知情。準人瑞一直覺得這個野心勃勃的皇女標準的「志高才疏內裡空空」,非常的竹子。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二

敢開「男塾」這個腦洞,自然是準人瑞深思熟慮後的結果。

女尊世界和男尊世界還是有不同之處。

作為劣勢性別的男性,遭受的壓迫還是比男尊世界的女性輕微些。

首先,母親是優勢性別,對於篤定是自己後代的孩子都是相當愛護的,有娘家撐腰,嫁出去的兒郎被虐待而死的總是比較少。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一

三言兩語,皇甫彰被她氣走了。

準人瑞覺得彰翁主其實很有趣。帝母明顯很煩她,兩個妹妹都心懷不軌。她雖然會憤怒厭煩,但是遇到事兒她還是會忍不住關心。

難怪黑貓會很憧憬她。

瞧,明明被氣走,沒幾天又回來探望。只因為準人瑞感冒了,擔心她裝病變成真病。

「…宗室女將親情看太重,不好。」準人瑞忍不住勸了。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十

準人瑞真心覺得黑貓對她不夠信任。

說放心就真的好好的將心放在胸腔裡…因為她不但打算什麼都不做,而且皇甫彤一定會得「心疾」。

這麼說吧,在任何有中藥行的地方,準人瑞的外掛會超乎任何人的想像。

有些藥方真的非常精妙,自從郡主任務之後她長長短短的都有收集些。某些特別厲害的藥方沒廣傳開來,其實就是有點嚇人的副作用。|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九

雖然不太懂,準人瑞還是將皇帝的心態拿捏的八九不離十。

皇帝非常多疑。

有多多疑呢?她甚至沒有類似錦衣衛之類的特務機構…因為她連特務機構都不相信,對臣子的信任可想而知。

皇甫彤在野外撿了個孩子,哪怕整個御史團為她作證,皇帝還是半信半疑,她更相信這是小女兒在外偷生的。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八

沒想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原主會在這個時候清醒。更沒想到會遇到比準人瑞還嚴重甚至病態的仇男患者。

準人瑞打了個瞌睡,竟然被趁虛而入的「奪舍」。若不是黑貓猛咬她的小腿驚醒,奪舍的原主差點將嬰兒扔進馬桶裡。

大怒的準人瑞強奪回身體的控制權,抱緊嬰兒。現在她與最初不可同日而言,用不著昏迷就將皇甫彤五花大綁捆在左心房壓落底。

若不是嬰兒號啕大哭,她立馬就讓那個蠢貨非常好看。

司命書 命書卷玖 之七

準人瑞悶悶的回驛館,氣得連晚餐都沒吃。最終帶團的尚書大人來看她。

其實整個御史團都對四皇女很有好感。剛開始的時候,御史團擔心得要命,害怕塞了個熊孩子進來--竊登閨樓什麼的,名聲可不怎麼好聽。

可這一路過來,不挑吃不挑穿,不惹事也不指手畫腳。可以說,安分得不像話。尚書大人感受尤其深…她曾經和三皇女皇甫彬出差辦事,現在想起來還滿心傷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