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六

黑貓默默旁觀,表情困惑的不能再困惑。

憋了半天,「…妳不是仇男嗎?這麼和藹可親太讓人不習慣了!」

「現在他不是我的仇恨對象啊。」準人瑞淡淡的,「目前只是個可憐的、徬徨的、漂亮的小夥子。他並沒有做錯什麼,只是姓嗜好和大眾不一樣罷了。既不冒犯法律,也無損任何人。」

遲疑片刻,「我比較擔心他會被傷害。就像婚姻裡潛伏著萬惡的家暴者,BDSM圈也有些偽裝得很好的虐待狂。他實在是個太漂亮的小夥子,需要一些引導。」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五

原本準人瑞想立刻拒絕。

但是翁秘書在顫抖,表情異常的痛苦、掙扎。

這是一段很漫長的心路歷程,沒有人能馬上接受自己的這種傾向,總是要自我折磨很久。

這漂亮的小夥子還只是站在起點,徬徨無助的張望,僅憑本能的找了個看似最安全的人臣服。

剛破殼的小雛鳥。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四

準人瑞凝重的思考了很久。

這是絕無可能的事情。不是說秦大小姐醜,她氣質絕佳,標準「腹有詩書氣自華」。即使很欣賞她,準人瑞還是沒辦法昧著良心說她是美人。

她病得太久了,完全沒有減肥的煩惱--皮包骨是不會有肥胖危機的。

又沒有林黛玉的天生麗質。秦大小姐就是個病得面目模糊,完全靠氣質撐場面的紙片人。

容貌不及格,也沒有機會讓秘書大人發現她的內在美。除了公事,幾乎不交談吧?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三

當天她就病了,流鼻血、發高燒。

原本冷清的別墅一整個轟動起來,起碼有兩支醫療團隊圍著她轉,第二天秦氏集團的股票跌停板。

…我還沒死。股票這麼敏感好嗎?!還有這個保安系統也太差勁了!到底有多少間諜出沒啊?!

守了一夜的翁秘書罕見的赧然,「是曾夫人推薦的人。」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二

準人瑞一直崇尚簡單粗暴的方案。

既然可以「拒接無顯示號碼來電」,當然也可以「拒見任何陌生人」。秦家大小姐,當代秦氏集團總裁,合濟會總頭目,是哪隻阿貓阿狗可以隨便見的嗎?

她理清頭緒第一個下達的命令就是這個,並且要求來個身手矯健頭腦清晰的貼身秘書。

但是看到她的秘書時,準人瑞一陣無言。

司命書 命書裡篇 TOP 之一

寫在前面:

呃,這算意外插隊吧。

但是這插隊的恐怕是收不進正文中…可能有部份情色或過度暴力之類…想很久還是決定以「裡篇」做為處理。

可也不要指望有多情色,例如「褲子都脫了給我看這個」這類的意見概不受理。

特此說明之。

(p.s.右上角有個X可以關閉視窗,受不了的讀者敬請使用)

啾註:請確認您的心智年齡已成熟再閱讀本章節,若因此心靈受到任何摧殘恕不負責,感謝合作._.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休息時間

瞪著睡得很安然的準人瑞,黑貓對著評分表,氣得發抖。

他以為早已經心如死灰般的冷靜,誰知道羅永遠會讓人理解何為生無可戀。

個人評價和任務評價雙雙呈現亂碼狀態,破表到無法顯示正常文字了。

表面上,羅這樣二二六六的玩過這個仙俠世界,別說開世界任務,連最終復仇都放棄了,只是穩穩的(?)渡過原主的死劫而已……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九

男主角們的追殺突然終止了。

因為被留在劉愁魂身邊照顧她的葉飛(喜穿紅容貌與琴娘不相上下的師弟)和醉柏真人(禁欲謫仙系師叔)手牽手私奔了。

劉愁魂氣得吐血了,傷上加傷,可把男主角們心疼壞了,當然是往回奔。

準人瑞面無表情。這是什麼…神展開?

「…這個命書到底是誰寫的?」準人瑞忍無可忍,她真的很想跟命書作者好好談談人生。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八

按理說,凝結金丹,踏上長生第一步,慣例該吟首道詩。琴娘只覺得心被掏空,一個字都吟不出來。

泰,小往大來,吉亨。

雖然不合規矩,但她喜歡仙家給她的「道詩」。

「…把他留給我。」她嘶啞的說。「他能成就元嬰,我也能。」她試著平復呼吸,「我會比他還行。」

準人瑞知道,這個「他」,是指天卷道君。琴娘將他記得最深,最後才將他的回憶捨棄。

司命書 命書卷陸 之十七

琴娘是到目前為止和準人瑞最像是朋友的原主。

可能是身在仙俠世界,琴娘涵養魂魄的進度非常喜人,天賦也是高得不要不要的。

不管在哪個任務世界,準人瑞刻苦過的知識武學通常能完整留給原主。但是原主能不能繼續刻苦下去,才決定知識和武學會不會荒廢。但是準人瑞離開後,通常很難繼續保持下去。

這是大環境的問題。像是杜芊芊,那是絕對不要傻了,指望公主夏練三伏冬練三九…你沒事吧?類現代社會用不到啊,遺忘得非常理直氣壯。至於林大小姐,那是精益求精,更上好幾百層樓,準人瑞在她手下大概走不了十招…武俠世界理所當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