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十章(完)

那天向晚,她帶守軍回家。夜兒媽雖然驚訝,還是笑笑的招呼守軍吃飯,吃過飯就藉口要去王叔叔家下棋,馬上溜了。

騙鬼。夜兒臉孔紅紅的,下什麼棋啊?老媽摸到象棋就只會打呵欠。

但是…也好。她默默的拿出珍藏已久的古舊畫軸,攤開給守軍看。「…我說的,雖然是傳說,卻是真實的傳說。這要從聊齋的一則故事,『夜叉國』說起…」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十章(一)

第十章

「奇怪?」月氛咕噥著,敲了敲手機。「剛買的啊,怎麼雜訊這麼多?」

剛剛她想撥出去,卻一直聽到嘟嘟嘟的聲音,像是佔線中。搞什麼啊?

月氛媽卻連眼皮都懶得抬,沒好氣的說,「我說女兒,半狐妖要當到像妳這麼沒天分的,還真是難得。」她不禁抱怨了起來,「我們家可是比夜叉那族的血緣濃厚多了,起碼也和真狐妖通婚過幾代。妳除了臉蛋像,裡頭哪點像啊?真可憐喔,我們的天賦到妳這代就完蛋大吉…」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九章(三)

…為什麼語音信箱會有人回答?「喂喂,妳是黎月氛嗎?」守軍用力抓著手機大叫。

「梨?我呸,那種甜斷腸子的水果能吃嗎?」信號非常微弱而嘈雜,像是收訊不良似的,但是憤怒的語氣卻傳達的很清楚,「我才不是什麼梨!」

守軍呆了一會兒,低頭確定號碼,沒錯啊。「…小姐,妳這兒是…」他念了一串號碼,「我打錯了嗎?」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九章(二)

其實,第一次到溪畔,她就察覺芭樂叢有「靈」。自從和月氛與遠志成為至交以後,她對「移民」、「有異」已經不再抱持著排斥的態度。而這株有趣的芭樂叢散發著友善的香氣。

倒是稀奇的,她第一次看到自生自長有靈的妖異。但是這株芭樂叢的氣這樣溫和甜蜜,像是散發著愛情的甜美似的。

「妳是女生吧?」夜兒對著「她」說話,「而且是很溫柔的女生。」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九章(一)

第九章

午休時間到了。夜兒輕輕的站起來…雖然圖書館沒有半個人,但她還是輕手輕腳的,把手上幾本書歸位,緩緩踱出圖書館,輕輕的把門關好,鎖上。

這個農業為主、人口外流嚴重的小鎮,除了學生,是很少有人會來借書的。現在孩子可以做的事情太多,大部分的時間都讓教科書弄得窒息,少有的休閒娛樂看看漫畫打打電動就不夠了,不太有人會來到這個偏僻的小圖書館。

但是最近…卻常有年輕的農夫往這兒跑。她有些無奈的笑笑。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八章(二)

等遠志趕來時,他感到濃重的悲哀和憤怒。

救護車和救火車都來了,整個脂艷容鬧哄哄的。但是人群卻退出一個大圈,指指點點的,惡意的竊竊私語恐懼的蔓延著。

指指點點的,對著拼出自己的命救人的夜兒。她依舊衣不蔽體的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八章(一)

第八章

差十幾分鐘就要下班了,但是天氣非常的悶,烏雲密佈了一天,遠處有隆隆的雷,卻一滴雨也下不來。

很悶,非常悶。

夜兒一直在恍神,她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太好,一直緊緊的握著護身符不放。不要是今天不要是今天…她不斷頑強的掙扎,不要是今天…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七章(三)

這個禮拜天,回去看看媽媽吧?夜兒心裡盤算著。

當肯定自己的時日不多以後,她突然不再惶恐。每一天都這樣值得珍惜…在還是人類的每一天。

覺得很眷戀,也很懷念那個貌不驚人的自己。那時平凡的自己,是有無數日子可以感受活著的美好的…別人不認同又怎樣?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七章(二)

下午的簡報讓她有點怯場。

從來沒被這樣注目過,她打開powerpoint,突然大腦當機了,愣了幾秒鐘。她好急,好急好急…但是腦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要說什麼。

主任…會不會把她趕下來?她想起第一次的簡報…那次也是這樣愣在台上,氣急敗壞的主任把她趕下來,從此理直氣壯的把她的企劃案都掛別人的名字,連讓她再試一次的機會都沒有。

我是夜叉,不是恐龍。 第七章(一)

第七章

她到公司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一走進大門,引起了許多人的注目和善意的竊竊私語。

或許夜兒還有些超重──就嚴苛的社會標準來說。但是她合宜的打扮和精心挑選的衣服起了驚人的作用,讓她看起來豐腴而不臃腫。更讓人悅目的是,她臉上那淡淡的紅暈,和愉悅明亮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