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師令

藥師令 終章

就在小雪的前一日,各門派約定了時刻,一起殲滅唐門各分舵。

唐門門人原本就不多,唐劍又萬般猜忌,仗恃著解藥來控制各門派,所以各分舵的人數遠不及各門派合力。

不過幾天,在各門派圍剿下,唐門分舵宛如鬼城,只剩殘敗的旗幟在風中搖搖欲墜。

藥師令 第九章

「藥兒!」雲濤跳了起來,全身的傷口發痛著,卻比不上心裡的痛。

「小子,醒啦?」謝狷臉色慘澹的坐在他身邊,欣慰的點點頭,「我還怕自己熬不到你醒呢……」他咳了起來,嘴角冒著血沬。

「我要去救藥兒!」他支著劍,掙扎著要起身,卻發現自己居然冷得不住發抖。

藥師令 第八章

一路上切磋武學,眾豪傑身上自然多了些傷口。雲濤不改那熱心過度的個性,拖著唐藥四處治傷施藥。

不多時,這些血性漢子和雲濤都成了莫逆,連宋青雲都對他再三示好。

只有唐藥知道,那宋青雲沒安好心眼,貪戀自己的美色;至於那群漢子當中,也有些人別有所圖,垂涎雲濤的武功。明裡暗裡,唐藥還得替他打發這些人。

藥師令 第七章

臨波鎮是雲濤從小住到大的地方,每條路都熟得很,要想追上唐藥不是什麼大問題,就怕這個古靈精怪的小姑娘不知會出什麼花招,若是她出了臨波鎮,他這天生的路癡,說什麼也追不上她的。

轉了半天,雲濤發現自己又迷了路徑,突然沮喪起來。難道他再也見不到她了……望著濛濛亮的天色,他劍眉一擰。既然如此,他就到唐門等她!死也要死在一塊兒。

藥師令 第六章

唐藥在羅門劍停留了近兩個月,和上下所有人幾乎都混熟了。論年紀她最小,但是其他人敢喊她妹子,準會挨雲濤一頓拳腳,所以,大家還是唐姑娘或唐大夫的叫。

唐藥漸漸的喜歡上這兒,對門就是五福客棧,只要薛大娘瞧見她,總會喚她過去吃些好東西,塞些頭繩花鈿給她,疼她疼得跟寶一樣。

藥師令 第五章

「春日好,楊柳飄絮賽瑞雪,紅杏迎人笑。燕兒高飛雙比翼,春日好。夏日好,青竹竿涼聲沙沙,荷花臨波嬌。八哥架上喚藥娘,夏日好。秋日好,麥穗低垂慶豐饒,粉菊傲霜豪。雁字回南成雙對,秋日好。冬日好,松柏長青蒙銀絲,紅梅綠萼繞。丹鶴凍池洗羽毛,冬日好。」

唐藥一路唱著小曲兒,抱著琵琶,和雲濤並肩坐在馬車的御座上。

藥師令 第四章

前兩天,風平浪靜,雲濤也樂得在船上東幫西忙。到了第三天,船上卻安靜得有點詭異。唐藥雖然覺得氣氛意外的沉靜,一時卻也看不出有什麼異樣。

直到有人落水,呼救聲驚破了夜的安寧……

她覺得不對勁。滿船的人連看都不敢看,個個僵硬得跟石頭一樣,臉上沒有關切,只有恐懼。

藥師令 第三章

宴會一連舉行了兩天,在唐藥的堅持下,兩人終於得以成行,前往湖南。

臨行前,長老給了唐藥一隻金手鐲,精巧的像條小金蛇。

「下次再來寨裡,用不著跟門口那些二愣子生氣,亮出手鐲給他們看看就行啦。」他摟了摟唐藥的肩膀,「你從我們金蛇寨嫁出去,就是金蛇寨的女兒。這小子若欺負你,回來講一聲就是了。」

藥師令 第二章

等唐藥確定沒事了,月已中天。

「我想,你可以起來了吧?唐姑娘?」雲濤語帶懇求,他可憐的自製力飽受摧殘。這位看起來嬌小的姑娘,身材卻不像她的外表那麼單薄。

藥師令 第一章

雪白鬍子的老爹抱緊自己的孫女,拚命發抖。

說起來,是自己太大意了。自從唐門遷到秋霽山後,方圓十裡幾乎沒什麼人有膽子來騷擾,連毛賊也不見半隻,黃花閨女也可以安心走山路。平靜的日子久了,他幾乎忘了,秋霽鎮外的野山也曾經有山賊出沒。

哪知山賊被眼前這位自稱神劍山莊的大俠打跑了,可光天化日下,這位大俠居然調戲起他不到十四歲的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