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聖徒行歌

黑暗聖徒行歌 (完)

時光不斷的流逝,許多發生過的事情,最後成了傳奇、故事。或許會渲染誇大,但會不停的、不停的流傳下去。

多年後,在客棧聽到別人提起那場神奇的戰役和驚世絕艷的攝政王與御前少宰,依莉莎的唇角,湧起微微的笑意。

真的,並沒有那麼神奇。她和文殊都卸任很久了,那孩子已經結婚,還有了個小寶寶,已經很少上線了。

黑暗聖徒行歌 之十一

只能盡量爭取時間,卻沒辦法避免戰爭。

或許吧。某些玩家在和平的現實中感到厭倦,渴望征服和血肉橫飛的快感。於是他們在虛擬的全息遊戲世界中,積極的發起戰爭,他更被冠上「叛徒」這樣令人啼笑皆非的稱號,似乎師出有名。

在兵力上,幾乎是旗鼓相當。西海蛟域備戰已久,畢竟這兩個領土比鄰的國家不管是劇情上還是事實上的衝突摩擦已經是歷史悠遠了。

黑暗聖徒行歌 之十

直到文殊和依莉莎在南陽蛟國現身,驕華才找到他們的行蹤。

彼時文殊還沒有被網羅,只是在南陽城的演武台打出小小名聲,還是拂衣去的會員發現的。

不知道該鬆口氣還是憐憫,他的確見到依莉莎了…過去那麼長久的時光,依舊懷抱傷痛的沈默牧師。

依莉莎得神情有些錯愕,然後漸漸索然,「…工程師,你是來抹殺我的嗎?」

黑暗聖徒行歌 之九

不管我是什麼,我終究是個服侍聖光的導師。依莉莎默默的想。

只有在循循善誘的教導中,看著學生日漸成熟、勇敢,慢慢抬起原本總是低著的頭,開始能夠自信的望向前方,而不是憂傷的回顧過往。

這樣,才覺得自己還有存在的價值,不在自我認知混亂的瘋狂中滅頂、自棄。

黑暗聖徒行歌 之八

讓我們把時間點往前溯,回到文殊和依莉莎在中都失去蹤跡的彼時,將鏡頭轉給愁眉苦臉的程式部兼拂衣去公會頭子戰天下那兒。

他毫無把握寄出的飛鴿傳書,果然沒有回信…但他那神奇的叔公卻在他獨處時,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將他嚇個半死。

他那名為驕華的叔公,依舊保持著神民年少清秀的容顏,忍不住笑了起來。

黑暗聖徒行歌 之七

有段時間生活十分清苦,不管是現實還是曼珠沙華。

現實中,文殊去一家麵店打工,毫無工作經驗又內向自閉的他當然常常被電,畢竟這是個面對顧客上帝的工作,對他來說,硬擠出笑臉實在是個嚴重的考驗,更何況什麼都不懂,被差遣得手忙腳亂。

而在曼珠沙華,鮫人島的聲望任務也不好做,收入很少,差點連租賃客棧的錢都付不出來。有段時間,他除了稀少的任務,就是釣魚維生。

黑暗聖徒行歌 之六

依莉莎默默的聽他顛三倒四、斷斷續續的傾訴和低泣,輕輕把手放在他低俯顫抖的頭上。

「我…」她遲疑的開口,「我曾經是牧師導師,並且在孤兒院任教。我在孤兒院學會的事情就是,了解人類的脆弱。就是這麼脆弱,所以我們才需要聖光的指引。」

黑暗聖徒行歌 之五

中都四通八達的傳送陣很貴,要不是那些好心人贊助了一堆新裝備,他把舊裝備賣了,不然還不夠傳到南陽蛟國。

在很短的時間,他就通盤考慮清楚整個局勢:南陽蛟國和西海蛟域是敵對國,時有國戰。西海蛟域的EU最不可能去的就是這個地方,那就可以爭取短短的時間。

他聽說過南陽蛟國其實是很大的--或者說曼珠沙華廣大到讓人難以想像。有許多荒僻得幾乎人跡罕至的地方。恰好他翻過一個舊資料,提過南陽蛟國有個難以抵達、鮫人群聚的島嶼,簡直像是人間桃花源--最少用不著跟任何人搶怪,而龍族大類中沒有開放鮫人(人魚)這個小分支,幾乎不為人所知。在剛開服時低等區人滿為患,這個游泳游到死的島嶼簡直就是天堂。

黑暗聖徒行歌 之四

但天下並沒有能夠永久隱瞞的祕密,即使在曼珠沙華。

他一直都不懂首殺有什麼好搶的,更不了解公會排名高實力強有什麼用處…但他哥哥卻覺得很重要,非常重要。重要到跳過三個過渡副本,直接拓荒相柳普通副本。

只有這種艱困的時刻才會命令他來補血,而不是他哥想追的女補師。比起那個嬌滴滴的玫瑰神巫,他簡直好得太離譜了--就算裝備的差距如此巨大,他一身破舊,人家是神裝。

黑暗聖徒行歌 之三

在現實中的文殊,只是個掩蓋在帥氣、功課好人緣佳的哥哥強烈光環下,名為「王正恭」的黯淡存在。

他功課平平,體育平平,長相也平平。就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但有個太耀眼的哥哥,他的平庸就淪陷到劣質的地步,父母長輩幾乎完全忽視他的存在。接近他的所謂朋友,其實就是想透過他認識英俊瀟灑又會唸書又會打籃球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