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為先(食在戀愛味)

食為先 第十章

王海笑笑的望著自己的父親,動也沒動,廖懷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這孩子跟他的關係一直都不好。懷祖是老派人,非常講究門第。就算這個私生子是他生下來的,他也不打算讓他有太大的優惠。在他頑固的觀念裡面,除了正妻,女人都是玩樂用的。若是有了孩子,花錢養就是了,要入他廖家,不可能。

食為先 第九章

考到丙種廚師執照,王海鬆了一口大氣,恐怖的廚師修業總算告了一段落。但是考到的第一件事卻是…

催促陶陶整理行李,準備外出旅行。

「旅行?」陶陶張大眼,「現在?」不是要先籌備開店的事情嗎?

食為先 第八章

小曾的男朋友迷迷糊糊的醒來,卻在床畔撲了個空,馬上瞬間清醒了。奇怪,才六點半,小曾呢?

他緊張的從床上爬起來,發現他的女朋友拿著望遠鏡,趴在窗台上不知道在看什麼。

「小曾…妳在看什麼呀?這麼早起…」他揉揉眼睛,連上衣都沒穿,就想給他親愛的女朋友一個早安吻…

食為先 第七章

他們在一起的事情並沒有隱瞞,但是也沒有公佈就是了。

一來是覺得在一起是兩個人的事情,無須對人說明;二來,他們本來都是內斂低調的人,所以上班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啟人疑竇的親密動作,一切好像跟以前沒什麼兩樣。

食為先 第六章

張開眼睛,陶陶呆了好一會兒,望著水艷藍的天花板,想不起自己在哪。

轉頭一看,半裸的王海沈沈的在她旁邊熟睡著,手臂緊緊的抱住她,兩個人的頭髮,親密的混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她霞紅了臉蛋,小心翼翼的把滑到肚子上的毛毯拉起來,蓋住涼快的胸膛,王海含糊的夢囈了兩聲,將她抱得更緊。

食為先 第五章

自從那天兜完風以後,王海軟硬兼施的讓小曾把機車騎回去了。

能把機車騎成一種兇器實在很不簡單,但是陶陶何止是兇器而已。

雖然陶陶沒了機車不無遺憾,也動念想買一輛,王海還是使盡渾身解數轉移她的注意力,不讓她真的買了機車橫衝直撞。

食為先 第四章

大約是哭累了,回到家裡,陶陶就熟睡到下午。一起床,她發現自己的眼皮浮腫,摸上去有些刺痛呢。

哎…一想到昨夜的失態,突然覺得很丟臉,無力的趴在床上。最好就此長眠算了…

四點了。她不甘不願的從床上爬起來,梳洗以後慢吞吞的往店裡走去,心情和腳步都很沈重。

食為先 第三章

「老闆…」交頭接耳很久,終於有個倒楣鬼被推出來,只見小曾顫巍巍的靠近王海,不停回頭看專注熬湯頭的陶陶有沒有看這邊,壓低聲音問,「…你跟陶主廚是怎麼回事啊?」

王海睜大眼睛,從一堆帳單裡抬起頭,「…什麼怎麼回事?

食為先 第二章

「我希望大家了解一件事情,食為先的存亡就在各位的手上。」陶陶剛剛從魚市回來,腳上還穿著登山靴,臉色凝重的踱來踱去。其他的員工排得整整齊齊的,恭聽主廚的懿旨。

「既然老闆不爭氣,我們就得更自立自強,不能被不爭氣的老闆拖累了。就算是前後兩任的老闆沒責任感的沒責任感,三寶身體的三寶身體,我們還是不能夠放棄身為『食為先』一員的驕傲…」

食為先 第一章

「負責任又好相處?吭?」陶陶冷了臉,整個店裡的人都一起縮了腦袋,明明是秋高氣爽的九月,不知道為什麼食為先會宛如北極般「涼爽」。

罪魁禍首的老闆娘明明左顧右盼,發現「日頭赤焰焰,隨人顧性命」,人人抱頭鼠竄,沒半個願意拯救她這弱女子,只好眼一擠,裝出最可憐最清白無辜的樣子,「我是很好相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