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七

黑貓含著眼淚回去玩貓捉老鼠,可惜他是菜鳥,系統老奸巨猾。所以他被系統扔出來的廢殼調虎離山,系統悠哉的給何總裁發任務並且給予獎勵。

畢竟現在的何總裁不是單純的小種馬,而是十年後黑白兩道都有勾結心黑手辣的未來式。系統頒發的任務是要他先清理後宮。畢竟不管想追上妹子還是漢子最重要的是表達專一的決心。

反正追上吃定後,後宮隨時可以重建,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六

雨季還沒結束,準人瑞以為已經混成朋友時,看著手機的物理學家停下腳步,淡淡的對準人瑞說,「別再跟著我了。」

準人瑞皺著眉,猛然奪走他的手機,並且撥打自己號碼,將自己的手機號碼設在他的通訊錄上。同時暗暗的設了個隱藏的app,這樣物理學家天涯海角都無所遁形。

物理學家目瞪口呆的看著突然變成強盜的女郎。但是女郎又很快的將手機還給他,「有事打我手機。」然後轉身走人。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五

準人瑞住院後,物理學家帶著花和果籃來探病兼道謝,並且請了個看護,負責所有醫藥費,然後就沒出現了。

能肯定的就是,物理學家並不是自閉症,大概也不是讀傻了。雖然外表看起來脆弱漂亮,事實上談吐沈穩,相當有教養,擁有成熟的學者風範。

但這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疏離是怎麼回事?莫非被討厭了?

這就是準人瑞最不能理解的地方。原主劉巧音長得也不差,她在世時又是個被讀者和兒孫寵壞的老太太,只有嫌煩的,沒有被嫌棄的,所以她真有點不知所措。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四

賀蝴蝶(seba)粉絲頁在今天(2017年12月30日)達到五萬讚!

第二天才看到黑貓。現在他有些神經質的守著何總裁不放,因為那個系統什麼時候降臨真是天曉得。

準人瑞充滿同情的看著他,日子久了就明白其實大道之初真不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知。

他萎靡的看了準人瑞一眼,尾巴微微搖了搖表示自己活著,稍稍振作精神,「怎麼樣?長得如何?」

準人瑞想了想,回憶物理學家的長相,這才發現居然和玄尊者的本尊有些相似。

這讓黑貓開心了點,「這顏值超高啊。」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三

黑貓非常可憐的蠟燭兩頭燒,都快燒得焦頭爛額了。

一方面,系統這玩意兒純粹是背書應付考試用,他進入大道之初太晚了,剛好遇到澎湃洶湧的天機資料庫洩漏,系統或神器都是前輩在收拾,他親眼看過的系統都是死的擺在博物館一眼瞥過。

此時臨時抱佛腳的嗑前輩的工作筆記。而系統的種類繁多AI各有不同,他還老讀著讀著讀串了張冠李戴。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二

對於上線就快掛點好像完全習慣了呢。

所以準人瑞能夠硬撐著眼皮去開窗,而不是開燈導致瓦斯走火把自己給爆了。

沒想到原主真因為開燈瓦斯爆炸死的,她萬分慶幸智商永久在線同時常識也很勇健。

準人瑞很高興是獨居,安靜的深夜,而且中毒不深,健康屬性運轉下就好了。總算是有時間讓她翻閱檔案抽屜,不用兩眼一抹黑。

司命書 命書卷拾肆 之一

命書卷拾肆 朝花夕拾

準人瑞的反應非常迅速,也非常羅。

她轉頭將所有積分拿去幫黑貓贖罪了…於是當了很久的斑馬貓和格子貓終於恢復了亮麗的黑色毛皮。

黑貓幾乎崩潰,「羅妳搞屁啊?!贖什麼贖,妳連包泡麵的積分都沒留…要妳管我是什麼花色?多管什麼閒事你們世界不是講什麼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準人瑞了解,完全了解。即使聰明智慧被其他執行者奉若神明,文化差異總是有的,她不會笑「小餅乾」。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休息時間

果然評價不怎麼理想。

雖然這麼說一定會被打,但是只得到「完美」的評價,對準人瑞來說跟不及格實在沒有兩樣。

「妳看看妳,」黑貓痛心疾首,「態度不積極也是要扣分的!」

轉頭一看,準人瑞已經抱著枕頭睡得很熟。

黑貓真心感到寂寞。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二十一

萊因德將她送到樓下就走了。

準人瑞搭了電梯上樓,要開門時卻覺得裡頭有人。

讓她沒將入侵者巴昏的主因是機警的黑貓用力咬了她的小腿。「不不不,那是妳兒子!」

「原主的兒子。」準人瑞一直都很固執。

開燈時,看到滿臉是淚的的便宜兒子,她還是難免感覺到尷尬。

但她還是努力發揮演技,「怎麼了?吃飯了嗎?」雖然表情還是異常僵硬。

司命書 命書卷拾參 之二十

從來不接受訪問的小星星戰隊,此戰後終於接受了官方網路頻道榮耀之路的訪問。

出席的自然是老闆萊因德和主席牧師范余(準人瑞)。

現實中的萊因德是個老帥哥,非常風度翩翩。但準人瑞也不差,健康屬性不能消除腦袋裡的不定時炸彈,卻能夠消除臉上的老人斑和數十年的毛孔粗大和痘坑,脂粉不施的她,呈現了范余娟本人應有的滄桑之美。

穿著簡單只有一朵山茶花裝飾的長禮服,搭著西裝筆挺的萊因德胳臂緩緩步入採訪現場。

甫現身,頻道聊天室就瘋狂洗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