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投意荷

情投意荷 番外篇 李臻兒

李臻兒才打開門,那張滿是邪妄笑意的臉便迎了上來。

「小親親,妳可醒了。天都大亮了,這才起床?」

李臻兒氣得渾身發抖,連手上提著的水桶都潑出了些水。她雖然貴為尚儀,卻自律甚嚴,連打洗臉水這種事都是自己來的。見他無賴的涎著臉靠過來,她再無法忍受,將水桶整個摔到他臉上,砰的一聲關上門。

她是很感謝李松濤千里送了大夫來,救了皇上一命。但是,大夫住下也就算了,他一個粗漢子憑什麼住在滿是女人的後宮?

說什麼大夫沒他看著就會作亂,天知道,這王八羔子才是最大的禍源!

見面第一天就輕薄了她,之後大概是嫌後宮太無聊,天天找她麻煩!

情投意荷 第十章

東霖璿再次睜開眼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還能醒得過來。

「雪荷……」他張嘴,發現自己的聲音嘶啞得幾近無聲。

雪荷點了點他的嘴唇,「噓……你沒事了,你會一直活下去……我會跟著你……怎麼也撇不掉我的……」

他動了動,握著雪荷的手。這陣子,她好不容易調養好的身體,又瘦了不少。

「我捨不得妳。」他疲憊的笑了笑,「我不保護妳,誰來保護妳呢?」

小心翼翼不壓到他的傷,將消瘦的臉龐貼在他臉上,淚水濡溼了兩個人的臉,分不出是誰的淚。

情投意荷 第九章

東霖璿的傷勢相當嚴重,由於刺傷了心脈,加以耽擱了時辰,導致失血過多。

太醫開了藥方,盡力救治,但是傷口雖然癒合,他卻仍昏迷不醒,發著高燒。

石中鈺天天在外頭尋訪名醫,兼以處理國政;段莫言則重披戰袍,在滴翠軒坐鎮。

雪荷衣不解帶的陪在東霖璿身邊,凡事不假他人之手,連藥湯都自己先喝過才敢餵他。

石中鈺疲倦的進了滴翠軒,嘆了口長氣。

情投意荷 第八章

品香會那天,東霖璿刻意讓雪荷放了一個下午的假,原本李尚儀對這些千金小姐

的聚會敬謝不敏,可卻拗不過東霖璿的懇求,還是陪著雪荷去了。

說不緊張是騙人的,但是下午公事繁忙,尤其今年冬天特別冷,幾處地方都出現嚴重寒害,少了雪荷幫忙,御書房裏幾乎忙翻了,東霖璿一時也無法分心。

等過了晚膳時分,他還在御書房審閱奏摺,李尚儀和雪荷兩人笑嘻嘻的走進來,他才猛然想起這件事。

「今天品香會怎麼樣?」雖然兩個人都滿面春風,難保不是強顏歡笑。「用過晚膳了嗎?」

情投意荷 第七章

「皇上,荷更衣身子嬌弱,這樣身兼女官,總不是辦法。」松妃擱下茶,她知道

東霖璿只略碰了碰杯沿,事實上根本沒沾唇,想來當年的「人血糕」嚇壞了他。都三四年了,這個冶心的皇上就是不肯寬恕自己一些,現在她非得更謹慎小心些不可。「您若真需要女官,何不從三局裏選一個,白白累壞荷更衣,何苦呢?」

「你倒關心她。」東霖璿皮笑肉不笑的。

「皇上哪兒的話。雖臣妾和荷更衣沒私下聊過體己話,卻也瞧過她幾次,真真我見猶憐哪。這樣好的人品,又知書達禮,也難怪皇上看得緊緊的,不讓我們三宮有機會見見。」

情投意荷 第六章

石宰相相段侍郎欲收養荷更衣的傳聞轟動一時,當然也伴隨著攀龍附鳳這類的嘲

諷,石中鈺和段莫言只能咬牙忍了下來。

「皇上,微臣不敢收養荷更衣。」石中鈺鐵青著臉,「臣高攀不起。」

東霖璿笑嘻嘻的亮亮手裏的信,「段老掌門都同意了呢。石宰相,你不會連公公的話都不聽了吧?」

一把搶過信來看,她抬頭瞪向東霖璿,恨不得宰了這個嘻皮笑臉的王八皇上!「……臣遵旨。」

情投意荷 第五章

看著她昏沉的睡在懷裏,雪白的臉龐帶點紅暈,東霖璿滿足的將她抱緊,一點點

起身的意願也沒有。

他從不知道,原來歡愛也可以這樣溫柔而激烈,心底充滿踏實的感覺。

不用擔心妃子的意圖,不用擔心會被一樣一樣較量著……

較量著抵達三宮的時間早晚,幾時離開,對誰比較重視,又封了誰的父兄高官厚祿。

情投意荷 第四章

本以為東霖璿會在滴翠軒消磨到晚上,沒想到午時剛過不久,他便進了御書房。

石中鈺和段莫書面面相覷,不過消失一兩個時辰,原本那個焦躁不耐的皇上,此刻居然精神飽滿、腳步輕快的走進來,像是恢復了所有的幹勁。

不一會兒,東霖璿看完了大學士上奏的奏摺,「這個年輕人的奏摺大夥兒都看看,分析得極好。世家佔官缺太嚴重了,還是得找些有才能的人來輪替,要不然科舉是幹什麼的?」

「啟稟皇上,目前還是得顧慮世家的影響力。這事咱們不是討論過嗎?」段莫言覺得奇怪。當初嫌麻煩,所以這事才會一直擱到現在。「再說,世家的無能子弟雖無功,卻亦無過,又沒辭官,又沒告老,實在沒有理由……」

情投意荷 第三章

「該死,我根本是匹種馬!」東霖璿將梅宮送來的書信撕成碎片,發怒的丟進簍子裏。

石中鈺和段莫言無奈的對望一眼。深夜的御書房,只剩他們君臣三人挑燈夜戰。

十九守在門口,無語望明月。為了擋掉三宮們派來的使者,他敢打賭,松竹梅三宮肯定都紮了稻草人,日日夜夜紮針詛咒他。

「啟稟皇上。」段莫言撐著頭,已經累得想討饒了。「你小聲點吧,讓外面的內侍聽到,又當什麼新鮮事兒到處傳去。好歹你也自稱『朕 好不好?萬一讓御史知道,我和阿鈺又有聽不完的君臣經了。」

情投意荷 第二章

雪荷提心吊膽的進了宮,隔了將近一個月,卻連皇上的一面都沒見到。

雖說宮中規矩多,教養嬤嬤又嚴厲,雪荷卻覺得比以往在仙家居的生活好得多了。

她的娘親年輕時被稱為趙州第一名花,選花魁時卻鎩羽而歸,讓姊妹們好生嘲笑。因此一生下雪荷,她就立志要將女兒培養成花魁女。

剛滿月就將她送到鄉下教書先生家裏,直到八歲才接回來。只是,教她娘親失望的是,她相貌只稱得上中上,連才情也平平,對於讀書識字雖然用功,但是詩詞歌賦說什麼都沒天分。

絕望之餘,已開了仙家居當起老鴇的娘親,對她更是嚴厲管教,硬是逼迫個性羞怯內向的她開門接客。所幸她對琴藝尚有獨到之處,她娘親才稍微有些笑容。

而那年她才十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