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墮落聖徒行歌 後記

今日陽光燦爛。

抬起兜帽下的蒼白臉孔,他笑了一下。雖然有點變形,但還是很歡欣。

這是很艱辛的一步,他有些顫抖,但看到向他招手,滿面笑容的少女,他就穩定下來了,很自然的跨出大門。

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八

「嘎啊~」灰燼發出了慘叫。

她早該知道,在地獄之歌心情要保持長期愉快實在有困難,卻沒想到能這麼短…「圍城逼宮」後第三天,她就看到那個天怒人怨、徹底扭曲的宣傳片。

只能說,系統大神堅持「平衡」的決心太強烈了。即使是主持的陣營任務失敗,還是很執著的找到最佳方案,不只是雙贏,而且是多贏了。

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七

如常的上線時,灰燼嚇了一大跳。因為冥道主用要吃人的眼光瞪著她,讓她汗出如漿,不由得衝口而出,「頭兒你怎麼會在?沒出去風流?」

話剛出口她就極度後悔,現在捂嘴也太晚了。

但是冥道主只是陰沈的問,情緒明顯很低落,也很令人膽顫,「妳怎麼上來了?」

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六

冥道主的心情很壞,非常壞。

未來會叫做「米迦勒」的天使頭子,卻比他火氣還大。「卑劣污穢的暗影渣滓…言而無信就是你的名字啊…」三對羽翼極展,憑空凝聚雷電為矛。

「許多人的死因都是廢話太多。」冥道主冷冷的伸手,環繞黑暗的火焰在他掌心跳動。

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五

讓我們把時間挪到大戰方止,侍從們還不知道被系統大神算計到吐血的彼時。

這次「圍城逼宮」的表面最大功臣雖然是來援的天使(?),事實上,卻是誰也沒想到的灰燼。

話說從頭,得從吸血鬼總管坑殺剛來不久的灰燼說起。

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四

原本風胥遲疑,灰燼還是勸服了他,跟大叔報告了這件事情。

大叔看著這兩個超齡少年少女的忐忑不安,搔了搔頭,「這有什麼關係?還管到你們交友情形喔?我又不是你們爸爸。」

啞口無言的灰燼掙扎了一下,「可、可是,他是宏圖霸業的人。」

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三

兩個少年熱血沸騰的戰在一起,血光泗溢。

都是刺客類的職業,都是高敏捷高反應的身手,兩個人的戰略目的也差不多,都是攻擊對方下盤,試圖遲緩對方行動,等待對方出現破綻,一擊必殺。

但很明顯的,風胥讓小黑壓著打,氣勢弱很多。但相對於小黑越戰越激昂,風胥卻越戰越冷靜,帶著一種陰暗的優雅,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逼得小黑不得不謹慎以對。

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二

小黑說得武俠些,是武林世家。

最少在狹窄的圈子內,他們家算是有頭有臉,算得上號的武林高手。

可在二十一世紀中葉,連信教的人的成了鱗毛鳳爪,何況是習武的高手。而且在高度文明的此時此刻,嚴重結晶化的社會,連個看公司大門的守衛都要大學畢業,生在窮鄉僻壤還嚴守祖訓習武不懈的武林世家可說毫無競爭力。

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一

經過幾次會議,更逍遙終於領悟到一個重大的錯誤。

他們這群侍從不熟的時候還能開會,熟了以後就往離題離題再離題、重點劃遍無處不錯的方向大步前進,開會除了增進一點友好度和人際關係熟練度,什麼結論都沒有。

他痛定思痛,非常睿智的使用飛鴿傳書。雖然有點慢,但可以無視任何離題與劃錯重點,達到最好最快速的結果。

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

「我們…是不是跟頭兒先說一下?」灰燼有些擔心的問。

所有的人都看著她,眼神都有憐憫,連娃娃都不例外。

「別這樣,」風胥還是很維護她的,「她只玩過這個遊戲,是個天然的小白鴿。」