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八

望舒郡主和許亦白和離了。

這消息讓京城嘩然炸鍋。

望舒郡主有多想不開才跟白郎和離啊?說什麼六年無出自請下堂?你信嗎?總之我是不信的。

譽滿大夏的許家白郎啊!用三萬最美好的形容詞堆砌猶嫌不足的白玉郎啊!完美無缺,芝蘭玉樹的白玉郎君!幾乎是大夏所有少女的夢中人!

她怎麼捨得呢?背後絕對有許多不得不說的故事吧?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七

可惜世事無常。

還沒有正式對抗到瑪麗蘇光環,準人瑞一個輕敵,釋放「神威如獄」威壓的時候,就直接撞上鐵板。

其實準人瑞也不相信用威壓就能打破瑪麗蘇光環這種不敗妖器,只是想壓迫眾生一下增加「神仙附身」的可信性。

畢竟大夏朝普遍對神仙有極度的敬畏,能給魔王等級的畜生增加心理壓力,抗衡起來才更有勝算才是。

但是她漏算了一步。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六

在準人瑞「舌戰群道(僧)」的同時,周相也輪班兒將太醫署的御醫請了個遍。

想來是跟皇帝報備過了吧,不然哪能使喚這些大牌御醫。準人瑞表示淡定。

讓她不淡定的是,中醫技能的貧弱,讓她痛悔林大小姐時代沒能綁架個神醫好好學習。

書到用時方恨少。準人瑞無比惆悵。明明每一世都唸書唸得要發瘋。

只是現代類的世界她還行,到了古代類世界,她就只能呵呵了。這不萬幸郡主是個女子?將來接了古代類男子的任務,她連無雙譜這王牌都沒戲了。

雖然沒有正式執照,她其實也可以算是個不錯的西醫了。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五

回到周相府,準人瑞被引到花廳喝茶。耐著性子等了半個時辰(一個小時),文儀公主依舊沒有蹤影。

…這是打算晾著自己女兒?

準人瑞只詫異了一秒,就氣定神閒的站起來,健步如飛的往郡主婚前的閨房走去。婢女根本趕不上,可見即使是肉山,敏捷點滿也是速度可觀。

她已經完全失去耐性了。

情況如此危急,隊友如此拖後腿。讓她先在後宅爭取勝利…比方說取悅公主娘之類,她實在不耐煩。

幸好她早就準備妥當,各種方案齊備。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四

向來自卑懦弱的肉山,突然畫風大變,瞬間冷艷(?)高貴起來,脾氣不是一般的大。

所有的婢女婆子都戰戰兢兢。

因為內院戰鬥力第一的管家娘子讓暴怒的郡主抓著衣領直接掄牆了三遍,鼻血長飆,臉都磨得不成樣子。

居然沒人覺得奇怪。她們都相信,兔子逼狠了都會咬人,何況是高貴冷艷(?)
的郡主。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三

再三保證,黑貓才很不放心的離開。這次他還負責搜救太子執行者和太子黑貓。

準人瑞淡定的看著他離開。反正黑貓除了咬小腿也沒其他功能,真的用不著不放心。

大夏朝是一個時代風格近似宋朝,國力卻強很多,君臣普遍智商正常的…架空。

雖然封建王朝的毛病都有點,但不嚴重。最好的就是人治色彩嚴重是時代所限,基本上還是有體制有規矩的朝代。

政治清明,國泰民安,是太平盛世。皇帝四十多歲,身體特好,還能彎弓射大雕,智商時刻在線,朝廷運轉很順暢。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二

原版歷史已遺失。

是的,這就是為什麼這個世界會這樣岌岌可危又棘手的緣故。

原版到底是為何遺失(或者被遮掩)完全不可考,直接接上的就是命書版本…連被改編了什麼都不知道。

但為何肯定被改編呢?

因為望舒郡主的儀賓(丈夫)許亦白是個重生者。而且是個野生的重生者…應該是趁小千世界毀滅時,相鄰幾個小千世界飽受影響時重生的。

司命書 命書卷伍 之一

命書卷伍 撥亂之月
分配的任務抵達時,黑貓和準人瑞都啞口無言。

黑貓的臉完全黑了。雖然他本來就滿臉黑毛。

這次分配過來的只有五個任務。四個任務標籤是末日,一個是古代。毫無例外的每個的危險度都紅得發黑。

「…哈哈。」一直很崩潰的黑貓轉過頭來安慰她,「反正積分妳都堆著,任務失敗個一次也沒什麼嘛,只是把積分賠光…賠不夠也能暫時欠著。順便把個人評價降一降,反而能接些比較簡單的任務…」

--所以這些任務是必死任務嗎?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休息時間

黑貓匆匆趕回來的時候,是因為準人瑞的生命顯示偏黃。

他以為任務沒有完成,導致積分扣光,準人瑞受重傷,或是更不妙的瀕危。

結果…他頭一暈。憤怒的撲上去咬住準人瑞的小腿。

「…別鬧。」準人瑞大人無奈,「我只是撞到天道規則的邊邊…大概吧。」

黑貓鬆口…更憤怒的咬了第二口。沒辦法,從來未曾出現這麼叛逆的執行者。他們都怕得要死好嗎?人有趨利避害的本能!

司命書 命書卷肆 之十二

其實,將暈厥的施傲天扔在警察局附近的防火巷,準人瑞開車沒多遠,就被迫停在路邊。

因為她七孔流血了。

但是準人瑞並不後悔。她說過,要讓施禽獸再不想入六道輪迴。

即將放走施傲天的那一刻,她真說不出有多不甘心,多麼遺憾。其實這樣是不夠的。只要想到他曾經幹過那些禽獸不如的事情,她就快狂躁起來。

真該將他隔絕於社會之外。或者給他上個項圈…永遠掙不脫的項圈。不然讓人怎麼放心?她早晚要走。

就在那種強烈和不甘中,她突然感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