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鬱之森(我的帥氣女友)

綠鬱之森(十)

校園裡,當助教從身邊走過的時候,許多學妹會回頭留戀的張望。

束在背後的馬尾迎風飄揚,讓助教看起來更瀟灑飄逸,俊秀的臉龐就算不笑,也彷彿帶著微微的笑意,望著人的杏形大眼總是溫柔又熱誠的,在校園裡一站,就能讓人明白「玉樹臨風」這句話的意思。

當助教笑著跟同學們說:「我要結婚了。」

綠鬱之森(九)

他們算是在一起了……吧?

其實跟以往沒有什麼兩樣,禮拜三、禮拜五一起上課,禮拜六吃飯,禮拜天看場電影或去郊外踏青。

不過,晏庭倒是重新回道場了。

上班的確很累,可他如果生疏了武藝,很可能會死於非命。他那家學淵源又是天生武學奇才的帥氣女朋友,雖然已經努力克制了,但是,十次他「意圖不軌」,總有兩三次會讓澤鬱摔了出去。

綠鬱之森(八)

澤鬱終於鼓起勇氣去上班,她不知道用了多少理由說服自己,才有辦法踏出家門。

好歹這是學校幫忙找的工讀機會,況且,剩一個禮拜就結束工讀了,為了日後的學弟妹著想,說什麼她都不能再逃避下去。

到了公司,她瘦了一大圈的憔悴模樣,倒是把同事都嚇了一跳。不過才三天而已……可見她真的「病」得很嚴重。

綠鬱之森(七)

小鬱對學妹……會不會太好了一點?

晏庭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或許……是一種醋意。看她們談笑風生,畫面這樣和諧……

想太多,他一定是想太多。小鬱可是不折不扣的女生呢,怎麼會喜歡上學妹?

綠鬱之森(六)

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像是這一年多的別離不曾存在,澤鬱和晏庭的相處依舊淡然而和諧。禮拜三和禮拜五一起上書法課,禮拜六一起吃飯,禮拜天一起看場電影,或者是出去走走。

晏庭一回來,就讓學長拖去一家知名的化妝品公司「脂艷容」工作,他隸屬於研發課,常穿著實驗服走來走去,往往有種還在學校的錯覺。

綠鬱之森(五)

澤鬱正屏息凝氣的在寫書法。每個禮拜固定來學寫書法的學生不多,都是些老面孔,每個人都有自己習慣坐的位子,所以,晏庭的位子就這樣空了一年多。

明知道他不會出現,每次上課的時候,澤鬱還是會忍不住對著空空的座位發一下呆。

綠鬱之森(四)

在外島的日子並不如想像中的輕鬆,晏庭被分派到工作最繁重的文書部門,熬夜成了家常便飯,深夜裡,只有一大堆待處理的公文和一杯三合一咖啡陪著他。

偶爾,他會暫時放下這些繁重的工作,拿出澤鬱寫來的信,雖然熱到會背了,還是看了又看……

綠鬱之森(一)

晏庭立在重慶南路的公車站,沉重的歎口氣。

幾次想跟學弟打聽小鬱的消息,總是話到舌尖就說不出來。這太不正常了!一個大男人打聽另外一個大男人,被學弟們知道,他的臉要往哪兒擺啊?

但是,他也無法忍受完全不知道他的下落。天啊,茫茫人海,只知道他叫「小鬱」,這要他往哪裡撈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