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二

當了三天的鬼,準人瑞覺得以往對鬼魂可能有很深的誤解。

說不定有些鬼魂並無意驚嚇凡人。只是他們同樣的也看不見凡人,才讓因緣際會看見的凡人嚇出點毛病。

她整棟樓穿牆穿天花板的逛了一圈,還是沒看見任何人。只是第二天能聽見聲音了,六樓的凡人飆出一串驚人的女高音。

看不見人卻聽到這串女高音嚇死人…嚇死鬼了好不好?準人瑞一竄直接穿牆…穿出公寓了,砸到前面的大馬路上。

司命書 命書卷拾貳 之一

命書卷拾貳 森然

 

發下來的檔案倒有一把,標籤形形色色,只有一點相同;危險度通通是遮蔽狀態。

準人瑞想立馬將炁道尊掄牆數十,摜地板數百…如果不是打不過他的話,真的立刻以下剋上。

斑馬貓形態的黑貓蔫蔫的嘆了口氣。

「沒事兒。」準人瑞很樂觀,「這次準備得很充分。」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休息時間

回到「房間」,翻遍了小屋和花園都沒找到黑貓。

咦?懲罰這麼重,任務都完結了還沒放出來嗎?準人瑞緊張了。最後還是打手機循聲找過去,在窗簾飄飛的陰影處找到玄尊者。

準人瑞握住嘴,用好幾輩子的修為死命憋住。

背對著她的貓有著一身斑馬紋,非常完美的隱蔽在光暗陰影中。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四

事實上,殭尸只會對她遲疑的咆哮,卻不太會攻擊她了。

準人瑞嘆息。

或許在墜機後,劉新夏就死了。準人瑞只是仰賴量身定做的止痛藥硬借屍還魂罷了。即使再怎麼想盡辦法,這具肉體還是不行了。雖然不再具有傳染力,卻還是漸漸殭尸化。

所以她要去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為這個討厭又喜歡的世界,最後一件事情。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三

只是每天十二點的大螢幕通常是錄影播出,對準人瑞和馮道的日常沒有什麼妨礙。

但是趙司令官終究是個非常標準的獨裁者。

所有的獨裁者興起之初,都非常熱情的推銷自己。比方說希特勒,不然你以為他為啥熱衷於激情澎湃的演說?在台上燃到要燒起來也是很費力氣的。

所以個人羞恥心根本不算事兒,可以堅決的扔到一邊。這麼富有渲染力的場合,絕對不能讓那兩貨獨享超級巨星的待遇。

我才是唯一的主角。我才該享有所有的崇拜。(趙司令官內心宣言)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二

很幸運的,準人瑞和馮道沒第一時間槍決。很不幸的,他們倆被關了禁閉。

趙司令官的基地不留「監獄」這種沒有用的東西。毫無價值卻不是造反的罪犯直接扔出基地…槍決的子彈比他們的狗命珍貴好吧?還有價值可壓榨的押出去勞動到死為止,當炮灰使用。

所以他們被關在司令總部的小黑屋餓了兩天。

然後,然後就被放出來好吃好喝的伺候。

望著他們倆的趙司令官一臉複雜。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一

作為一個有功的公務員,準人瑞的待遇是很不錯的。

她有間套房…雖然十坪不到,床鋪衣櫥書桌之後,連走動都困難,好歹還有個浴室。馮道可還住著更小的雅房,洗澡上廁所都得排隊。

馮道卻覺得已經很優渥了。吃飯不用愁,還能洗澡洗衣,瞧瞧外城難民過的什麼日子。

準人瑞猜,他在原本的世界不知道過得多慘烈。

現在她望著書桌上的DJ台沈思。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十

可能是生存壓力太大的緣故,軍貓和軍犬相處的很和諧。必要的時候甚至會相互支援。

但也實在太和諧了,軍貓這種逢十二點跳舞的異徵也傳染給軍犬了。

這曾經造成短暫的恐慌。畢竟太容易跟殭尸狂舞的奇景掛鉤,懷疑是否貓狗也染上殭尸病毒。但是經過重重疊疊不厭其煩的體檢後,讓人完全摸不著頭緒…貓狗別說染上病毒,健康更上一層樓,強壯得不得了。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九

馮道緊張的在門口守候,無視肅殺充滿敵意的守衛。

劉先生已經進去一個鐘頭了。他也一直緊繃的在備戰狀態。只要劉先生有點動靜,他就會直接殺進去,不畏生死。

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強大的劉先生其實是個纖弱的女子。

直到劉新夏推門而出,他才略略鬆弛,依舊還是警備著。

司命書 命書卷拾壹 之八

千辛萬苦抵達基地後,核心實驗室的主持人親自出迎。體檢後確定身分、疫苗樣本和資料,「劉新夏」和她的助理馮道受到上上等的禮遇。

表面上。

雖然劉新夏在基地實驗室也掛了個顧問的頭銜,卻是顧而不問。

準人瑞理解。

雖然基地實驗室的人也是犧牲奉獻為全人類,但是有的人能視利益如糞土,卻無法抗拒「名」。同樣研究疫苗的實驗室何止千萬,思路殊途同歸。只是劉新夏他們實驗室走對了,其他人沒找到關鍵還在迷路而已。

所以基地實驗室既喜悅又不甘,所以隱隱的將她排斥了。

準人瑞並不在乎,相信劉新夏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