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真心欺騙你(門當戶不對)

不是真心欺騙你(完)

「你快一點好不好?!」漢霖沒好氣的敲著鳳月的房門,「你到底幾歲人了?我跟你同學多久,你就賴床多少年!你是不是又躺下去了?趕快給我起床!」他氣得踹門,「舒鳳月!」

舒媽媽已經司空見慣,她跟舒爸爸忙著要去自己的小公司上班,匆匆打了招呼,「漢霖啊,鳳月就拜託你了……老公,快一點!我們要遲到了!今天還有會要開……」

漢霖的肩膀垂了下來,這家子是怎麼了?這麼放心的把鳳月交給他?他可是個大男人了!今年都要考大學了!他們就不怕鳳月被他怎麼樣?這些人有沒有戒心啊?!沒有人看社會版啊?!

「舒鳳月!」他怒吼了起來,「你不怕我破門而入?」

不是真心欺騙你(九)

多倫多的冬天很長。長長的雪季總是下著鵝毛雪,有時雪大了,連出門都不容易。鄰居都隔了很遠,她獨居在市郊,只請了個鐘點女傭幫她打理這棟偌大的別墅,其他的時候,只有她一個人,孤獨的守著課本,對著結滿雪花的窗戶。

在台灣,她的一舉一動都是媒體注目的焦點。遠赴加拿大唸書,圈內人都抱著看笑話的心態,認為她不用多久,就會逃離那個無聊的都市。

讓人詫異的是,她在這個異鄉卻活得這麼自在。語文對她來說,沒有什麼障礙。陳豪很注重她這個女弟子,用盡心血要將她捧成國際巨星,對於語文當然刻意注重。沒想到,她無緣成為另一個陳沖,卻靠著過往的苦功,在加拿大生根了。

在這裡,誰也不知道她是明星。外國女孩都是大眼睛高鼻子,十六歲前像是會走路的芭比娃娃。她的美貌在這裡顯得平凡些。只是知道了她的年齡,總是讓人驚訝這個中國娃娃永遠不老。

不是真心欺騙你(八)

開學的確是好事。嘉斕有些安慰的想。最少,他有事情可以忙,不至於整天只掛心著她。

慢慢的在浴室刮完鬍子,他瘦了許多,不過把儀容整理整理,就沒人看得出他受了多麼重的傷。望著鏡子裡淨清爽的自己,不知道內心能不能也跟外表一樣晴朗無雲。

不,他的心裡蒙著哀傷的雪,似乎沒有停止過輕吟的松濤。

雪濤,或是山紅。

輕輕喊她的名字,的確是滿山遍野的山茱萸,鮮紅的跟心頭的血一樣,淋漓著傷痛。

他甩甩頭,想甩掉這令人心煩的萬般愁緒。

卻沒料到打開門,赫然發現一張衰老又滄桑的臉。

不是真心欺騙你(七)

但是第二天,嘉斕沒有來。他的學生摔破了頭,他和焦急的父母在醫院看護著,只能打電話給山紅。

「想跟我說什麼?」他雖然焦急,還是溫柔的問,「現在說行不行?」

山紅訥訥了半天,「沒關係,等我們見面再說好了。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她沉重的掛了電話。

「你真的要跟他講?」漢霖在她身邊,擔心的摸摸她的眼淚,「你怎麼又哭了?若是害怕,不說也沒關係。你不是打算退出演藝圈了?他永遠不會知道的。」

「我不能辜負他的信任。他一直信任我。」山紅用力吸了一口氣,「這總是要面對的。與其從別人口中知道,不如我親口告訴他。我只希望……希望他能原諒我的一切謊言。」

不是真心欺騙你(六)

過了幾天,他看到綜藝節目,薛雪濤穿著輕鬆的白襯衫牛仔褲出現在螢光幕前,他更肯定了這個事實。

沒錯,她們是同一個人。五官輪廓一模一樣,那件雪白的襯衫上次被鳳月的顏料染到袖口,雖然只是一點點,在電視上看起來還是很清楚。

她們是同一個人。

之後,他總是趁著禮拜天去找老師,硬要當他們約會時的電燈泡。

他的推測是正確的。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老師去買冰淇淋,山紅正在洗臉,斜靠在樹上,漢霖皺著眉,「薛雪濤?你為什麼要騙老師?他沒錢也沒勢,只是個窮酸老師而已。」

不是真心欺騙你(五)

自從林雙出事以後,已經有三個禮拜的週末,山紅都不讓嘉斕來看她。

說不忐忑是不可能的。雖然山紅的理由很完美:林雙的事情讓媒體盯上了,導演嚴禁他們會客。她也總是在電話裡溫言安慰,但是最讓嘉斕坐立不安的,是山紅的靜默和退縮。

她還是溫柔的,歡喜接到他的電話。但是他敏銳的感覺到山紅的那種畏懼。他不知道薛雪濤跟她說了什麼,只好按捺著自己,等她回來台北再說。

回來是回來了,但是,她卻推工作忙,還是拒絕他過來。

「這我不管!」他蠻了起來,所有潛在的執拗全抬頭了,「我現在就在你家樓下。如果你不出來,我就吵得整棟樓都起床。我不在乎這個時間會吵醒誰!」

「嘉斕!」她心慌起來,「你別這樣!你是老師呢。怎麼可以……」

不是真心欺騙你(四)

戲的進度很順利。戀愛讓「薛雪濤」突然煥發出驚人的光彩,這光彩連林雙都訝異而忌妒,但她能丟本子的機會越來越少,到最後反而讓薛雪濤的氣勢壓過。

顏日昇一面上著林雙的床,一面垂涎著雪濤更嬌艷的清麗。

他們先開拍棚內戲,之後鹽水的佈景一弄好,就移師到以蜂炮聞名的鹽水小鎮。

這麼一來,小公園的聚會一定會被打斷。山紅萬分沮喪。

不是真心欺騙你(三)

他們牽著手,走到動物園門口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搭建起平台,擴音器的聲音震耳欲聲。

「是小魔女的新歌發表會欸。」鳳月眼尖,一眼就看到了。

「你要過去看嗎?」漢霖滿臉的嫌惡,不過鳳月要去的話,基於多年好友的份上,他還是會去人擠人的。

總不能放個女孩子去人群裡亂擠吧?有些色狼會混在裡頭。

「嘖,都是小孩子。」鳳月撇過頭。她雖然長得清麗嬌嫩,個性卻大刺剌的像個男生,「那有什麼好看的?唱得那麼差,拔尖嗓子像是救火警鈴。說起來,我還比較喜歡薛雪濤的歌。」

不是真心欺騙你(二)

第二章

「你這個不良老師,又躲在這裡做什麼?」六年級正是不大不小的年齡,眼前清秀的小男生叉著腰,凶著自己,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就是有點好笑。

嘉斕苦笑著,正要把煙拿下來,卻被他一把搶下來,一腳踩熄。「還抽!再抽肺都要變黑啦!你是老師欸!怎麼可以做這種不良示範!」他搖著食指。

「唉,所以我才躲在圍牆邊抽呀。」嘉斕溺愛的揉亂小男生的頭髮,「午休時間你不睡午覺,跑來這裡曬太陽?」

「我是糾察隊。」他很神氣的指指臂章,「所以……你也別在這裡殘害身體了!」語氣這麼凶,掩飾著濃濃的關心,「老師,你今天怎麼心不在『馬』?」

不是真心欺騙你(一)

第一章

糟糕,真的會遲到!

綁著兩條粗粗的麻花辮,不聽話的自然卷瀏海讓她的年紀看起來更小,戴著粗黑框大眼鏡的女孩兒跑過塞滿車的街道,沒命的狂奔,後面跟著的助理已經快把心臟給跑炸了。

「雪……雪濤……」臉上有點雀斑,長得很甜的助理哭喪著臉,「我……我跑不動……」

她一把抓住助理的手,「閉嘴!我不是雪濤!」她焦急的張望一下,看起來沒人注意到,惡狠狠的耳提面命,「聽到沒有?!跑不動?那你別跟上來!是我去相親,你跑來湊什麼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