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女王

《亞馬遜女王》 番外篇–牽絆2

「嶺月,你怎麼不學學人家那利坦,看他斯斯文文的多好?皮成這個樣子。女孩子都沒你皮。」這個精力過剩的大男孩,讓其他加入軍隊卻仍不改溫柔本性的男人們有些頭痛。

「咿~~」嶺月做了個鬼臉,一溜煙跑掉了。

找了半天,終於在樹上找到那利坦,「那利坦~~」

正在看書的她只覺得很無奈,似乎逃到任何地方都躲不開他的騷擾。

「做什麼?」她專心的翻過書頁。

《亞馬遜女王》 番外篇–牽絆1

「這孩子活不成!」擁有預知能力的女長老,用法杖指著剛出生的女嬰,「她注定活不過十六歲。」

「怎麼會這樣?」產後還很虛弱的女王激動起來,「她是我第一個出生的王女呀!她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呀!」

女長老沉思了一會兒,「除非……把她當男孩子養,絕對不能讓她對任何男人動心。如果初潮在十六歲之後,她或許能活得長久,成為了不起的女王。」她蒼老的臉上淨是悲痛,「女王啊,我族所有殺戮的罪都由王族來承擔,是不是太沉重了?妳已經失去了許多孩子,這種迴向──」

「不要再說了,長老,這是王族的宿命。」淚水緩緩的滑落女王向來堅毅的面容,「身為王族,接受族民供養,這是王族應盡的義務。」她咬牙試圖止住淚水,「我的孩子們一定也能了解,這是他們的使命!」

《亞馬遜女王》 終曲

之後,「死而復生」的未遲和美麗,公開而盛大的辦了一場非常熱鬧的婚禮。

不曉得為什麼,婚紗穿在美麗身上,就是讓人覺得好笑;拿著花束的她,也顯得很不自然。但是,那襲黑色旗袍穿在她身上,簡直比量身訂做還合身。

宓君送了她一只龍釵,胡小蝶則送來胡媚紫空寄過來的檀香扇。

這個聚金娘娘,就這樣光鮮亮麗的嫁給了出版界的黃金單身漢。

《亞馬遜女王》 第九章-2

她轉過頭,眼睛瞪得大大的,撲上前抱住他。上天聽到我的祈禱了!

「你沒有溼漉漉的……」她的眼淚奪眶而出,「很辛苦、很痛吧?還沒有頭七,你就這麼辛苦的回來了……」

她沒有放手,也不敢放手。「未遲,我要跟你說……我愛你,真的很愛你,非常非常……打從以前我心裡就只有你,就算你對我多過分、多惡劣都沒關係,我愛你很久很久了……只是不敢說出口……」淚如雨下,像要把所有的悲痛都釋放出來。

「欸,美麗,我──」

《亞馬遜女王》 第九章-1

未遲不在,美麗更是忙得分身乏術。她和未遲結婚的事,還沒什麼人知道,她在星冕是以主編的身分兼任代社長的職務。每天未遲都會打越洋電話回來,除了公事,只能匆匆說句「我愛妳」,就得分頭忙了。

她不否認,實在有點寂寞。

但是工作太忙,她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傷春悲秋。往好的地方想,這也未嘗不是好事。

再說,他今天就搭飛機回來了,不是嗎?

連午休也沒得休息,她放總機小姐去吃飯,自己一面審稿,一面幫忙接聽電話。

其他跟未遲一起去香港的員工都回來了,帶回一大堆的書和待談的版權。她想多少先整理出個眉目,方便其他編輯作業。

「龍小姐!龍小姐!」外出吃飯的助理衝了回來,臉色慘白。「飛機……又有飛機掉下來了……」

《亞馬遜女王》 第八章-2

失去峻峰,未遲才知道從前對他的倚重有多深。星冕因為有他嚴厲專業的要求,和峻峰圓滑的處事風格,才能成為出版界的佼佼者。

好不容易挪出時間見面,美麗和宓君自顧自的聊天,未遲則對峻峰抱怨著,「少了你,我像是少了條胳臂。最近許多連鎖書店都傳出不好的消息,連總經銷都搖搖欲墜,你又不在,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喂,振作點!」峻峰朝他的肩窩打了一拳,「我哪有這麼重要?你這樣說,對得起星冕其他孜孜不倦的同事嗎?」他下巴一指,「你又把美麗擺在哪個位置?她才應該是你一生的夥伴,不管是在事業上還是未來。」

這個粗魯又自大的男人居然紅了臉,峻峰暗暗好笑著。

《亞馬遜女王》 第八章-1

美麗把胡小蝶架回家,狠狠地數落了她大半夜,心裡則很怨嘆自己這麼雞婆幹什麼?

「那種爛男人,滾了就滾了,有什麼好留戀的?妳現在也算是當紅作家,還怕沒男人嗎?」美麗氣得渾身發抖。

「可是……嗚……他是我第一個男人……」胡小蝶哭得打嗝。

真是幫幫忙呀……我當處女時也沒笨成這樣。等她倦極地在客房睡去,美麗望著泛白的天色,哀怨地想著。

寶貴的睡眠時間,全浪費在這個除了寫作、什麼都不會的笨女人身上。

萬般憔悴的出門,美麗拍拍宓君的肩膀,「妳說得對,這種莫名其妙的義氣真的會害死我。」

《亞馬遜女王》 第七章-2

「你們這樣也叫作談戀愛啊?」宓君一臉懷疑的看著大啖美食的好友。

「不要走漏風聲。」美麗警告著,「當然,我們是正常的情侶。」

這種「正常」讓人無福消受。

「是是是。」宓君嚼了口沙拉,「好好享受這種戀愛生活吧,希望你們的腦血管夠堅固,不至於腦溢血。」

美麗笑了起來,宓君卻看呆了。她一直以為美麗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卻沒想到戀愛能讓她這樣容光煥發。

《亞馬遜女王》 第七章-1

楊瑾揚起手,發出一陣閃光,騷動的鬧區瞬間寧靜下來。

人們像是忘了幾分鐘之前的恐怖,怪物的屍體還躺在地上,卻沒有人往這些異狀看上一眼,視而不見的從他們身邊川流而過,只有警察跑過來探問,「喂,沒事吧?胡亂傷人的瘋子已經自殺了,救護車馬上就到。」

我們剛剛不是被瘋子……美麗想說話,卻發現自己開不了口。

「真糟糕,妳的潛質未免也太好了一點,還是我跟妳廝混太久,讓妳有免疫力?」楊瑾嘀咕著,「接受我幫妳植入的新記憶,美麗,知道這些,對妳沒什麼好處。」

《亞馬遜女王》 第六章-2

回去後,美麗告訴宓君所有的事,畢竟住在一起這些年,要繼續瞞著閨中密友,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妳幹嘛哭?」對這個淚腺發達的室友實在沒辦法,美麗抽了面紙給她,「拜託妳別哭行不行?弄得陰風慘慘的。」

「可是……嗚……我從來不知道妳過去這麼坎坷……」她擤了下鼻子,握著她的手,一副心疼的模樣,「妳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幾乎忘了他,也不常想起這些鳥事。」美麗聳聳肩,「其實這次會和他重逢,也算是巧合。只是,沒想到這王八蛋居然會愛上我,真是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